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在发而为簪 绾玄鬓于颓肩:岭之温周发饰解析 (转)

旋归
楼主 (文学城)

来自谷雨-豆瓣山河令组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25592411/

随着《山河令》演唱会落下帷幕,《山河令》也和这个独一无二的山温水软的春天一起,渐行渐远了。我曾经做过白日梦:如果一个人,在一个落英缤纷的三月来到江南,又恰好逢着一个有意境的对手,那情景,想象起来都是风姿万种。没想到,这个白日梦,在这个春天,在一部叫做《山河令》的戏里与戏外,有人真的把它变成了现实。于我而言,足矣。《山河令》让太多太多人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归根结底,在于它说出了我们每个人灵魂深处的孤独,以及对温暖、光明的渴望。现实不是武侠世界,但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具有周子舒、温客行的同版孤独感:身处名利场,千万人狂欢,千万人带着面具表演,热闹反而更加凸显内心深处的孤单;为了生活奔波,虽然会有家人、朋友嘘寒问暖,但是内心总是觉得没有被完全懂得。直抵灵魂深处的照亮与温暖,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或许我们还没有遇见,但是,何其有幸,在《山河令》里,我们见证了这种遇见。对于这样一部可以动我心于深井荒漠的作品,我觉得应该要写一点什么,作为对这段美好体验的见证。剧情、人物、服饰、匾额,这些领域已经被太多太多大佬所解析,很多观点让人醍醐灌顶,我已写不出新意。所以就选择了“发饰”这一相对小众的主题,撷取其中一些名场面进行解析,只是不知,还会否有人喜欢看。另外,本文纯属个人观点,如有过度解读,纯属娱乐;如与他人雷同,纯属巧合;如有谬误不足,恳请指正和补充。

一、温周发型简析

老温的发型风格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高髻,也就是发髻向上耸起;一种是垂髻,也就是发髻向下贴于脑后。高髻的出现场合是在小甄衍、取老谷主命而代之、湘宁大婚、叶白衣传授六合神功;其他场合均是垂髻。而阿絮的发型,无论是马尾髻还是全束髻,均是高髻。

中国古典审美,讲求气韵、神韵。高髻,是自下向上的,给人一种支撑、支柱感;垂髻,则是自上而下的,给人一种坠落、孤寂、柔和感。

纵观老温在束高髻的时候,会有一些人在用一种信念支撑自己走下去:小甄衍,他的父母坚持一个义字到底不惜打上全家性命;灭老谷主,入鬼谷后的温客行为了报仇千方百计让自己活下去;湘宁大婚,大婚前是因为对未来的美好生活有了期待,大婚时则是不惜一切代价为湘宁报仇;被叶传六合神功,一定要救他的阿絮。而其他时候他都是束的垂髻,早期代表一种与世共毁、玉石俱焚的自我放弃,前期代表阿絮之光照出了他的脆弱,中后期代表阿絮已经逐渐融化他内心的坚冰,末期代表他还是选择自毁来救阿絮,彩蛋部分代表他放下一切再无执念。

而阿絮,从“天地为尊、亲师为大”的小周圣人,到苦苦支撑四季山庄的少年周庄主,到“愿以一己之力,为这冥世泄下一缕天光”的天窗周首领,到救成岭于危难的周叔、师父,到一点一点润物无声从灵魂的根本上救赎老温的阿絮,到被晋王讽刺的“周菩萨”,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伤晋王、封武库,直到永居雪山的周神仙,“善”始终是他的坚持的东西,他要渡人、渡天下,后来也渡自己,就像他自己说的,须知在正邪之上还有善恶。

