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22年再见面,毛泽东问贺子珍: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走呢?

枕猫
楼主 (文学城)

“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这是毛主席和杨开慧的爱情誓言。

众所周知,毛主席一生有三任妻子。第一位夫人杨开慧,她在中国人民的心里,就像“女神”的化身。她美丽善良,意志坚强,全心全意地支持毛主席闹革命。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毛主席去领导秋收起义,后来到达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开展革命斗争事业。

在家照顾三个儿子的杨开慧,在1930年秋天被捕,在水牢里、面对严刑拷打,坚贞不屈,英勇就义,牺牲前言道:“死不足惜,惟愿润之革命成功”。她用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了党,和毛主席,以及新中国的革命事业。最后,敌人将她在自己年仅8岁的儿子毛岸英的生日这天,在其儿子的眼皮子底下将其杀害。

杨开慧

后来在江西指导红军反围剿的毛主席得知杨开慧牺牲的消息,寄信给杨家:“开慧之死,百死莫赎”。

建国后,主席在《蝶恋花·答李淑一》的一首词中写到“我失骄杨,君失柳。以此来缅怀她,纪念她。她是毛主席的挚爱,是毛主席心中的“骄阳”,是毛主席的初恋,也是每个人心目中那个最初的爱情和小美好。

但是在革命的年代里,“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是他们作为革命伴侣最完美的诠释。

贺子珍

事当快意处须转,言到快意时须住。

这是毛主席和第二任妻子贺子珍的终生遗憾。

也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贺子珍。她的一生,堪称是曲折,也是让人惋惜的一生。她和毛主席的爱情,是其一生都难以诉说的痛。

贺子珍,1909年生于江西永新,1925年16岁就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17岁就加入共产党。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位女党员。当时被称为“永新一枝花”、“井冈山一枝花”。父母都是革命烈士,其哥哥贺敏学和妹妹贺怡,都是革命者,在当地是大名鼎鼎的“贺氏三兄妹”。

而贺子珍在我们父母辈的眼中,更具知名度,因她的勇敢、顽强,战斗时的沉着冷静、能干,是永新革命中仅留下来的唯一女性,是为数不多的爬雪山过草地且顽强活下来的女性,又因为她是毛主席的夫人,让她这一生颇具传奇,却又满怀遗憾地前行。

 

井冈山之恋

1927年,秋收起义失败后,毛主席带领革命队伍到达井冈山。而另一边江西永新,十七八岁的贺子珍却在指挥永新暴动。

1927年为了躲避国民党的追捕,其和哥哥逃到山里,在土匪袁文才和王佐的山寨里得到保护,最后被红色土匪袁文才送到毛主席身边做机要秘书。和毛主席形影不离,照顾毛主席的饮食起居。而此时34岁的毛主席,对这位只有18岁的女生,却是满怀崇敬。

因为在永新暴动中,国民党包围了永新城,城门紧闭的永新城迎来国民党一轮轮的强攻。敌人的云梯就架在永新城的垛口上,眼看着敌人一个个地爬上来,沉着冷静的贺子珍不着急,待敌人爬满里梯子,贺子珍一声令下,长矛插向里敌人的额头,一部部梯子被掀翻,顿时敌人鬼哭狼嚎地掉下城墙。

贺子珍

看到此情此景,敌人不敢贸然进攻,而国民党的小头目,却一个劲地命令催促威胁着敌兵继续进攻,此时在城墙上的贺子珍,瞬时右手一伸一枪打到里敌军小头目的脑袋上,小军官应声倒地死去,此时敌军瞬间溃散,各个方向撤退。

而从敌人后方又跑出来一个小头目,继续指挥,威胁着前进,继续进攻。贺子珍一不做二不休,左手再伸手一枪又把这个小头目干掉。从此,贺子珍赢得了“神枪手”、“双枪女英雄”的美誉。

