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摩圣意是门很大很大的学问, 还得学用结合得好时间卡得准

华府采菊人
楼主 (文学城)

这事春桥当推第一, 《资产阶级法权》那一炮,堪称典范。

做早了有如高岗,摸倒是摸准了的, 可时间点没掌握合适,另外, 高大麻子这事即便干成了, 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因为过于张狂, 替圣上干活要不露声色,枪会打到出头鸟的。

老周其实心里明镜似的,啥都知道, 这类活儿俺老周咋也不能干,一定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自己学习毛泽东思想不够透彻,只要主动一出头,绝对中枪。

老刘在延安这种活干得太多不说, 关键自己不知不觉在”排排坐吃果果“时,往中间挤了挤。

政治权谋的”尽在不言中“的, 说白了大家不要看,揣准了可以*****不吭声,要想干一票既不能让圣上不知道也不能让圣上太知道。

所以, 张春桥研究, 应该称为”显学“, 文革研究的一个重要分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