因此可以看出,老温的垂髻,揭示了他人性中掩藏在疯子表象之下的脆弱、柔软;阿絮的高髻,则展示了他温柔表象下强大的内心世界。

另外从观感上来看。一是可以修饰脸型:垂髻藏在脑后,不仅可以突出老温华丽的眉眼,还可以让他本来就修长的脸型显得更加柔和精致,可以对比老温怒杀莫怀阳时的高髻,可以感觉到垂髻的老温颜值是更胜一筹的;阿絮的脸型特点是小巧精致、方正端庄,脸小虽然精致,但是在厚厚的古装服饰下,全身镜头时小脸不容易吸引观众的注意力,高髻可以提振人的精气神,让观众更容易聚焦在阿絮的表情,而且还可以中和方正脸的正气感,从而贴合他天涯浪客的飘逸气质。二是提升俩人合体时的美感。俩人站在一起时,老温的垂髻和阿絮的高髻可以从视觉上缩短身高差,在镜头语言的应用中,更加能够增加二人cp感。

二、温周发饰简析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来说俩人的发饰。

在谈具体的发饰之前,先概括的介绍一下二人发饰的总体风格。老温的发饰,无论是发簪还是发冠,造型都非常简约,而且通体只用一种材质(素银、白玉、黄金),给人一种纯粹感,这和老温心底始终住着的那个天真小甄衍是贴合起来的,无论老温多么疯、多么执拗,他性格底色上始终都是天真无邪。阿絮的发饰则以发冠为主,只有最后佩戴过发簪,他的发冠在造型上就比较复杂多变一些,所用材质也是涵盖颇丰,如玉石、金属、皮革、丝绳等,但在总体视觉上又是柔和的、不抢眼的,这与他作为天窗首领养成的深沉而不形于色的心思、缜密复杂的逻辑思维是贴合的,脸上波澜不惊,心里风起云涌。另外就是从服饰搭配上,老温的衣服华丽明艳,简单的发饰才不会让人觉得油腻;阿絮的衣服淡雅安静,暗藏锦绣的发冠才不会让人觉得乏味。

对于具体的发饰,我只是选取了一些比较知名的场面,还有一些出镜少的发饰就没有再做解析,还请大家谅解。

1.纤云白玉簪

 

首先要解析的当然是全剧的灵魂发饰——纤云白玉簪。这支簪子出镜率不高,但凡出现,一定是在江湖纷争急转危难之际,一定伴随着流血或牺牲:第1次出现在小甄衍头上,圣手夫妇为义牺牲,小甄衍沦落鬼谷;第2次出现在取老鬼主而代之时温客行的头上,他解决了父母之死的直接仇人,从受人欺凌转变为全面掌控鬼谷;第3次出现在四季山庄一家三口过新年时,韩英牺牲,阿絮被抓,山庄被毁,老温走火入魔;第4次出现在老温营救阿絮,并将之赠予阿絮,随后老温单刀赴会假死之局,老温归来,阿絮将死;第5次出现在湘宁大婚前后,湘宁惨死、老温伤重;第6次出现在武库,雪崩之下无人生还,温周永伴雪山。为什么会以云朵造型的簪子作为武库钥匙呢?

1-1.彩云散,琉璃碎。在第一遍刷剧的时候,我想,这句歌谣也许只是单纯的套用白居易的诗句“大多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以彩云易散来比喻武库到头不过是一场空,而且可以与“琉璃碎”形成工整的对仗,让这首歌谣在调性上与全剧古典唯美的意境更加吻合。再刷的时候,发现,并不只是这样。这句歌谣是老温编的,美好而又易失去的东西有很多,他为何偏偏选了云朵,因为他在暗示武库钥匙谁也别想最终得到。结合后面一句“青崖山鬼谁与悲”,老温曾对阿絮说这句是在说容炫,实际上,他编这句歌谣的本意是在说自己。武库钥匙会被毁掉(彩云散),琉璃甲只不是是为乐让江湖正道狗咬狗(琉璃碎),为了烧毁这浊世,我愿永沦地域与世共焚(青崖山鬼谁与悲)。原来,第一集就告诉我们了钥匙在哪呀。

