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喜乐迎退休

春妮
楼主 (文学城)

一晃来美国30年了,认真报税29 年,没到退休退休年龄时,医院发的一些退休福利,statement 来了就放一边,也是那个护士对我说,看了也没用,是随时会更改政策的。因为离退休还没影,也不想纸上谈兵。

 

除了每年尽可能多的投403 B,报税前根据手中的闲钱买RIA ,其他的什么也不管了,租房就这样好,只要月月把房租准备好,一切心都不用操。房东不住在这,三个家庭的房子我要帮房东倒垃圾,冬天扫雪。房东给我减一点房租,从98 年住进去的$930 一个月,到搬出来的2016 底的$1450 。为了省这点房租,大冬天的我常常要在上班前扫雪,如果雪没停要大把撒盐,下班接着扫。就这,房东还常常说涨房租。后来我决定你该收多少钱收多少钱,雪我不扫了,垃圾可以帮助挪到街上,我说扫雪腰实在受不了。这以后的几年,房东和各家都说了,大家一起扫,我心里特别谢谢房东。我就怕房东给我打电话,不定什么等着我呢,反正肯定不会是好事。

 可是有一天看见房东给我打电话,我立马回过去,她说,“请你帮忙,我得了乳腺癌,想到你们医院看,能帮我找最好的医生吗?还有保险的事”我说,“一定能,”我没有放松心情,很为她难过,我通过我们科的血液癌症专家为她找了最好的手术医生和癌症医生。当然从这以后就没有涨房租。我从心里怕房东,但是更多的是感激,我为房东还完了部分贷款,她让我18 年完成了我的责任,还一直有大房子住,前后阳台带后院。在纽约的Elmhurst.就是因为有一间房子可以租出去,减轻了我的许多经济压力。                                  这个坛很多房东,相信我,这是互利的,大家互相体谅,各赚各的钱,各省各的钱。                                                                                                   当把Tiaa 403 B 几乎都取出后,就剩下不多,因为医院有pension 我不是太担忧,但是也正因为掏了底,我开始把自己的所有statement put them together, 发现这了,那了还有一些股票和RIA .放心大胆的给新家买了几件家具,租的房子家具都扔了。正在我高兴的时候,报税发现在我被扣除了5 万多的税后,还要补交4 万多,幸好我把自己的钱弄明白了,又一口气交了这笔钱。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理解账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的滋味。只要不欠IRS 其它都好说。                                                                                      因为这些年,隔一两年我就要做一次手术,我有很严重的关节炎,从肩膀到脚后跟,做了好多次手术,每次休息3-4 个月,收入下滑了不少,在决定65 岁退休时,我正式向HR提出评估一下我可以拿多少pension,一个是可以lump sum 几十万,30 多?一个是Annually 拿到见上帝。有将近三万一年,再加上一年两万多的社安金,我又觉得自己又范进中举了。因为疫情也不能旅游,所以决定干到403 b Tiaa 攒到20 万。年底这个目标就达到了,把退休后的医疗保险部分也弄明白了,除了Medicare 以外,我会再买最好的替代Plan about $200 something ,医院给够条件的人开一个账户,每年存入$1000用于支付医疗保险费用,明年初,再做一个肩膀手术,争取多几个月的Disability pay ,我就算在干了26年的Mskcc美国著名的癌症医院圆满谢幕 。我的Apt 在皇后区 queens center 对面,乘公交车到海边40 分钟,有10 条bus 线,离地铁5 分钟,快车到曼哈顿15 分钟,附近中国超市好几个。我天天都要说一遍Thanks God 我买了这个房子。                                                   我在十几年前还买了一个奥兰多的timeshare, 退休以后充分利用交换,到处去住,我已经去过很多国家,当然更多的是穷游,银行只有$2000 的时候,还去了5 天冰岛,结果才用了$1000。看着两个孩子事业发展这么好,有一个外孙女,一个外孙,不用我看孩子,他们有能力请全职保姆。我有几个梦想,不再去想挣钱,发挥我的一些特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肯定有。充实自己,不后悔来了美国,因为可以过不一样的人生。以前有人跟我说,什么时候要退休你自己会知道,我说“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可以一直干下去”当然要受老板很多气。我现在真到了知道什么时候要退休的那一天,现在每天上班我不在乎多干事,因为我要和我喜欢的工作说再见了。                                      我做饭很好吃,所以两个女儿会经常来看我,不知为什么,脑子一热写下了这些。结局是Covid 恐怖的2020年,有几个月天天在无人行走的纽约的医院上班,我没被传染,同事开车带我回家,上车就摘口罩,那是三月初,她一会说犯了哮喘,一会儿说头疼身上发热,让我摸她的头。几个月后纳过闷来意识到可能得了Covid后,验血查出血清有抗体,而我连鼻涕都没流过,走过了2020,我应该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每月$4000 多的收入,税后不知多少,这么会过日子的我十个手指头算几遍也够了,我是笑着迎来了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