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改七十年来的“阶级划分”政策的恶意、随意性及其后果(下)  ·丁 抒·

9
91468
楼主 (文学城)
中共在农村划分阶级,但不直白地称“阶级”而代之以“成份”二字。每人给一个“ 成份”:雇农成份、贫农成份、下中农成份、中农成份、上中农成份、富农成份和地主成 份。“划成份”表面上只与土地之多寡、贫富之差异有关,实际是划定其政权的“敌、我 、友”。为了“我”,它必须有一个“敌”,在农村,那个“敌”就是地主和富农。   社会人对土地、牲畜、农具等生产资料的占有量有差别,也就有贫富之差异。这是客 观存在。但乡村土地并不集中在少数地主手里,地主与农民之间绝无阶级鸿沟。大多数贫 苦农民也拥有一定量的土地。如山西平东县,“地主富农人均占有土地7到8亩,而贫农 人均占有土地1·32亩。”〔22〕山东寿光县,贫农和下中农占人口53%,拥有的 土地占该县田亩总数33%。〔23〕陕西陇县贫雇农共占人口32·6%,土地占有量 为耕地总面积之17·3%。〔24〕   大部分地区土地相当分散。如河北饶阳县,自耕农户占总户数的80%,拥有73% 的耕地。〔25〕浙江海宁县,“有76%的土地分散在构成农村户数总数86·4%的 中农和贫农手中,仅有11·6%的土地集中在地主手中。”〔26〕   前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的老家浙江奉化县,地主、富农家庭占人口总数7·44%, 共占有土地量的24·47%。〔27〕江苏省南汇县月浦区地主占有15%的土地,宝 山县罗店区地主的土地占有量为10%。〔28〕青海省平安县,被划为地主户的人口占 总人口6·63%,拥有的土地占总量之14·95%。〔29〕河北省唐县,地主户占 境内户数4·24%,拥有全县16%的土地。〔30〕江西省石城县第一区被划为地主 、富农的人口共占该县人口4·57%,土地拥有量仅为9·7%。〔31〕   可是1948年2月毛泽东发布的〈新解放区土地改革要点〉却规定土改打击对象定 为乡村“户数百分之八,人口百分之十。”〔32〕   这个土改的“指标”从马克思主义里找不到理论根据、从中国农村社会找不到实际依 据。它纯是毛泽东闭门造车的产物。当时乡村总人口约4亿8千万〔33〕,按此指标, 4千8百万人将是土改运动的打击对象。   而当时相当多的地区地主数量很少。如陕西关中地区“地主占农村户口不到百分之一 ,加上富农共占百分之六左右。”〔34〕即使把全部地主富农都予以打击也不够,还得 把大批自耕农定为“地主”或“富农”才够数。   在广大的华北平原,“很多村庄根本没有地主。华北平原主要是居住在城市之中的不 在村地主。那些在村地主往往只拥有较少的土地,而许多村庄,甚至连这种小地主都不存 在。山西长治附近(丁注:潞城县)有个张庄村,没有一个人符合土地法对地主的定义, 整个村庄只有一户佃农。”〔35〕   河北饶阳县五公村285户人家,仅4户拥有80亩以上的土地,全村仅有80亩私 有土地出租给佃农。〔36〕全村没有符合中共标准的地主富农。   但是土改以行政村为单位进行,按毛泽东的指标,每个村庄中都必须找出相应数量的 “地主富农”。派往各村的土改工作队是政权的代表,“完成任务”压倒一切。没有地主 也要造出地主来。大量的农户被划定为地主富农,被打被杀被剥夺财产,纯是因为有那个 “户数百分之八,人口百分之十”的指标。   这个必须完成的指标,是继中共在“老解放区”土改,对地主乱打乱杀之后,又在全 国“新解放区”土改中变本加厉乱打乱杀的根源。   陕西陇县是乡村社会各阶层土地占有量、财产拥有量差别很小的地区之一。地主占全 部人口的1·6%,土地占有量仅为全县土地的6·5%。由于中共的目标是发动农民消 灭地主以树立新政权的权威,对所谓“地主恶霸分子和民愤大的国民党乡镇长”施以大逮 捕,判刑269名,处死了37人。〔37〕   山东寿光县也是乡村社会土地、财产差别很小的地区。地主和富农占人口6%,共拥 有该县21%的耕地。中共将该县的地主富农全部当作“阶级敌人”,逮捕了582人, 其中“处以极刑者232人”。〔38〕

http://www.cnd.org/cr/ZK20/cr1038.g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