1-2.执子之手,坐看云舒。这句话,老温是在四季山庄与阿絮对酒夜谈时说的,还说了两遍。唉,你品,你细品,云,舒,这朵云是注定要与周子舒发生关联的,莫非是三生石上旧精魂?值得一提的是,老温在赴假死局前将这支簪子赠与了阿絮,他是因为假死局福祸难料才临时起意赠簪的,还是他早就考虑好了要在某个时机将簪子交给阿絮?就我个人而言,我倾向于后者。那么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的呢?我想,就是在到了四季山庄之后。四季山庄先是有阿絮推心置腹的雨夜长谈,又有做饭烧菜夫唱夫随(bushi)的安稳幸福,老温对这种平凡的幸福生活动心了,动真心了,陷进去了,所以他在调整他的复仇计划,那么这支簪子就会在考虑范围内,也许那个时候他就决定以后要将簪子赠与阿絮。只不过,阿絮被抓,蝎王乘虚而入,打乱了他原有的调整方案,只能另做打算。

1-3.突出主题。阿絮说,所谓江湖,不过是贪嗔痴。老温说,人生在世如梦幻泡影。“没有什么是比活生生的人更重要的”“没有什么是比眼前人就是心上人更重要的”。纵观山河令整个故事走向,结局令人深思:江湖各派纷纷争夺武库,都想要练成六合神功,但是,最后练成此功的却是温周两个除了想要对方什么都不想要的人;江湖人士希望通过练成六合神功称霸江湖、长生不老,但实际上,叶白衣证明,就算练成了神功也不可能称霸,因为不能踏入人境,只能永居雪山,就算长生不老,没有爱人陪伴也生不如死;晋王苦苦追求的江山永固的秘密,不过是中原百姓每天都在进行的田间劳作。而这支武库钥匙,最终戴在阿絮这个对武库完全不感兴趣甚至要封存武库的人的头上,这是对整个江湖本质最大的嘲讽,就与主题相辅相成了。“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们是不是也该反思,对眼前人是否足够珍惜。毕竟,除了眼前人,其他一切不过是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2.灵芝素银簪 & 乞丐脏脏髻

 

2-1.灵芝素银簪

这是老温踏入江湖时用的第一件发饰,通体素银,灵芝纹样,高贵而不招摇,散发着柔柔的月色光辉,与他身上的月白飞肩束腰外袍、手中的洁白折扇互为呼应……啧啧,端的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注意他出场时饮酒所在的“倾玉楼”了没,便是以世人赞嵇康美貌如“玉山之将倾”的典故,来暗指老温之绝色。那个在月洞窗眼波流转、薄扇轻摇的翩翩佳公子,怕是很多人的惊艳入坑第一帧吧。扯远了,说回簪子,这支簪子只出现过一次,就是前三集。

(1)暗喻老温身世。灵芝,也叫神芝,是一味名贵药材。灵芝就像蘑菇一样,本质是菌类,因此生于朽木之上,通体也是枯萎之色,并不像植物那样很新鲜、很绿色、富有生机和活力。因此,灵芝不仅暗合老温是神医谷后人的身份,还暗合老温在鬼谷这人间炼狱摸爬滚打的生命历程,也说明老温这么多年至踏入江湖时都是没有生活下去的热情的,他的心是灵芝一样枯萎的,他活着就只为复仇这一件事。

(2)暗喻老温目的。灵芝在古代被视作可以几乎可以起死回生的上等佳药。老温出谷入江湖,是把自己当作一位药,为了救治这个江湖的恶疾,把自己粉身碎骨煎熬牺牲也在所不惜。

(3)暗喻阿絮作用。老温是一个只为复仇的恶鬼,从灵魂的角度,那何尝不是一种病入膏肓呢?他自己大概也没想到,一入江湖,便碰到了可以医治自己的神药,那是他的光——阿絮。

2-2.乞丐脏脏髻

虽说乞丐不配有发饰,阿絮这个发型没什么特殊之处。但是,我还是想说一说。我记得有位山人分析(不记得是谁了,抱歉啊),两个人虽然从生命意志上看都是从不想活到想活,但两个人被救赎的过程却是反过来的,老温是逐渐放下,阿絮是逐渐拾起。因此,我认为发型设计也是符合这个走向的:老温的发型是从佩戴发饰到没有发饰的过程,阿絮则是反过来,大家可以对比一下彩蛋的发型发饰。这里先说一下阿絮这个脏脏髻。老子《道德经》中提到“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复归于无极”,是说万事万物从“无”开始,千变万化衍生万物,而万物最终又会回归到“无”这个终极中去。老温说“一入红尘,便生因果”,阿絮啊,你看你把发丝随便一缠一绕,什么发饰也不带,看似什么执念都没了,你可知,从此缠着你绕着你的那个老温,便是你所有的因果轮回。

