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位台湾室友

欲千北
楼主 (文学城)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住的公寓里的另一个房间有一位台湾室友,已经年过40 ,台湾客家人,尚未结婚。他在台湾军中服役多年,刚退伍没多久,到美国想拿个硕士学位。我们之间关系不错,他曾经多次主动用他的车教我怎样开车。帮过我很多忙。

他说,日本人在台湾非常凶残,任何一点反抗即血腥镇压,但日本人讲规矩,守法,社会秩序很好,很少腐败。老蒋来台湾后,社会秩序差了很多,讲人情,不守规矩。还说老蒋就喜欢把兵养得壮壮的,梦想反攻大陆。

有次他跟我说起台湾的战略地位,说台湾就像一把匕首,就在大陆胸前。我说不见得,台湾对大陆没有什么影响。他说大陆攻台很难。我说是,大陆海空军不行,但是不用进攻,用导弹封锁就可以了。 他挠挠头皮,没说话。

我们住的公寓没有黑人。一天傍晚,那位室友停车时忽然发现一个房间里有一个黑人,不知在干什么。于是他马上打电话报告学校警察。校警迅即出动,来了几辆警车。室友跟在警察后面,想上前看个究竟,但警察让他务必躲在车后以策安全。我们在二楼看下去,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见他趴在警车后面,小心翼翼地伸着脑袋,看警察如何处理。警察敲门,黑人开了门,原来是新搬进来的,刚进来就被我室友闹了个笑话。

我看他人很好,还是单身一人。遂给他当起了红娘,介绍一个我认识的未婚台湾女博士,30多岁。我自以为他们很般配。结果第一次见面,女方就拒绝交往。弄得他和我都有点尴尬。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再也没见过面。愿他身体健康,事业有成,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