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哭泣的中国婴儿照被公开,摄影师被日本重金悬赏

蜀山笔侠
楼主 (文学城)


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轴心国侵占大量的同盟国的土地,挑起二战。意大利由于某些原因,整体表现还尚算温和,也是最早投降的轴心国。剩余的两个则半斤八两,一个在欧洲横行,一个在亚洲攻城略地。两者还有相似的残暴行为,然而他们在战后却有完全不一样的表现,勃兰特在华沙的一跪震撼了世界。
从此,在受过纳粹铁蹄蹂躏的东欧人民心中,德国人不再是杀人不眨眼的屠夫。他们的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跪立着的勃兰特,那是真心为自己民族赎罪,真诚道歉的里程碑。勃兰特还曾说过:对事实的回避会给人造成错误的假象。可它们曾经的盟友却丝毫没听进去,不思悔改,还妄图将自己伪装成受害者。

众所周知,二战的后期,风雨飘摇的日本其实必败无疑。但他们却依然持有疯狂的战斗意志,一度提出所谓的一亿玉碎,各种同归于尽的办法与武器被制造出来。就连在太平洋战场上的美军,有着最好的武器,每一次推进还是要付出血的代价。1945年2月的硫磺岛战役,美军阵亡6871人、伤21865人,4月的冲绳战役伤亡七万多人。

为减少盟军投降,加速战争进程,杜鲁门允许了动用新式武器的方案。这新式武器便是原子弹,一颗丢在了广岛,另一个丢在长崎。短短三天的时间,便有大量平民和军人伤亡,至少在二十万。一段时间后,一张日本“反核”的照片传遍全世界,便是上图这张。小男孩背着他早已死去的妹妹,于是日本人说无差别的轰炸是战争罪,说东京的轰炸是罪恶。

当年的加害者,恍然间,竟然成了“受害者”。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另一张,更为触目惊心的战地摄影作品,一个哭泣的中国娃娃。这张作品的摄影者为华裔美籍战地记者王小亭,首度公开是在1937年10月4日的美国杂志《生活》。卢沟桥事变后,中日双方又在上海展开了激烈的战争,这便是淞沪会战。

王小亭与小孩当时便在上海,彼时的远东国际第一都市,它昔日的繁华都被湮灭在战火之中。而在开战的时候,日军曾出动百架次的轰炸机,对上海进行战略性轰炸。不少的平民受到牵连,有数据显示,光是上海南火车站牺牲的市民便达千人。王小亭的办公地点离南火车站很近,离轰炸也很近,不得已出门奔逃。

路上正好发现这个小孩,小孩是被一个中国救难人员救下,抱到铁轨旁的。但那位救难人员还得去投入救援行动,因此小孩只能留在原地,不由在战火大哭起来。王小亭出于本职将这令人揪心的一幕拍了下来,孩子还那么小,面前是一堆被轰炸造成的废墟。身上依稀可见还带着血和灰尘,衣服也显得破破烂烂,战争的残酷在这张照片上体现得一览无余。

照片后来被辗转送去了纽约,该周刊在全世界热销,西方世界纷纷谴责日本杀戮无辜。但事实上,这张照片只是个代表,它的背后还有千千万中国孩童的哭泣。就好比说重庆和南京,这两座在当时有着重要地位的城市,是受到战火侵扰的代表。一座城有着近三十万冤魂,另一座城的人民在那段战争年代中,随时随地的躲警报与跑防空洞。

根据不完全统计,五年的时间中,日本对重庆轰炸至少218次。其中投弹数在11500枚以上,整个市区几乎被换了个遍,至少有上万的无辜人被轰炸而死。1941年8月8日至16日,连续七天的时间,重庆不超过六小时间歇的鸣响防空警报。这些地方又该有多少孩童的哭泣,有多少孩童失去了他们的兄弟姐妹,有多少家庭家破人亡。
可当时日本人不光不承认轰炸暴行,还狡辩误炸,悬赏十万元缉拿该照片的拍摄者。战后为了洗脱罪行,更是认为王小亭所拍摄的那张照片为伪造,死亡人数也并非千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