3.佛焰素银冠&乞丐脏脏髻

 

3-1.佛焰素银冠

这顶发冠出现过两次,一次是老温企图和阿絮套近乎的前六集,一次是最后武库双修。同样是素银材质,纹样为佛焰。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搜索刊发在《中华遗产》杂志上一篇题为《火焰纹:永不熄灭的文明》的文章,里面配图中有敦煌莫高窟隋朝壁画“佛光永照”图、北魏青铜鎏金释迦牟尼坐像图,并对其中的火焰纹图案以及意义作了详细解说。

(1)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句话本是说地藏王菩萨的,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度众生苦难。剧中,老温用这句话来说自己,证明了他的心底深处的佛家慈悲性,暗合了他与浊世共焚的计划。所以,这个发冠代表了救人与自毁。最后在武库双修时,老温也是抱定了救阿絮不惜自毁的决心,所以这顶发冠又出现在了老温头上。一前一后,区别仅仅在于,是救无数人还是救一个人。

(2)火是不可靠近的。发冠的火焰纹尖锐向上,如熊熊燃烧,火是灼热的、危险的、不可靠近的,这里符合老温表面上的疯批性格。同时,说明他还未真的信任阿絮,他不确定阿絮是不是对的人,虽然一直在撩骚,但是主要为了试探阿絮的心性。因此,第六集卸妆湖+洗兔子名场面之后,;俩人的心都向对方迈出了一大步,这顶发冠就换掉了。

3-2. 乞丐脏脏髻(略。参见2-2)

4.空城素银冠&点金涟漪冠

这是在继佛焰素银冠之后出现的发冠,一共出现过三次,分别是第7-9集月色很美名场面前后、12集晒太阳名场面前后、33-34集老温假死归来名场面前后。

4-1空城素银冠

(1)孤城闭。这个含义在发冠出现的前两次表现比较明显。比较文艺的人常常喜欢以“城池”来比喻“内心”,例如很多人都熟悉的著名诗人郑愁予的诗歌《错误》:“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温周之恋的角色曲《无题》也有写:“满城倦柳无飞絮,心门紧密,归来无马蹄”。相对于上一个发冠尖锐的造型,这顶发冠变得平和许多,说明老温对阿絮开始从带有防备的了解转向不由自主的接纳,但老温的心依然是孤独的,冰冷的。先从老温的视角回顾一下这顶发冠前两次出现分别经历的事情。第一阶段:老温让阿湘跟着小曹混进岳阳派,却不告诉阿絮真正目的;阿絮追问他和五湖盟关系,他也敷衍过去;白天在悦樊楼欣赏安吉四贤“知音难觅”,晚上共赏“月色很美”,紧接着晚上被阿絮斥责“真疯”,然后就换上了凤头白玉簪打算去赔罪(凤头白玉簪放在下一部分细说),不难看出这个过程是老温对阿絮由不够全心相托到进一步卸下防备的过程,城门从紧闭开始打开,老温说当阿絮是知己。第二阶段,两人经历误会阿絮借收成岭为徒的机会将自己和盘托出给老温(此时阿絮是松石湖心冠,后面细说)后,两人晒太阳,随后这顶发冠就换掉了,这说明阿絮的推心置腹让老温确认阿絮就是自己认定的人,因此,他虽然没有坦白自己所有的秘密(更多的是因为怕被阿絮嫌弃),但是一颗比真金还真的真心都交给了阿絮。至此,心门全部打开,感情全面破防。

(2)空城。老温身为鬼谷谷主,乍一听很威武,所以后来鬼众干的坏事都算在他的头上。但实际上,他不过是一个空有其名的谷主,拥戴者最多只有阿湘和薄情司的弱女子们,三千鬼众时刻惦记取而代之。与他而言,始终不过是孑然一身的空城。

