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当年打麻雀 二

树蛙瓦凹
楼主 (文学城)

想起当年打麻雀  二

                      校园拾荒之四

 

旁晚,享用了免费的腊肉大白面馒头,喝够水后,战场上又有了此起彼伏的叫声,但这已经不是打麻雀的呐喊,而是这帮小战士的瞎闹,以此冲淡夕阳山下,田间野坟漂浮的阴森寒气。

不知啥时候,这帮小子丫头一个个摸上了我的阵地,打破了平日的男女界限,抖抖索索的挤在了一起,挖空心思讲笑话,摆龙门阵,制造噪音,以此排除对地下长眠者的恐惧。

到最后一切都搞厌了,四下已是一片漆黑,点点萤火,就在身边飘浮明灭。我心里直发毛,老盯着山下指挥部的方向,盼望鸣金收兵。

 

半夜,终于来了命令,但却不是收兵,而是火攻指令。说是麻雀们累了十多个小时,晚上见了火光就会直扑而下,掉在火里。我等的任务就是在火边数掉进的麻雀数目,上报战果即是。

一说起要烧篝火,我们都来了劲,摸黑集中到一在半山的漆树林边,瞬间,一堆冲天大火,哔哔啵啵地烧了起来。在火堆旁,望着黑黑的苍穹,我数的不是麻雀,却是满天的星斗,一支麻雀的影子也没见。

一两个小时又过去,我们精疲力竭地看着渐渐熄灭的篝火,你望我,我望你,最后不知道是谁带领下,高一脚低一脚的摸下了山,回到公路边上的农家大院。

这是管辖我们的临时指挥部,已经到处黑灯瞎火,里屋的将帅们,早已吹灯挂剑,在龙岗山下,梦会周公去了。

 

农家的猪狗也被惊吓了一整天,现时也已入梦乡,时不时哼哈一两声。堂屋里,院坝上,满满地躺着熟睡的大小三军。我们找到一块晒谷的竹蓆,横七竖八地倒在屋檐下,春夜似雾般的细雨,居然也没搅醒这帮小战士。

 

春梦一醒,又是个美好的早晨。雨雾润过的山野,特别清新宁静。我却感觉到少了些啥,仔细一想,原来少了山野间早上常有的鸟语。

 

 五八年旧事 2015 ,8 ,18 邛老忆稿

                   2021 ,2 ,2 整理窝居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想起当年打麻雀 二 想起当年打麻雀 二 想起当年打麻雀 老耳闯荡一生 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