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尴尬细节,不知道编剧是不是故意的。稍微黑一下

木木架子
楼主 (文学城)

一刷山河令,开头的时候,感觉并没有很好。

有好多细节可能是编剧想制造氛围,不知道咋搞的凹过头了,莫名劝退。

有些名字取的,还有匾额诗词,都觉得潦草牵强。编剧还有些英文习惯,转成中文之后,像是容炫被伏诛什么的,古文加被动语态,太出戏了。

周子舒这个名字太苏,阿絮有点女性化,温客行也不太正式。赵敬号称三白大侠,然后温客行还说太湖三白天下鲜,这是打渔的大侠吗?

用天窗给暗杀情报机关命名,太秀气。后面有解释说,周子舒想要暗夜透下天光。但是晋王却说天窗通冥世。俩人经营天窗的vision都不一致,怎么做的co-founders?晋王周子舒创意无限,搞设计一流,天窗的监狱还真开了天窗,室内还下雪。对比之下,赵敬蝎王那边连屏风样式都没啥新意。

天窗的匾额是归云阁,押了编剧喜欢的归系列。周子舒虽然是晋州人,心系四季山庄,在晋州没有家的感觉。字面上看是晋王想让他归顺的意思?但是归云这首诗,主题是说酒徒萧索,狎兴生疏,是中老年人了无意趣的意思。难道是在暗示周晋俩人感情是在凑合,快搞不下去了?更搞笑的是周子舒住在重明苑,是期盼二婚的意思?算了,是我过度解读了吧。

温客行刚出场的一句台词,佛且不渡有缘人,让人不知所云。想说他不是佛?到底渡还是不渡?他明明想渡周子舒,而且明明别人都说佛才渡有缘人。

后面温客行又说,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前面还客客气气,突然就轻浮开撩。当然跟后面君心似我心比起来,也还好。

总之开篇这个氛围,铺垫得有点尬,硬拉人入戏。但是二刷把各种感情带入,就感觉好了。知道鬼谷无论干点大事小事,都必有一番造作,工作习惯,进入状态,就不尬了。何况之后有周子舒大耳光抽着,温客行的表达方式也要么直接,要么不说,不敢搞浪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