(3)防御。古代城池是用来御敌的,这个含义在老温假死归来问责赵敬时表达比较充分,那时他也不知自己能否成功,毕竟三个恶鬼在心思尚在摇摆的蝎王手中。他要以一己之力,面对整个江湖,扶正颠倒,厘清黑白,整个人是处在防御状态的。

(4)满城风絮。这层含义也许是我过度解读,宋代词人贺铸有首《青玉案》:“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推倒赵敬归来后,老温还不知阿絮拔了身上的钉子,他盼着大巫能医好阿絮。何时开始施术,几成胜算,自己该如何准备,,,此时他心心念念的就只有这一件事。他心里除了一个阿絮再无其他了。

4-2点金涟漪冠

阿絮的发冠造型都是低调内涵型的,不抢眼,但是别出心裁。因此,受我自己贫瘠的鉴赏能力所限,赏析会不够全面、细致、精准,请大家原谅,如果您有什么想法,可以留言,我们一起交流。

这顶发冠材质为黑色皮革和金色铆钉,皮革、铆钉都采用柔光质感,清透明亮而不喧哗张扬,非常契合阿絮的气质。皮革分成上下两条,扭成立体S型,以金色铆钉固定,中间留有缝隙。如同一口深邃幽静的古井泛起轻轻的涟漪。从发阿絮角度回顾一下这顶发冠经历的事情:阿絮追问老温和五湖盟的关系,在悦樊楼承认是知己,陪老温看“月色真美”,和老温晒太阳,阿絮对老温越来越关心,所以才会去问老温,所以才会陪伴老温。唐代诗人孟郊的诗歌《烈女操》中说“波澜誓不起,妾心古井水”,意思是古代的烈女心如古井毫无波澜。阿絮啊阿絮,你这口古井,却泛起了涟漪,你完了,你动心了你知道吗?

5.凤头白玉簪&松石湖心冠

 

这对发饰,出现在10-11集安吉四贤死后温周矛盾期间。二人因为价值观上出现摩擦,阿絮说老温“真疯”离开后,老温就换上了这支簪子拿着饭菜准备去哄哄阿絮,阿絮不告而别,再出现时阿絮换上了松石湖心冠。随后二人口角之争升级,各自去喝闷酒,营救成岭期间和好,阿絮将自己和盘托出、坦诚相待。凤头白玉簪,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发饰,先卖个关子,留到下一部分和阿絮的“玉扣清波冠”一起讲会更有意义,此处只说说阿絮的“松石湖心冠”。纵观全剧,从生无可恋到被救赎成功、想在四季山庄长久活下去,可以发现阿絮的发饰颜色,颜色越来越浅,质地越来越柔软,浅色和柔软代表光和温暖,表明阿絮逐渐被救赎,生的意志越来越强。这顶发冠比上一个发冠从颜色上多了一抹亮白色,配以松石,如湖心一轮圆月泛着柔和的波光,千江有水千江月,说明老温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但是他和老温的矛盾的根源,便在于对无辜之人的态度,他不愿老温像曾经的自己一样殃及无辜,这是阿絮最根本、要坚守住的“善恶”观念,就像他自己说的,“在正邪之上还有善恶”。因此那枚蓝色(有山人分析说蓝色是阿絮的生命底色)的松石,便代表了这种观念。

6.凤头白玉簪&玉扣清波冠

 

6-1.凤头白玉簪

这是全剧出镜率最高的一件发饰,没有之一。

同为白玉簪,如果说纤云簪代表了江湖的本质贪嗔痴,那么,这支凤头簪则代表了老温这个人。

(1)百鸟朝凤。凤鸟是一种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神鸟,被视为百鸟中最尊贵者,民间一直有“百鸟朝凤”之说,象征着无上的权利,后来也常与龙并用。我们温谷主那可是最爱牌面的人,身为三千鬼众之首,这象征身份地位的logo还是要有的。当然,这并非主要原因。

(2)凤凰涅槃。这个词语的意思就是“凤凰浴火燃烧,向死而生,在火中燃烧后得到重生、重现,并得以永生”。老温在鬼谷这人间炼狱浴火重生的20年,便是凤凰涅槃的生动释义。同时可以看到,老温初出鬼谷、方入江湖时,心也是在仇恨的炼狱中煎熬的,阿絮的救赎,最终让他的心也得以重生,这未尝不是另一层涅槃吧?

