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感动你的那些点点滴滴

虔谦
楼主 (文学城)

说到《山河令》感人的地方,那些重头戏就会浮现在人们眼前,比如阿絮水下现真;身陷龙渊巢穴,温周吟诗明情(幸得君心似我心);温周大战叶白衣;客行假死,周絮坠崖;酒酣抱腰;六合神功,温周生命置换等等。而在那些琐碎的细节里,于无声处,《山河令》依然在人心的深海起惊雷。比如温周张团圆饭,阿絮是从自己的碗里将好东西夹给温客行,显示了一家人的亲密无间。阿絮磨草制药,客行淘气捣乱,阿絮威胁“别以为你想什么我不知道。你要是再敢瞒着我擅作主张,大师兄大耳光抽你!”而后来温客行瞒了阿絮最致命的一次,阿絮回报的不是耳光,而是一滴珍珠般的泪和一个无悔的承诺。

又如阿絮被天窗的人抓走,在囚车里和四季山庄告别的那一幕。四季山庄是一个美丽、温馨、令人遐想的名字。这是周子舒的师傅秦怀章生活并创建武术门派的地方,是周子舒成长的地方,是他和八十一位手足情深的师兄弟们一起生活过的家。被抓之前,周子舒和温客行及徒弟张成岭刚刚在这里享受了几天的天伦之乐……四季山庄代表着家、情义和成长的那些珍贵记忆。这一次的告别后,周子舒再也没有能回到这里来,让人唏嘘家人团聚、幸福生活的脆弱和弥足珍贵。

温客行因为韩英的死而伤痛欲绝,精神错乱,周絮赶到,见老温不认得自己了,第一次用温客行不知唤了多少百回的昵称对他说:“我是阿絮……”这个场景,融了人心。

亲眼目睹温客行坠崖,亲手烧毁温的“尸身”,让周子舒变了一个人。危崖独酌,周子舒真正把自己放在了温客行的位置,体验他的苦和痛。最后,万念俱灰的他毅然选择了玉碎。

《山河令》中那些体现温周二人真情实感的平凡而朴素的细节,不胜枚举。温周有着竹马情缘,最初师门同出,也因此他们之间后来的发展和升温有着牢固及纯净的基础。

温客行和阿湘之间的感情也非常动人。这份感情在阿湘对他的倾诉以及他对曹蔚宁的表白中展露无遗。“不是我救了她,而是她救了我。”在经过十多年的共同磨难中,温客行终于做出了决定。他要阿湘离他而去,和曹蔚宁组成一个新家,过正常人的日子;他要曹蔚宁护着阿湘,挡在她前面,保她平安喜乐,一世无忧。一个杀人魔王鬼谷谷主,竟然如此“人间”地、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妹子托付给另一个男人。这场戏,是温客行这个人物立体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外,像是七爷、大巫和周子舒之间的友情,虽然着墨不多,且按七爷的话说,已经遥远成了上辈子的事,却依旧让人感受到挚友之间那种无论离开多久都能一见如故,好酒越陈越香的熟悉和亲切感。

在许多精致华丽的“仙侠剧”簇拥里,《山河令》脱颖而出,毫不遮掩地以情爱为核心,以真切的人间烟火和传统武侠的灵与肉为装备,向着普罗大众的喜怒哀乐靠拢;鞭笞人性的贪婪自私,更烘托人性的光辉层面。归根结底,唯有人性的真善美能感动人心。越传统,就越清新——这是否是在这个信息和观念都大爆炸年代里的一种奇异悖论?

“庆幸我们有生之年可以看到这么好的剧。”“这辈子看过的最好的电视剧。”这些都是我看到的观众评论。

正因为《山河令》从各个不同的层面和角度上触动灵魂,感动人心,才会有观众各种后续期待出来。这些期待不一定就那么现实,但是有一点是合情合理的,就是期望《山河令》剧组成员们能够保持和发扬该剧所代表的那一颗初心,那一份温馨的人际情缘,也保守创作者与读者/观众之间美好的互动。人生走入剧中,剧亦是人生的组成部分,戏与人生关系的美妙真谛就在这里了吧。(原载《河南文苑》)

相关:从一《榜》二《令》的主题曲说起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山河令》感动你的那些点点滴滴 长篇小说 《盱眙》第四章 普壑大哥 长篇小说 《盱眙》 第三章 柳眙然进武川 长篇小说 《盱眙》 第二章 天道 神马六合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