这样的女英雄自然会赢得毛主席的好感。并且在照顾毛主席的同时,还主动为毛主席洗脚,擦拭毛主席受伤的脚,让毛主席很受感动。

 

革命伴侣

1928年春夏之间毛主席与贺子珍就结婚了。当时是在朱德怂恿和鼓动下,在袁文才等人的撮合下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据2003年出版的《贺氏三姐妹》中,贺子珍对毛主席表达了爱意,毛主席说:“谢谢你的一片心意”。

毛主席当时告诉19岁的贺子珍自己已经结婚,并且不知道在白区的杨开慧的生死,心中也泛起了涟漪。贺子珍安慰毛主席:“你不要难过,天会晴的”。但是不久,就从家乡传来了杨开慧被捕牺牲的消息。毛主席这才同意和贺子珍结婚,在延安成为众人交口称赞的革命伴侣。

也许就因为这个缘故,直到贺子珍出走苏联后,在苏联对毛岸英和毛岸青也很是疼爱。

毛岸英和毛岸青

延安十年

毛主席和贺子珍在延安一共待了十年,这期间她怀孕十次,为毛主席生下6个孩子,但是这六个孩子中大部分夭折,最后只剩下毛主席给起的小名娇娇,就是后来的李敏。

这个名字是出自《论语》“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而这也是为何另一个女儿叫“李讷”的原因。至于姓李,是因为毛主席曾用过“李得胜”这个名字

革命的年代,红军爬雪山,过草地,自身都难保,更不能奢望养育孩子。按照红军的规定,行军打仗不能带孩子。于是当时好多革命的后来都送给了老乡养育。

这种骨肉分离,亲情的舍弃,是革命年代的迫不得已。而周总理和邓颖超的孩子,也是战时的际遇,第一个孩子选择主动流产,第二个孩子也是因在行军路上因难产而夭折,导致了邓大姐后来的终生不育。

毛主席和杨开慧

革命先辈们,为了新中国真的付出了太多。这里面不是抛头颅洒热血这般的可歌可泣。更是满怀革命豪情的舍家撇业,至亲骨肉的取舍。毛主席和杨开慧如是,三个儿子在杨开慧牺牲后,被好心人士转移到上海,上海的联络点被国民党冲散后,三个孩子流落在上海街头,靠卖报、捡垃圾生活。

最后存活的只有岸英和岸青,岸青却又在做乞丐时被打伤里头,留下后遗症。最后在党的四处寻找下得救,最后被转移到苏联,进行学习。

而毛主席和贺子珍的孩子也是如此。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中间有个儿子叫毛毛,也是送给里老乡,还有个儿子叫毛岸红。但是在延安期间,十年怀孕十次,贺子珍真的生怕了。

史沫特莱

并且此时,在延安来了个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她带着美国女性的开放,热情。让爱开玩笑,爱说笑的毛主席看到外面的世界。毛主席同她学英语,询问美国和国外的事情,以及其国家的风土人情,对史沫特莱的生活经历,爱情故事充满着兴趣,他们经常在一起有说有笑,谈论好久。

而史沫特莱的秘书吴光伟,更是从上海去延安的有名的大美人,她爱用口红,打扮得时髦,赢得了将士们的别样倾慕。

并且延安当时开展整风运动,同过去的封建思想断裂,隔离。于是在史沫特莱的教导下,全体将士都学起里交谊舞。包括毛主席,周总理,朱德等革命先辈都爱舞动腰肢,每个周末延安都有舞会。

将士们很喜欢,但是作为女性革命者们不是很喜欢,特别是毛主席的夫人贺子珍,更是第一个反对。据说因为交谊舞造成了当时好多的家庭矛盾,好多家庭离婚,致使离婚率上升。并且这也是导致贺子珍出走的直接原因。