(3)凤求凰。我们现在常把凤、凰合起来说,因为凤凰最后是合体的。但,最初凤、凰其实是指一雄一雌。当年,名动千古的司马相如琴挑文君时,便是演奏的《凤求凰》一曲:“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从此拐走文君为他当垆卖酒。这支簪子出现的第一个场景是,阿絮指责老温“你是真疯”后,老温回来后次日清晨拿着好粥好饭准备去哄阿絮时。这说明老温已经真的对阿絮动了深情了,他想要留住阿絮,他不想失去阿絮,所以这支簪子此时出现了。这支簪子见证了很多很多温周之间平淡的幸福、忧伤的甜蜜,例如雨夜摔箫感叹想留的人来不及,例如龙渊阁阿絮抱着他的甄家弟弟,例如四季山庄雨夜对谈,例如冬至夜同生共死对战叶白衣……尤其是雨夜对谈之前,睡眠中阿絮没有戴发饰,老温却是戴着的,老温,是真的想要求一个阿絮在身旁,也求一个自己可以留在阿絮身旁,一刻都不敢放松这种苦求。

(4)凤凰于飞。《诗经·大雅·卷阿》:“凤凰于飞,翙翙其羽”,是说凤、凰相偕而飞,比喻夫妻恩爱,也常常来用于祝福别人婚姻美满。温周之恋的故事人尽皆知,我就不再赘述了。

(5)丹凤朝阳。同样也是出自《诗经·大雅·卷阿》,原诗是说凤凰在高岗华鸣,高岗上茂盛的梧桐树迎着冉冉的朝阳,后来比喻贤才得逢明时。老温入江湖这一路,就是一个抓光之旅。相对上江湖上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老温才是一个真的“人”,他遇上了阿絮这道光,也算是得逢明时了吧。

6-2. 玉扣清波冠

这顶发冠比上一个颜色又浅了一个维度。这款阿絮佩戴的时间还是比较久的,一次是从二人因为易容打打闹闹到老温雨夜摔箫,一次是入龙渊阁到出龙渊阁后。

(1)平安。喜欢佩戴玉石首饰的人,或者喜欢把玩玉器的人,对于这顶发冠上那枚玉扣的造型都比较熟悉,这是玉器中的经典器型——平安扣,寓意就是平平安安。在经历了前面小摩擦、救成岭、晒太阳等等一系列事情之后,阿絮对老温也是动了深情了。爱一个人,就是想要和他在一起,长长久久的在一起。雨夜的老温肝肠寸断、伤心欲绝,阿絮是感受的到的。阿絮也想陪着老温,虽然明知自己去日无多,但是他真的动了要为了老温尽量活下去的心思了。后来到了龙渊阁,老温又是当肉垫、又是打头阵,两个人共战药人、共担悲痛,老温为阿絮做的,老温说“只愿君心似我心”,阿絮都是明白的,这个时候,他当初“浪迹天涯、随死即埋”的想法彻底瓦解,他开始想活下去,虽然嘴里说着是为了传承四季山庄,但是从后来他二人在四季山庄雨夜对谈中可以看出,他更多的是因为老温(和成岭),才想要活下去。因此,从龙渊阁出来,他就要带着自己的老温、徒弟,回四季山庄,打算长长久久的在那里生活下去。

(2)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顶发冠的主体部分是素银材质的环状,上面是荡荡漾漾的波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阿絮对老温动了深情,想要活下去,但是老温到底是谁、甄家弟弟怎么会姓温了呢、我能陪他多久、我该怎么样帮他、如果我不在了他该怎么办……诸多的问题,每一个都像是一把刀,时刻折磨着他的内心。

7.木枝素银簪&双丝千结冠

 

