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法庭上大义凛然的共产党员

朱头山
楼主 (文学城)

孙政才接受审判,认罪态度极好,不上诉,熊样!

共产党历史上党内斗争是极其惨酷的,江西杀AB团时,有被肃反干部的怀孕妻子就被当场捉住头发杀了头,一腔热血喷老高(曾志回忆录)。审判基本上是处决前五花大绑,塞住嘴巴听宣判,张志新还被割断了喉咙以防她喊口号。

但也有难得的几次仿西方法庭程序进行法庭答辩,公开审理的记录。第一次是苏联1937-1939大肃反期间,由于苏共中央委员会的90%成员都被杀掉了,还有很多外国共产党人,引起了国际舆论不满,斯大林于是搞了几次公开审讯,允许外国记者参观,报道。

审讯让挑剔的西方观察家也无话可说,有理有据有辩护,但蹊跷的是,当被判决死刑时,这些被告都面露喜色,最后陈述都是告诫全党要无限忠于斯大林同志。这很违背常理,以后叛逃的秘密警察透露,这是用家属的生命作交易的。老实演戏,家属可活,否则....

我们从小都被那些英雄故事喂大的,其中有很多都是被捕后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如方志敏,江姐等。但共产党在敌人的法庭上的表现没看到过,在自己的法庭上的表现也太差劲了。还有没有传说中的英雄啦?

还真有一个,那就是江青同志!下面是庭审节选,看得真爽!

曾 漢 周:“ 被 告 人 江 青, 根 據《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刑 事 訴 訟 法》 第 一 百 一 十 八 條 的 規定, 你 有 陳 述 和 辯 護 的 權 利, 你 還 有 最 後 陳 述 的 權 利。”

江 青:“ 那 就 請 你 們 按 你 們 的 那 個 根 據 去 定 罪 吧, 我 聽 候 你 們 的 審 判。 有 本 事 你 們把 我 弄 到 天 安 門 廣 場 公 審、 槍 斃 !”

曾 漢 周:“ 是 不 是 槍 斃 你, 法 庭 將 根 據 你 的 犯 罪 事 實 依 照 法 律 判 決。”

江 青:“ 你 不 要 裝 腔 作 勢 演 戲 了。 沒 有 我 這 個 道 具, 你 這 場 戲 就 演 不 成 呵 !你 要 有 膽量 就 把 你 的 後 台 導 演 請 出 來。 我 要 和 他 當 面 對 質。”

曾 漢 周:“ 我 警 告 你 !不 許 你 謾 罵 法 律……”

江 青:“ 我 無 法 無 天, 我 不 怕 你 呀 !劉 少 奇、 林 彪 我 都 沒 怕 過, 我 能 怕 你 嗎 ?”

曾 漢 周:“ 法 庭 調 查 了 大 量 事 實, 給 了 你 充 分 的 辯 護 時 間, 你 反 而 利 用 法 庭 進 行 反革 命 宣 傳。……”

江 青:“ 你 才 是 反 革 命 哪 !……”

曾 漢 周:“ 你 侮 辱 法 庭, 這 就 構 成 了 新 的 犯 罪……”

江 青:“ 大 不 了 殺 頭。 我 是 孫 悟 空, 我 能 變 幾 個 腦 袋, 你 多 砍 幾 個, 我 多 長 几 個……”

曾 漢 周 (按 鈴 警 告 ):“ 你 再 擾 亂 法 庭, 就 取 消 你 的 辯 護 權 利。”

江 青:“ 對 不 起, 我 可 以 方 便 一 下 嗎 ?”
曾 漢 周:“ 帶 被 告 人 退 庭 方 便。”

江 青 (站 起 身 ):“ 算 了, 我 不 去 了, 我 要 念 一 念《 我 的 一 點 看 法》, 你 不 反 對 吧 ?”

