出租及现下出租房市场一隅一瞥

守月
楼主 (文学城)

此房为新买入,旧房客刚搬离。

我思量一番,决定把租金提高450,300为前房主对前房客的延迟涨租,真正涨价150,当然,皆为个人判断。

现在出租房市场有着十年里我仅见的疯狂,且为风险更大的非常时期,我也加了一份小心谨慎。

在zillow上招租至交钥匙共5天时间。房客签合同验房交押金及第一月租金均在14号同一天完成。买下房后实际空置时间为一周。

选房客主要集中在前三天。当时大约有1000人次浏览过招租广告,zillow 上40多询问,7份申请。接到电话询问约50,额外申请3份。

与我的预计较接近,有约一半询问或申请人住在旅馆或亲友处急于搬家,三分之二以上的人不符合我的基本要求。提出一次性付三个月以上房租的人多过正常时期。

招租中,我发现了一个可能的“定式语”:“我的未婚妻住在那里,所以急着搬家。”我是在第三次听到这个“定式语”后,果断取消了第二次听到时已定下的申请人看房预约,第一次听到时,认为申请人收入太高应买或申请更大更好的房子结婚而婉拒。他们的共同特征是从一两个小时车程外搬家,三人皆为工作与收入不错的申请人。或许是我误判,非常时期,杯弓蛇影。

除了收入与信用,此次招租我把申请人需提供三至六个月的付租证明当成一个硬指标。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的人实则屈指可数。

最后签下的是位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注册护士,这是她第一份正式工作,工作地点在出租房附近。她原本打算10月1日搬家,在申请房屋的过程中发现多付半个月房租与房难租相比不算什么,与父母三人驱车8小时过来,租到房一家三口欢喜离开。我个人有些片面地解读这种现状其实是好房客在为坏房客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