吴光伟

出走苏联

1937年,由于延安的交谊舞事件,搞得贺子珍很反感,于是吴光伟被礼送遣返。再加上在延安这十年,十年怀孕十次自己也觉得怕了,当时的贺子珍身上还有好几处弹片,依然遗留在头上和身上,于是贺子珍提出,想去上海看病,暂时离开延安,出去散散心。

而此时离开延安的贺子珍已经身怀有孕,也是第十个孩子,到达苏联的第四个月就生产了,是个男孩,贺子珍为他取名廖瓦。但是这个孩子在十个月大的时候,因为肺炎,就可怜地离开了人间。

而此时的贺子珍,正在苏联东方大学学习。苏联的医生告诉她,她身体里的弹片,已经和骨骼、肉体长在了一起,已经无法取出,就这样这些弹片从1934年,一直陪伴在她的身体里,直到1984年去世。

贺子珍

1934年10月,贺子珍也随红军长征,在长征路上,一次她看到国民党的飞机低空袭来,赶紧让大家躲避敌机,自己刚躲避好,发现受伤的指战员还暴露在敌机下,于是她二话没说就趴在里伤员的身体上,为伤员做掩体。

当敌机呼啸而过,一枚炸弹就扔在她的身边。紧接着一阵机枪扫射,就这样,炮弹的弹片,打在贺子珍的腿上,背上、头上,肺部,留下十七处伤口,浑身被炸得全是弹片。顿时,身上血泊一片。

长征

战士们把她抬到老乡家里,在没有麻药,没有消炎针的情况下,几个人摁着她,把能取出的弹片一个个地取出,疼得贺子珍浑身大汗淋漓,但最后依然留下4个弹片,因为伤口太深,无法取出。

这就是上文苏联医生说的,弹片已经和骨头和肉长在一起,无法取出。

后来据其后代回忆,在贺子珍的背上,有一个是弹片穿入时留下的洞,回国后在上海住院时,医生为她擦拭身体,在她的背上能看到一个能装下小孩拳头大小的洞。

因此,我们可以想象,这个伤口是有多深,得有多大,当时的她得有多疼,她的生命得有多么的顽强。也就是这些伤痛,时刻折磨着这位坚强而顽强的女性,她用坚强的意志与它抗争。同时也就造成了性格的强势,脾气的倔强。还有孩子的一个个失去,同时毛主席也是比较强势,不服输的性格,这就很容易让她与毛主席在生活上出现摩擦。

这就导致了贺子珍的出走。

毛主席

在苏联的日子里

贺子珍在苏联的日子里,浑身的病痛,还要照顾一个吃奶的孩子,一直到这个孩子的去世。病痛和孩子的夭折,这种身心的折磨,我们难以想象,在异国他乡,在那片寒冷的土地上,她是以怎样的心情一个人度过这个艰难的岁月。

她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在共产国际学习。后来因为一部分留学生回国,将其在苏联的情况报告给毛主席。毛主席考虑到其一个人在苏联的孤单,于是决定将娇娇,也就是李敏送到莫斯科,让她在妈妈身边,以安慰和慰藉她的内心。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的苏联和德国开战了。苏方一面停供了所有留学生的供给,一面要求所有人员要为战场前方提供供给,即使是一点木柴都要供应给前方的战士。而贺子珍接到的任务就是为前方的战士缝袜子。

就这样,在零下40度的冬天里,大家都没有柴火,室内的桌面也都结冰了。可就在这时候,李敏病了,感冒咳嗽成了肺炎,再想到前面夭折的儿子廖瓦,这可急坏了这个母亲。她想拼尽一切力量想挽救自己的孩子。

李敏和母亲

于是她陪着女儿,照顾女儿,落下了织袜子的任务。她卖掉了身上仅存的钢笔,换来牛奶希望女儿能吃下。寒冷的室内她想办法找来柴草生火,就是为了让女儿暖和一点。

但是此时的李敏已经几天不能进食,实在没办法了,只能通过肛门注射,来给女儿补充营养。幸运的是,后来李敏活了下来。但是因为贺子珍偷偷地烧柴取暖,落下了工作,还是遭到了福利院的谴责。