曾 漢 周:“ 你 可 以 念。”

江 青 讀 畢, 接 著 說 道:“ 要 為 真 理 鬥 爭, 我 的 聲 明 如 下: 你 們 藉 助 國 家 名 義, 拼 湊 了 一 個 什 麼 特 別 法 庭,給 我 羅 織 了 一 大 堆 罪 名, 這 些 罪 名 一 條 也 不 能 成 立。 我 過 去 的 一 切 都 是 根 據 中 央 的指 示 做 的, 我 在 工 作 中 有 錯 誤, 有 偏 差, 但 絕 不 是 犯 罪。……

“ 古 代 有‘ 項 莊 舞 劍, 意 在 沛 公’, 你 們 搞 的 就 是 這 個 伎 倆。

“ 現 在 你 們 逮 捕 我、 審 判 我, 就 是 要 醜 化 毛 澤 東 主 席, 就 是 要 把 文 化 大 革 命 中 的 紅衛 兵 和 紅 小 兵 壓 得 抬 不 起 頭 來, 就 是 要 為 劉 少 奇 翻 案。

“ 關 於 這 個 問 題 (劉 少 奇 一 案 ), 我 的 意 見 已 經 說 過 多 次 了, 你 們 愛 怎 麼 (定 )罪 就 怎 麼定 (罪 )吧, 這 個 我 也 沒 什 麼。 你 們 現 在 翻 劉 少 奇 的 案, 翻 彭 真 的 案, 都 是 反 對 周 總理, 反 對 康 老, 都 是 反 對 毛 主 席, 反 對 文 化 大 革 命。 全 國 人 民 能 答 應 你 們 嗎 ?……

“ 我 現 在 還 有 一 個 問 題, 就 是 要 向 毛 主 席 負 責。 現 在 整 的 是 毛 主 席。 我 的 家 鄉 有 句老 百 姓 的 話:‘ 打 狗 看 主 面’, 就 是 說 打 狗 呵, 還 要 看 主 人 的 面 子。 現 在 就 是 打 主人。 我 就 是 毛 主 席 的 一 條 狗。 為 了 毛 主 席, 我 不 怕 你 們 打。 在 毛 主 席 的 政 治 棋 盤上, 雖 然 我 不 過 是 一 個 卒 子, 不 過, 我 是 一 個 過 了 河 的 卒 子。

“ 我 認 為 我 是‘ 造 反 有 理’,‘ 革 命 無 罪’。

“ 過 去 我 經 常 說: 革 命 要 有‘ 五 不 怕’: 一 不 怕 殺 頭 ;二 不 怕 坐 牢 ;三 不 怕 撤 銷 黨 內 外 一切 職 務 ;四 不 怕 開 除 黨 籍 ;五 不 怕 老 婆 離 婚。 這 第 五 條 對 於 我 不 成 問 題 了, 二、 三、四 條 已 經 三 年 多 了, 我 經 受 了, 第 一 條 殺 頭, 我 久 候 了 !……”

江 青 的“ 看 法” 何 止“ 一 點”。 她 在 法 庭 上 滔 滔 不 絕, 作 此 生 此 世 最 後 一 次 公 開 演 講:

“ 我 是 執 行 捍 衛 毛 主 席 的 無 產 階 級 革 命 路 線 的。”

“ 我 現 在 是 為 捍 衛 無 產 階 級 文 化 大 革 命 盡 我 的 所 能。”

江 青 質 問 法 庭:“ 怎 麼 能 把 謀 害 人 的 和 被 謀 害 的 搞 在 一 起 ?說 以 江 青 為 首 的 搞 這 個 陰 謀 活 動 ?”

“ 你 們 承 認 不 承 認 九 大 和 十 大 ?如 果 不 承 認, 就 是 離 開 重 大 歷 史 背 景, 隱 瞞 重 大 歷 史事 件 !”

江青的最后表演很有个性,当时同时受审判的林江集团成员自不用说,之前之后被打倒的高管都是狗屎样。就这一点要给她一个赞,至少轰轰烈烈活过一会,站着生站着死,再不能说我党“竟无一人是男儿”,虽然江青不是男身,更胜男儿!

而孙政才之流,配得上共产党员这个庄严的称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