7-1. 木枝素银簪

这支簪子主要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出龙渊阁后、回山庄前的间隙,一家五口在“李宅”,一次是老温坠崖前后。

(1)山有木兮木有枝。“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当沈慎追问老温的身世,老温吐血后倒在阿絮怀里,对阿絮说“对不起”。花絮中,俊俊老师对张老师说:因为我的血弄脏了你的衣服,还有我觉得我配不上你。老温因为自己的鬼主身份,不明确阿絮是否会接受真实的自己,对阿絮的爱,他甚至是奢望的。

(2)枝节横生。这支簪子的造型是交错的枝节。枝节一词,本指植物的枝丫和分节,后来被广泛引申为有关但不重要的事情,或者琐碎的、纷乱的事情或情绪。例如成语:节外生枝、细枝末节、横生枝节等等。偶遇沈慎、“李宅”湖畔谷主掉马甲、假死局阿絮突降,这便是主干上意外生出的枝节。除此之外,纵横纷纭的枝节,也代表了老温纷乱如麻的心绪,无论是被沈慎追问时、自认为险些被阿絮察觉鬼谷马甲时,还是假死时阿絮突然,他的内心都是乱的,尤其是坠崖前见到阿絮,那肉眼可见慌乱的眼神,实在令人心痛。

(3)迷谷指路。《山海经》记载,有一种神树叫做迷谷,拿着他的树枝便可以找到出路。老温就是那个迷路的人,阿絮便是那为他指明方向的神树。

7-2. 双丝千结冠

这顶发冠只用丝绳编制,阿絮佩戴时间不算太久,但是那倾国倾城的歪头一笑,戴的便是这顶发冠。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这是宋代词人张先《千秋岁》里的一句,意思是说:只要天地不老,真情就不会断绝(意同《上邪》),多情的心就像那用双股绳子编制成的渔网,上面有千千万万个结(牢牢的把你我这两根线栓在一起)。

这顶发冠用柔软的丝绳制成,可以看出阿絮的心又被救赎了一层。丝绳为一蓝一灰,网织打结而成,如同温周两人相互环绕的真心。每一个结都是一个心事,老温和鬼谷到底是什么关系、他要做什么、我还能活多久、叶白衣能不能救我、我怎么才能趁着没死帮到老温、我不在了老温怎么办……这些小疙瘩始终在阿絮的心上搓过来搓过去。丝绳尾端软软的垂下来,如同流苏,那便是阿絮摇曳的深情。

张老师本人应该也是非常喜欢这顶发冠的,他在演唱会彩排期间,将这顶发冠作为手链,戴在了他的左手上。

8.凤头白玉簪&双缕同生冠

 

8-1. 凤头白玉簪(参见6-1)

8-2. 双缕同生冠

这顶发冠,是阿絮在四季山庄时戴的,见证了他和老温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依然是采用两股丝绳编制而成,依然是柔软静好的,不同之处在于,两股绳分别又拧成了两根索带,平行的缠绕在发冠主体上。戴着这顶发冠,他指挥老温做菜烧饭、指挥老温给成岭讲故事、抱着老温看红梅图、和老温等下对酒,这是何等的相亲相近的寻常幸福。戴着这顶发冠,他和老温同生共死对战叶白衣,拿着自己的命护犊子,不是,护老温。发冠上那平行的两根索带,“问世间情为何物”,是“直教生死相许”,是“一生一代一双人”。

9.纤云白玉簪&洒银星河冠

 

9-1. 纤云白玉簪(参见1)

9-2. 洒银星河冠

这顶发冠,阿絮仅戴过两天,除夕夜、大年初一。星星点点的银色点缀,宛如浩瀚的银河,趁得阿絮的脸格外的富有生机和活力。这真的是他过的最像样的一个年了。

和老温的“纤云簪”一起看过去,便是秦观那首《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对于这一家三口来说,这样其乐融融的过年气氛,美好的就像一场梦一样。

佳期如梦,是啊,灾难就要来了。

10.锁心素银簪&天窗通冥冠

 