但好强和一心想挽救女儿性命的贺子珍,在女儿病危的紧急时刻,当时顾不得那么多,和院方吵架起来,院长最后说她疯了,要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本以为只是吵架,这一句送她入精神病院也只是生气时说说,但是没几天,四个彪形大汉来到她的住所,强行把她带走,就这样她真的被关在了精神病院。

人生总有些许的坎坷,不知为何,老天,你为何总把坎坷,都如此这般的都丢在这一个女人身上呢?她只不过是一个母亲,拼尽全力,违抗一切的想救救自己的孩子!

毛主席

在精神病院期间,没事的时候,他们就读报纸,了解中国的消息。

一次在报纸上一个记者写到:“我们采访毛泽东到很晚,他非常高兴,他和她的夫人将我们送出,此时延安的天空已经是满天星斗”。从中她知道了,毛主席有了新的妻子,即使她当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江青。

而她什么也没说,安静地度过了几日,后来她就开始穿长裙了。而这件长裙曾在《鲁豫有约》中,由她的外孙女拿出来展示过。

就这样一关就被关到1947年,此时王稼祥夫妇访苏,因为他们是外交官,俄语比较好,在外交时通过私人关系找到斯大林,在斯大林的批示下,他们终于找到里被关押近多年的贺子珍,同时也找到了女儿李敏。在王稼祥夫妇的帮助下,终于摆脱在异域的举目无亲和曲折坎坷的人生。

当王稼祥夫妇问她日后有什么打算时,她坚定地说:“回国”!

王稼祥

是啊,回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一时的气愤,造成十年的蹉跎坎坷。作为查阅历史的读者,我为之泪涟。

每当此时,我的脑海中,都会想起妈妈的话,她曾这样评价她年轻时的偶像:“贺子珍是毛主席的老婆,是个女英雄,可她太要强了”。

但是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得,但是今天我想,女人更了解女人,或许就是如此吧。

是的,两万五千里的长征,她没有掉队;浑身的伤,她没有气馁,依然接受毛主席的命令,在担架上,走泥潭,趟河水,甚至在过河的时候,不让战士们抬,下担架让战士扶着过河,再想想当时她新负的伤,背上的拳头大的坑,一定是灌满了水,让人难以忍心的场面。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在感情上,她真的伤了,心伤了,赌气地出走,换来半生的坎坷。

两万五千里的长征

回国

最后,终于在王稼祥夫妇的营救下,贺子珍被带回了国。在离开莫斯科前,她和女儿李敏见面拍了一张合影,在精神病院她被剃秃头,当照片拿出来的时候,她用碳素墨水给相片上的自己,涂了一头长发。

而后来面对镜头,李敏回想母亲贺子珍回国到达哈尔滨时的情景,她抱起祖国的土,就是一个劲地亲。坎坷的境遇,只有久别的故土,才能慰藉她此时的心灵吧,或者也是老一代革命家对祖国的这份亲切和眷恋,青春的岁月里,她也是为之抛头颅的舍生取义,不是吗?

回到祖国的贺子珍在哈尔滨时期,拜托妹妹贺怡找毛主席,希望到北京和毛主席重归于好。但是毛主席考虑到自己是国家的领导人,已经有第三任夫人,这样不合适,于是告诉贺怡:“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于是这个梦终归是破碎了。而妹妹贺怡,还是毛主席的弟弟毛泽覃的夫人。

后来,她托妹妹去打听在长征期间送人的儿子毛毛,据说这个孩子是毛泽覃找回交给了自己的警卫员抚养,但是贺怡却在寻找过程中,因中途翻车,在车祸中去世,而这个孩子的消息,终归还是断了。

