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攀龙附凤的庄则栋

公鲨
楼主 (文学城)

彭小明:攀龙附凤的庄则栋

发表于 2021 年 03 月 14 日 由 舟巷

2021年春季,又有人写文章议论文革四人帮附庸庄则栋(1940-2013)。叹息此人不懂政治,却介入了政治。两年为官,多年受累。这种说法说到了庄则栋无辜和可怜的一面,却没有看到庄则栋自己不懂政治,却偏爱攀龙附凤的另一面。他被政治巨头看中,确实是身不由己,可是他迎合江青,间接地逢君之恶,却有他得自觉的成分。在名古屋巧遇美国运动员科恩,他真诚地与之搭讪,还送给人家一帧西湖绣品,表达了中国人的人之常情。是人性的表现。1971年4月正是文革时期,那时的外事纪律是非常严厉的,而且非常无理而矫情。经过文革几年的折腾,经济凋敝,经济生活匮乏,文化生活枯寂,领导上非常不愿意让中国同胞跟外国人接触,更不希望在交谈中透露出生活水平的差距。万一不得不发生交流,又要求只准说好不准说坏,如果说得不“到位”,就是严重违纪,就要兴师问罪 。中国当时的情形跟今天的朝鲜当局对付外国游客的态度非常相似。庄则栋天真的举动曾令体育代表队的领导吓了一跳,甚至准备回去挨批。可是出乎意料,庄则栋的无计划对外搭讪不仅没有受处分,反而还得到了领导的表扬。嗣后竟还出现了宣传部门所谓的乒乓外交传奇。说什么美乒队来华访问,党和政府得以借此向美国领导人传递了友好信息,进一步促成了基辛格访华和签署中美联合公报。庄则栋也因此出了点小名。平心而论,至此他都是靠自己的技艺和性格赢得声誉,并无钻营取巧。所谓做官大约是从1973年开始的。江青看中了庄则栋,要提拔他做四人帮的班底。庄则栋缺乏社会经验,但他心里并非没有打过算盘。他说: “主席的夫人,那是最稳的。”他把江青看作铁定的靠山。怀有这样的投机心态,这种机会主义的小人早晚是要栽进泥坑的。他听从四人帮的指挥,充当体育界整人的打手,得罪了一大批干部群众。在北京卫戍区关押四年,然后重回乒乓球坛担任教练。

常言道,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一次吃了大亏,应该汲取教训了吧?没有。庄则栋重新露面,建立青少年乒乓培训中心,娶了日本太太,还不忘攀龙附凤。江青已是死刑犯,后来自杀身亡。这回他攀上了江青所说的“主席的陪睡丫头张玉凤”。张玉凤告诉他,当时毛泽东说得原话。“这个庄则栋不但球打得好,还会办外交。此人有点政治头脑”。而且还添加了一点感情色彩,说是先喊了一声“庄爷爷”(或爹爹)云云。(从民俗和传统文化的角度来分析,中国人非亲非敬一般绝不轻易指称男性对方为长辈。这种说法是真是假,只有张自己知道了)。办外交?有政治头脑?都是毫无根据的玩笑话。庄则栋的官场举止和嗣后遭遇,刚好说明他不懂外交,毫无政治头脑。追随攀附江青,落下的昭彰恶名,三种人,整人打手,乃至“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江青打电话”(即青年面首)的传言,实在是太难听,太污浊了。稍有一点理智的人,都会想到,再也不要跟这些政治放射性沾染物发生接触。中南海内帏中毛泽东的私生活是全国朝野都心照不宣的丑闻。庄则栋的复出基本都是依靠自己的技能和勤奋,并不需要毛家裙带的帮扶嘛!根据《微博》2016.2.27韩凯的报道,庄则栋跟张玉凤以及毛家亲属走得很近。凡是毛家后人和庄则栋各有什么纪念活动,双方都邀请对方作为嘉宾参与。这样的固定参与,不是偶然的意外碰头。庄则栋频频跟张玉凤以及毛家后裔握手,生怕世人忘记了他庄某曾经是江青手下的肮脏角色。换了别人,只怕是巴不得离得越远越好,免得再惹一身骚。连主动撇清也不懂的人,只好枉与他人作笑谈了。