10-1. 锁心素银簪

老温仅佩戴过一次,作为鬼谷谷主借罗府召开工作会议时。发簪为锁状心型,素银材质,纤细,清冷。

(1)锁执念。老温自以为抵制住了孟婆汤的功效,殊不知,孟婆汤还是将他最执念之事尘封了。

(2)枷锁。老温为复仇而活,为了复仇不惜毁掉自己,不相信世间还有信节高义。在鬼谷中,命虽然活下来了,心却始终沉沦在黑暗中,这是他给自己的心上的一层枷锁。枷锁的钥匙,在阿絮头上,老温的心的救赎,要阿絮来完成。

另外,我个人认为不是同心锁哈,同心锁一般是两个锁。

10-2. 天窗通冥冠

这是周子舒的制服标配。发冠通体黑色,造型如尖刀插向天空,前面有环状装饰如同天窗。正如周子舒所说:涓涓江汉流,天窗通冥世,愿以一人之力,为这黑暗的世道打开一扇天窗。只可惜啊,环形装饰部分依然还是黑色的设计,暗合了为求光明的周子舒最终还是沦为黑暗的工具。

11. 第34集:空城素银冠&点金沉墨冠

 

11-1. 空城素银冠(参见4-1)

11-2. 点金沉墨冠

阿絮这顶发冠出现过两次,一次是老温和叶白衣喝酒,一次是老温对战赵敬前后。

通体采用哑光黑,沉闷、沉默。金色的装饰,就好像长夜里将要熄灭的烛火,虽然试图照亮黑暗,但还是被暗黑吞噬。尤其是后面这次,阿絮拔了钉子为老温报仇,以及回家后喝酒、被老温搂着倾诉衷肠,这顶发冠配上灰色的外袍,显得阿絮一点生机都没有。哑光黑,那是他快死了。点金,那是他的担忧,他不在了老温自己可怎么办啊。

想起苏轼的那句诗: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12.缠枝兰叶冠&纤云白玉簪

 

12-1. 缠枝兰叶冠

这是湘宁大婚时老温的发冠。

(1)花中君子。老温第一次出场,身穿白袍,自称温大善人,那是装的。此时的老温,彻底做回了人,而且是真的君子。兰,花之君子者也。

(2)衰兰送客。“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这里,阿湘送走小曹,老温又送走阿湘,天愁地惨,日月同悲。这里,真的写不下了,太难受了,大家自由体会吧。

(3)被尘缘缠绕。缠枝纹在古代器物中很常见,表示连绵不绝,通常与一些吉祥的花草连用。每次看到这段剧情,总会想起老温的角色歌《盲》:越想预料,越是难料,被尘缘缠绕;那么残忍,那么的美好。被命运裹挟的老温,独自煎熬,上演静好。

12-2. 纤云白玉簪(参见1)

13.白发无尘髻&流水白玉簪

 

前面有提到过,俩人的救赎结果虽然都是生的意识从无到有,但救赎过程却是不同的,阿絮是逐渐拾起,老温则是逐渐放下。阿絮的发型是从没有发饰到佩戴发饰,老温则是反过来。

13-1. 白发无尘髻

同样是不戴发饰,老温此时的无尘髻与最初阿絮的乞丐髻不同,如同一缕拂尘,所有的纷扰都被捋顺,所有的尘埃都被清扫干净。“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扫,莫使惹尘埃”,依然还是心如菩萨,但是不再是那个与浊世共焚的地藏王了,而是与阿絮共同变成了神仙。

13-2. 流水白玉簪

阿絮的发型从湘宁大婚时就有了变化,把马尾全部绾起来了,这是一种拾起:晋王被伤制衡朝局、安顿好了老温成岭,他的遗憾都了了,所以,生命的意义被全部拾起。

在雪山上,阿絮佩戴了这支流水纹的白玉簪。流水在古代表示时光的流逝,例如,“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此处,表明了雪山上岁月更迭,与四季山庄“万古长青”的匾额遥相呼应。任岁月更迭,几度沧海桑田,阿絮和他的老温在雪山上,长生不老,琴瑟在御、岁月静好,人间风云变幻,他二人相亲相爱,如在桃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阿絮和老温,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万古如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