贺子珍和妹妹

精神支柱

回国后的贺子珍,先后在哈尔滨、沈阳工作,后来移居上海治病。但是毛主席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在住院期间,她不爱吃药,不爱打针,但是只要是毛主席的要求,她就很听话。女儿李敏,没少借用爸爸的命令,让其吃药。

1959年,贺子珍被邀请到庐山休养,其实是毛主席到庐山开会想顺便见见她,因为他们共同的女儿李敏要结婚,作为父母,应该沟通一下。

这是贺子珍回国后,时隔22年第一次见毛主席,她被秘密地安排到庐山的别墅,到别墅里才发现原来见她的是毛主席。

见到毛主席的贺子珍,眼神里充满着惆怅和哀怨,一个劲地流泪,并哽咽地说:“都是我不好是我那时太不懂事了”。是啊,要做第一夫人,是需要大方、得体和气度的。

主席见她也很是凄然,心里也很心疼。就在此时,她说:“你要小心,小心王明等人要害你”。

王明的左倾投降主义错误还是1931年的事情,而现在已经是1959年,由此毛主席觉得即可笑又可怜,于是说:“我会注意的”。

就和她说娇娇有对象,等结婚的事宜。贺子珍说:“她的对象,我见过,我同意,我满意。”

王明

但是在国内的贺子珍和李敏,直到毛主席去世,都没有到过北京,这期间自然有第三夫人的干预和阻挠。直到毛主席逝世,贺子珍都没有到过北京去见毛主席。

而李敏见毛主席最后一面时,毛主席拉着李敏的手,在女儿的手心里画了一个圈。毛主席的这个行为让人揣度了好久,原来贺子珍的小名叫“桂圆”,毛主席在生命最后一刻,是想告诉女儿,自己挂念着她的妈妈。

在毛主席逝世的当日,贺子珍在收音机里一遍遍地听毛主席逝世的广播,听了整整一天,直到收音机因发热而被烧坏。而她依然平静,没有言语。但不久就住进里医院,这次住院出来后,就成了半身不遂,直到去世一直坐着轮椅。

后来应贺子珍家人的要求,给中央写信,贺子珍作为永新暴动唯一幸存的女革命家,由邓小平同志批示后,补录为全国政协委员。

邓小平

最后一面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到1979年的9月8日,毛主席逝世三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由中央秘密组织,在女儿李敏夫妇陪伴下,贺子珍终于坐在轮椅上第一次到达北京,在毛主席纪念堂里,看到了这个让她一生牵挂的主席。

在毛主席的遗容前,她沉默不语,送上了花圈上书:“永远继承您的革命遗志”。

也忘记了医务人员的嘱托,忍不住地流泪。眼睛却一直望着天安门的方向,嘴里却碎碎念:“毛主席不是身体一直很好嘛,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在这仅存的十分钟里,我们无法想象这位老人家的心情复杂,但是这次她坐在轮椅上,和女儿女婿一起在毛主席的雕像前,完成了一家人的合影。也是她一生中第三次和毛主席合影。

 

后记

曾经以为是天长地久,却是自己的任性失去了曾经的拥有。就这样,她完成了毕生的心愿。

但作为革命伴侣,曾经的统一战线,十年朝朝暮暮的殷切相伴,贺子珍,她也始终是毛主席心头难以言表的痛。

当时在庐山别墅时,毛主席也曾问:“你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走呢?”或者也只能怪自己当时“我那时不太懂事”吧!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个世上,有多少爱情,也真的因为当时的年少,少不经事,不懂事,没有心灵灵犀,只能心底默念,铸就太多遗憾!

而她在苏联遭遇的困难,也曾向毛主席透露,心里的苦,比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还难。

毛主席也只能安慰:“革命第一,身体第一”,这种回复无非就是说:要以国家为重,国家第一,你要照顾好自己,其他默念。

可是世事变迁,哪能尽如人愿。“向前行者地步窄,向后看者眼界宽”,只知道向前走,不看身后的退一步,难免造成遗憾。还是毛主席说得对:“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