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决定民主和专制将长期共存

朱头山
楼主 (文学城)

我的舅舅,1964年的大学生,当过红卫兵头头,被发配到边疆,73年好歹调回家乡,他当时的行为让全家为他胆战心惊。他是英语专业,听得懂敌台(当时对英语节目没干扰),然后就到处讲。记得有次绘声绘色说解放军镇压南疆少数民族叛乱,杀得妇孺不剩;又说江青前情人在香港出书,描述江青的床上表现...要知道,那时候听敌台可以判死刑的,居然没人去告发他,也是奇迹。以后80,90年代,他更是反政府的先锋,美国式民主的铁杆支持者。

最近,他有点老年痴呆的早期症状了,但思想却惊人地变向了,爱国爱得不可思议,恨美国恨得可以和到美国留学的外孙女断绝通信,每天都看学习强国论坛,朋友圈总是发打台湾攻美国的方略,与中青年时判若两人。

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是返古现象。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学说认为,动物和人可以在古老反射的基础上,建立条件反射。比如吃到食物会流唾液是本能的古老反射,如果每次吃饭时都摇铃,则以后听到铃声就会流唾液,尽管没有食物,这就是条件反射。条件反射容易消退,而古老反射则较难,甚至不会消失。

人的意识也依据类似原理。动物行为有群居和独居之分,群居动物如狼,集群出击,有配合有主攻,必要时个狼会为了集体利益牺牲自己,不需要强迫,因为集体主义已经刻在狼的基因中。人也是一种群居动物(可以参照近亲猩猩,和现存的古老部落),因此我们的古老意识形态是集体主义:尊从权威,认同集体,厌恶不同意见。我舅舅在年迈患病时,那些习得的条件反射失去了,而留下的是本能的,和早年被洗脑留下的意识形态,所以才会有一反常态的表现。

美国式的民主制,及其后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相比已统治世界几千年了的专制制度及其思想根基集体主义,实在是太年轻,还没达到刻入基因的最低世代要求。更不用说在民主制下生活的人,只是最近几十年才刚多于专制制度,其中很多还是假民主国家。

64那时候,就算是刘晓波那些人,也刚接触自由主义一点皮毛,那种革命,既无思想基础也无物质基础,就算成功了,也是改朝换代,连东欧苏联变天后的标准都达不到。除非象德国日本那样被美国统治,而美国又真心为了中国人民的民主权利毫不利己,否则中国自主成长出来的民主制,也会是很怪异的,像俄罗斯那样,有选举,可能有点言论自由,但实质上还是一种专制制度。

就是美国的民主,也注入了专制的一些要素。人民的民主权利,主要体现在政治选举上,平时也是厂里听老板,家里听老婆,与中国平民无异。美国国家大事也不是事事投票,肯尼迪说我要打核战,紧急状态我一个人说了算,不想死的人一点没办法。美国也要一些集体主义刺激,只是多元点,有人爱国,有人爱党,有人爱某个球队,站在那里为自己的集体狂呼鼓劲,其实只是满足自己的古老本能。

从人性的角度,民主只是新生事物,而专制则要古老得多。哺乳动物比爬行动物先进,但两者迄今依然共存。因此,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民主和专制将会长期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