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回忆(3):初到匹兹堡

C
Chang_Le
楼主 (文学城)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航班到达芝加哥。我在那里办好入境手续后,换乘另一航班又飞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匹兹堡。

我知道老同学XC会来机场接我,但不清楚具体能在什么地方见面。记得我下了飞机,刚从通道进入机场一个终端的门,就听到侧面有人喊我的名字,转头一看,正是XC和另一位老朋友HXH(也曾是艺术研究院的同事)在护栏外向我招手。他乡遇故知,使我非常高兴,初到陌生地方的紧张情绪顿时烟消云散。现在回想,那时还在“911”之前,机场是随便出入的,接人可以进入候机大厅,到相应终端的门口,非常方便。

两位朋友引我去取了行李,就坐上他们开的轿车前往匹大校区,一路上聊得很开心。记得车穿过一个很长的隧道后,眼前一亮,只见高楼林立,灯火辉煌,一派繁华的城市夜景。朋友们告诉我,这就是匹兹堡的市中心(Downtown)。我感慨,到底是发达国家的城市!他们却告诫我,并不是到处都这样,也有破旧的地方。XC还关心地问我,带没带点M元现金先用着,因为助学金里的生活费要到第一个月底才能拿到。我答以前去英国进修时攒了点外汇,在国内都已换成M元带上了,应该够一个月的花销。两位朋友都感慨说当年他们初到M国时,身上只有几十M元。



上图是匹兹堡市中心的夜景,从机场到匹大校区几乎必经这里(照片来自网络)。

XC为我安排的临时住处就在匹大校区。我只在那里住了两个晚上,正好赶上XC住的大房子里有一个租户搬走,于是我就搬到那里住下。
                                                                                                                             
记得到达匹兹堡的第二天,我就抓紧到学校去报到,因为当时已经错过了新生入学教育(New Student Orientation),离正式开课仅剩下不到一星期了。我按照出发前就收到的“新生指南”,先到大学的注册办公室报到,并在那里照相,拿到学生证。这很重要,因为以后办很多事都要凭学生证,包括到图书馆借书等。我还按要求到国际学生办公室报到。那是移民局的办事机构,凡是在校的国际学生,都在那里记录在案,有什么相关事宜,比如回自己国家探亲后再入境,亲属来探亲或陪读等,都要事先请这个办公室出具证明。

当然我还到音乐系去报了到,见到了系秘书,系主任,和我的导师荣鸿曾教授。荣老师在办公室和我谈了一会儿。他先问以后我们交流用中文还是英语;我答用英语;他说好。由于我们以前见过面,所以很快进入正题,主要是他告诉我入学开始要做的事情。首先关于选课,由于我刚来不熟悉,他帮我选了第一学期的课。我的助学金是由两部分组成,即半个助教(TA)和半个研究助理(RA)。半个助教是安排我教一个班的钢琴大课(Class Piano),荣老师告诉我尽快去找负责那个课的老师联系,因为下星期就要开课了。另外半个研究助理部分,是给荣老师的学术工作做助手。他和我约好每星期见一次面,还说下次见面时再谈具体要我做什么。

利用去学校报到的空余时间,我还到附近的商店和超市买了简单的卧具和食品等,这样开始的生活就基本安顿下来了。为了熟悉环境,老同学XC还带我到学校一些主要的地方转了转,对我来说都是很新奇的。印象较深的地方有学校的美术系,那是一组相对独立的建筑,大门口有水池和雕塑,建筑内天井的走廊有美术作品陈列。此外,匹大的主要教学及办公楼“学习大教堂”(Cathedral of Learning)我们也进去看了,并一直上到允许普通人到达的最高地方,好像是第三十多层(最高是四十二层)。从那里通过窗户往外看,就仿佛是在山顶上。



上图是我刚到匹兹堡的头几天,在美术系大门外的雕塑及水池边照的,背景是匹大的教学办公主楼 “学习大教堂”。

记得开学后不久,一个新朋友带我第一次观赏了匹兹堡交响乐团的音乐会。这个团的水平很高,虽不是M国的前五名,但据说是在前十名之内。当时该团的音乐指导是世界著名指挥家洛林·马泽尔(Lorin Maazel),我去看的那场正是马泽尔指挥的,十分精彩。下面是我稍后给友人的信里讲述那场音乐会的一段(大意):下半场是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我从头到尾都被吸引住了。当末乐章乐队以全奏方式奏出雄伟的普罗米修斯之创造主题时,我是使劲眯着眼,咬着嘴,才没有到控制不住的地步… … 我认为英雄还是存在的,贝多芬就是英雄,他的音乐使千百万人得到欢乐。罗曼·罗兰也曾借约翰·克利斯朵夫的舅舅之口说出,英雄就是竭尽所能,而平常人都没做到这一点。我们现在还在为温饱而挣扎,没有资格侈谈什么英雄,但当我们想到世界上还有英雄这样美好的事物,就不觉得活着太无聊,人生太没有意义 … … 这段话讲出了我当时真切的感受。



上图是1993年9月25日晚,我第一次观赏匹兹堡交响乐团音乐会的节目单。那以后我曾有幸多次观赏过洛林·马泽尔指挥的音乐会。

说起欣赏音乐,除了去现场听音乐会,更多的时候还是平时通过磁带或CD听录音。然而我刚到匹兹堡时,没带录音机,更没有组合音响。当时无论是自己修课还是做助教,都经常需要听课程指定的录音,手头没有录音机很不方便。于是我想干脆一次到位,买一套组合音响。但那需要到大型电器超市去买,而我那时没有自己的汽车,乘公交车去买那样大件的东西是很难想象的,所以我只好请老朋友HXH帮忙,开车带我去买一趟(那时另一位老朋友XC已经去另一城市工作了)。那天HXH专门带我到郊区的一家电器超市,帮我挑了一套组合音响,并运回了我的住处。此后,我终于可以在家听录音备课或欣赏CD了。

过去有句老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话虽然有点片面,但也有几分道理。回想我初到匹兹堡那个时期,老朋友XC和HXH 没少照顾,帮助我。他们开车出去采购,常带我一起去。后来HXH也去另一城市工作了。如今他们都和自己的家庭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我初到匹兹堡时遇到他们,是我的幸运。

(未完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留学回忆(2):经过认真考虑,还是决定去 留学回忆(1):早期的努力与迟来的机会 国乐名曲:小结,兼谈全球视野中的国乐 国乐名曲:合奏曲 “月儿高”,“喜洋洋”,“丰收锣鼓” 国乐名曲:合奏曲“春江花月夜”,“翠湖春晓”,“金蛇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