无独有偶,看到庄则栋继续跟毛家人亲近,令人联想到毛泽东和江青唯一的女儿李讷。她是毛江夫妇的掌上明珠,跟庄则栋竟是同年同月(1940年8月)出生。李讷也是一名整人害人的打手,血债累累,罪恶滔天。她在文革中依仗毛江四人帮的权力,进驻《解放军报》编辑部,组织造反团队,化名肖力,出任《解放军报》总编组组长。她疯狂迫害干部战士,打倒前总编负责人胡痴和继任人赵易亚,逼死逼疯多人,有的开除军籍,有的劳改监禁……可是由于她是毛江的女儿,共产党的红色公主,竟然称病赋闲,躲过了打击三种人的运动和追究刑事责任。不比不知,一比一惊。庄、李年龄相同,经历相似,都在北京上学;李讷是北大历史系毕业生,没有突出工作贡献,进驻报社时已满26岁,中共党籍已转正;庄则栋是国际大赛三连冠冠军,为国家立过大功。文革中有错误,毕竟没有重大命案罪行。结果庄则栋在四人帮倒台后,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有形的处分为隔离审查四年,无法洗脱的污名则如影随形,纠缠背锅四十年,竟还株连到下一代(儿子庄飙因父亲的问题,未能录取音乐学院)。而双手沾满鲜血的李讷却逍遥法外,安享馀年。本是同庚(同年同月)生,处罚何轩轾(差别如此)?更加令人唏嘘的是,庄则栋去世之后,遗体告别仪式上,许多体育界的故旧都没有到场,原来是国家体育总局内部通知,所有体制内的干部都不允许出席。晚年仍然攀爬勾搭权力边际的庄则栋地下有知,是不是会有悔意呢?

庄则栋的一生已经走完,盖棺论定可矣。据说当时他的前妻宋慧荞(原文如此 应是鲍慧乔)及其家人也曾提醒过他,整人的勾当不宜参与。可是他觉得有“主席的夫人”做靠山,有恃无恐。有人留下议论(已故作家叶永烈)说庄则栋出身名门(哈同义婿之子),读了不少书,素养很高。从他的处事中看似未必。一个误入歧途又不忘攀龙附凤的人,人民犯不着再去同情他,怜悯他,任凭他自轻自贱。

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历史情况需要加以说明。所谓乒乓外交,完全是一次国际新闻炒作。

中美关系的接近是两国自身利益的迫切需要。美国深陷越南战争,希望能找到对越南战争谈判发生另类影响力的国家,中国就是这个对象。中苏两国的意识形态斗争发展到珍宝岛武装冲突,说明共产主义阵营内部的分裂已经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正是美国从中获利的时机。所以尼克松在1968年参加竞选的时候,就已经向新闻界表示:“我死亡之前的唯一心愿就是去中国访问,如果自己不能实现,也要让子女实现”云云。中国长期实行一边倒,倒向苏联的政策,在中苏爆发边境战争之后,国际上空前孤立,有的人开玩笑自嘲说,全世界只剩下一帮子小朋友、女朋友和穷朋友,即小国如阿尔巴尼亚,妇女组织国际妇女联合会和多个国家的妇联代表团以及亚非拉最穷的那些国家。中国也开始希望拓展外交领域。从历史记载看,1969年7月,尼克松默认参议院议员曼斯菲尔德给周恩来写信,要求访问中国;美国还放宽了对旅游者购买中国货品限制,放宽了对公民访华的限制;12月间美国把第七舰队的台海巡逻改为不定期巡逻,美国大使还紧追中国驻华沙外交官,找机会说话。毛泽东和周恩来掌握这些信息之后,则利用巴基斯坦、法国和罗马尼亚总统稍带口信,表达接近的意向。双方眉来眼去的结果,到1971年一月,接纳基辛格,并邀请尼克松访问中国,已经基本确定。(参看《尼克松回忆录》和《周恩来外交大事记》中的日程记载)。名古屋中国队巧遇美国队科恩,发生在1971年4月。毛泽东忽然批准美国乒球队访华,只是想安排已经确定的戏码在大幕开启之前,让开场锣鼓打得更热闹更花哨一点而已。什么乒乓外交,小球推动了大球,都是国内外新闻的炒作。国际关系跟乒乓运动员的交往没有逻辑联系。影响深远的大国博弈不可能交付给任何毫无外交知识的运动员去搭讪。美乒队访华关键是看中方是否放行,根本扯不上跟尼克松的关系。美国体育球队的访问,根本不需要总统过问,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美国政府在1969年已取消了对华旅游的限制。所谓的乒乓外交似乎真的带来了一阵中国与外国的体育交往和其它友好交往。那也是因为中国对外长期闭关自守,文革时期更加疯狂自闭,从国外来看,更觉得神秘诡谲。一旦可以交往,各国人民都很神往。

庄则栋等人以为自己当了一回外交事件的主角,那也是自我感觉良好而已。实际上在世界外交史上根本没有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