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我分租房间的故事

守月
楼主 (文学城)

那得是十五年以前的事了。我是在报纸上看到的出租一间房的招租广告。那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安静住宅区,百年大树成行,林荫蔽日,每栋独立屋仿佛都透着岁月沉淀后的端庄与安详。开车到门前时我已喜欢上该区,心中希望房间不差房东人好且愿意接受我这个房客。

那是一栋BI-Level独立屋,楼上卧室,中间是厅厨,底层有个一两百平尺的客厅和一个洗手间,卧房足足有四五百平尺,新油漆过,地毯是新的。广告里简单的“一间房”,其实是指全部底层。

几分钟的交谈后,房东便把房租给了我,他说他有工作不差钱,只是不想把房子空着,并且说,他不轻易把房租给人,但一看便知道我是好租客。那时我自然不懂房东心理,只觉得他说我“礼貌,诚实,安静”这些字眼是礼节性的表达友好。放现在,自己做了这么些年的房东后,我得说,他确实如他所说很懂得看人,我这样的房客也确实应该算是房东心目中的好人选。

房东C是位八十岁的硬朗老人,依然时不时出去工作,他没谈过他的工作我也没问过,他的卡车上漆着广告,是修理维护游泳池。

当时我身无长物,搬家时朋友送了个旧床,添置的几件家俱也是从沃尔玛买的廉价物品,需要自行安装。C用卡车帮我拉回来,搬进房还帮我安装好。记得那个电脑桌又大又笨重,我很想一起抬但力气小,C说他一个人就行。他搬那一大纸盒电脑桌下楼吃力的身影,我至今记忆犹新。

搬入时C已经腾空了厨房的几个柜子说供我使用,后院的游泳池也供使用。我大约每月做饭三四次,自己有YMCA会员卡也从未使用过房东的游泳池。在家时我只会待在房间里看书上网,上到二楼使用厨房也尽量不弄出声响,每次用完都清洁干净。洗衣房在底层,记忆中C只用过很少几次,想来应该是他会尽量选在我不在家时下楼来洗衣服。当时我没有电视,二楼客厅里有,即使C不在家的日子我也从未使用过,C和N多次告诉我欢迎使用客厅和看电视。

要说唯一不方便的是房子有双车库,但我没有使用权,冬日的大清早得冒着刺骨寒风出门热车,下雪时,更得清除车上的雪。那车库是C留给他女朋友N使用的,N是位七八十岁优雅美丽的老太太,每周来一两次,C也会每周去N家里一两次。

唯一的一次尴尬是我烧红烧肉,放了八角,C问那是什么…气味…嗯…它很奇怪。我忽然意识到八角确实味道重,对白人来说可能是咖喱之于中国人。我立刻表示了歉意。以后只放酱油,C说酱油味很香。

后来,我搬出那天,C不在家,他告诉过我搬出后只需把钥匙留在信箱里。虽然搬家前我已尽量把该扔的扔了,搬完后又多出两大垃圾袋的垃圾,我留了封感谢信,并请C在垃圾日替我把垃圾拿出去。我留下了二十块钱。哦,忘了说,房租是500/月,我只需支付自己申请的网络费,老人家不会电脑不上网。

之后再无联系,因C没有收过我的押金。

不知C和N今日是否依然安好,愿好人一生安康!我的无尽感激将会长留在心......

东施爱美
幸运。
j
julie116
君子谦谦的时代可能将要完结了:)
东施爱美
然后你要展开一下到底是选谁当总统?lol
r
rapidestate
不错的经历。我从未没分租过。
j
julie116
死胡同到墙角只能投降或跳墙:)
n
nanbudao
想起我租一间房的人和事,都是心怀感激的。同学分租的满屋蟑螂,我住过一个学期就跑了。
越王剑
那个年头美国社会比较和谐

那个时候去教堂的人多。人没那么大火气。自911后就每况愈下。大家都跟斗鸡似的。呵呵

S
Shanghaigirl98
我们当时在 NJ 时也是住人家房子出租的那种, 三层,第一层车库;第二层主人;第三层有两卧室,

超大的Living room, 就这样,房主人还各出租一间卧室。好在同住的也是中国小夫妻PhD. 

东施爱美
主要是18年就长大一批小黑小墨娃。今年正好可以选举了。lol
东施爱美
房主是老美?
d
daloon
早年来到美国的中国人都有美好的故事,看看现在这些已经是遥远过去。
东施爱美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
s
sweetptt
旁边班的女孩从窗外走过
h
haomahaoma
坐在窗边的男生吹了声口哨
R
Redcheetah
谁把你的头发盘起;谁给你做了嫁衣。
东施爱美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notice, 谁把你告上法庭。。
R
Redcheetah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和你法庭上见:)
新手地主刚上路
谢谢分享美好回忆
柠檬椰子汁
只看三个电视台两份报纸,当然很和谐。
k
karenkn
想起我刚来时第一个房东上海小夫妻,也很nice的
那边风景独好
我分租过,房东台湾人,不许用热水洗碗,一周只准做三次饭,暖气只有60度。一年租约到期赶紧搬走了!

房东人不错的,只要不涉及钱,生活上给我不少帮助,就是经济状况不好,自然小气计较些。楼主运气好,遇到不差钱的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