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韩德彩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费席尔记实

m
malpenn
楼主 (文学城)

 

王剑贞

1953年4月7日,驻札在辽宁省凤城县大堡机场的志愿空军15师的指战员,又迎来一个战斗的飞行日。事先,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天,将是15师、也是志愿空军战史上,一个彪炳史册的日子。就在这一天,15师43团1大队1中队、刚满19岁的僚机飞行员韩德彩,在大堡机场上空,在起中、苏两个飞行师的指战员的目视距离内,、以精确的蹴然一击,将前来偷袭的美国空军双料王牌飞行员哈罗德.艾德华.费席尔,当空击落。费席尔跳伞被俘。韩德彩以1:0的战果,干净、漂亮的结束了这场空战。美国空军的王牌之星黯然殒落:我志愿空军一颗璀灿闪光的年青之星,冉冉升起于世界空战英雄的舞台 。

当时,我是15师师属通信队导航区队无线电定向台的定向员。那天,有幸目击了这场空战。无意中成了这场空战的见证人。我今天之所以在这里旧事重提,并非仅仅为了写下这难以忘却的记忆。因为现在国外,对那场空战的结果,出现了四个版本的说法:有两名前苏军飞行员,各自声称费席尔是自己击落的。而费席尔本人的回忆录,则说他的座机是因吸入被他击伤的米格机的碎片而坠毁。一位前苏联飞行员伊尔马柯夫,更撰文说:是他在大堡机场上空,击落了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

我要指出,这三种说法,都违背了历史原貌。做为目击了

那场空战的见证人之一,我有责任、有义务,重述那段历史场景。

首先要说明,什么是双料王牌飞行员?

 

在朝鲜空战中,美军规定,凡美军飞行员在空战中击落我机5架者,授于王牌飞行员称号。击落我机10架的,便是双料王牌飞行员。据美国军方统计,戴维斯击落我机13架,费席尔击落我机超过10架。他们在美国空军中,都是赫赫有名、威震遐尔的英雄。因此,当他们被我年青的志愿空军飞行员击落,极大的打击了美军飞行员的情绪,造成很大的政治影响。

而要在空战中击落他们,以当时我军飞行员的技术水平,那是极为不易的。我们知道,衡量一个飞行员技术水平的首要标志,是他的飞行小时。像这些美军的王牌飞行员,都是参加过二战的老手,他们的飞行时间都在2000小时以上。而我们的飞行员,以韩德彩为例,他 1951年学习飞行,1952年初,15师第一次参战时,他在米格机和在航校飞活塞式教练机的时间加在一起,才60多个小时。到1953年初,累积也就飞了100多飞行小时。不及这些王牌飞行员飞行时间的零头。若以驾驶汽车的水平打个比方,美国的王牌飞行员相当于驾驶F-1跑车的世界顶尖级赛车手,我们的飞行员,则相当于刚拿到白本驾照的新司机。双方技术水平如此悬殊,还能在空战中把他们打下来,的确是奇迹!

1953 年初,空十五师第二次参战。从吉林省东丰机场转场到位于安东市(今丹东市)附近的凤城县大堡机场。

我们定向台架设在跑道外(西)侧南端,距离跑道约有 200多米。我就是站在定向台的外面,目击的那场空战。这个位置,更有利于观察。

大堡机场的跑道是南北向,根据那天气象,中、苏两师的飞机均从南向北降落。

返航的战机编队通场后,在跑道上空解散,依次向左(西)做一个有4个转弯点的距形着陆航线。4转弯正处在跑道的南延长线上。

我站的位置,就在着陆航线的下方。而韩德彩击落费席尔的位置,正是在这个着陆航线的1、2转弯之间,靠近1转弯处。整个攻击过程,看的很清楚。

当时,机场上,中、苏两师的地面人员形成一个惯例:每当战机从战区返航着陆时,除在岗位上值勤的人员不能离开外,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站在机场上,迎接战机归来。这已形成机场上的一道风景线。

而战机落地时的情景又确是非常壮观而富有悬念。因为米格-15的三门机炮布置在机头下方,因此,只要看见战机的机头下部一片黑色,那是飞行员开炮后被炮火熏黑的。大家会齐声欢呼:噢,开炮了,开炮了!接下来,便会猜想:击落击伤敌机没有?击落击伤了几架?

也有的战机负伤归来。机翼、机身、甚至飞行员的座舱盖上,弹洞累累。因为美国F-86上的武器是并排在机翼上的8挺12.7毫米机枪,一旦被敌机开火击中,中弹的部位常常被打成蜂窝状。看到这种情况,地面的战友直揪心:担心这些负伤的战机能否平安落到地面。

1953 年4月7日下午,我因没有值班任务,站在定向台外,

迎接战机返航。我印象中,那次韩德彩所在的43团一大队一中队,担负返航机群的掩护任务。他们要等从战区返航的战友安全降落完毕,才能最后落地。这也是为适应敌人的偷袭战术而做出的战术安排。原来,随着我志愿空军的逐步成长,美军设计了许多新的战术。什么诱饵战、口袋战、偷袭战等。

他们特别挑选了一批技术精湛的飞行老手,以双机编队组成所谓的猎航小组。利用F-86型飞机载油量大,航程远的优势,借助像大堡机场周围多山的地理条件,从低空潜入机场附近,乘机偷袭我方正在降落的战机。敌人这一招很毒、很损。因为正在着陆的我机,特别是经历过激烈空战之后返航的我机,炮弹己经打光,油料也快耗完,起落架已经放下、襟翼、减速板打开,既无速度,又无高度,根本没有还手回击的余地,只能任凭偷袭的敌机逞凶。好在敌人没有雷达和引导站的引导,不能准确掌握我机降落的时机,他们的偷袭有很大的盲目性。事实上,费席尔的偷袭不成,反被击落,也证明了这一点。

应该说,费席尔的厄运,从他一进入偷袭位置,就开始了:因为他早出现了几十秒钟,一头插在张牛科和韩德彩这对长僚机之间!

我眼瞅着一个黑点从机场四转弯的延长线上,笔直地飞过来。后来证实,这个黑点就是费席尔驾驶的座机。根据我

看过的报导,费席尔开始咬尾攻击的是一架苏军米格,当他发现另一架米格机距他更近时,便改为攻击这一架。

这架被咬住的战机,是韩德彩的长机-43团1大队副大队长张牛科驾驶的战机。他离地高度只有几百米,绝不可能下滑脱离。不管他是左转、右转,还是拉高,都会把战机最大的迎弹面暴露给敌人。所以,他没有作任何规避动作,径直向跑道落了下去。在当时情况下,这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规避动作:给予咬尾攻击的敌人以最小的迎弹面。

费席尔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开火了。以他的老到和狠辣,8挺机枪的一次齐射,完全能把这架米格机,像打空靶一样,一举当空击毁。但是,他失手了:我机只被轻伤,它稳稳地落向跑道,躲过了敌机致命的攻击。

这次看似极易得手的攻击,像费席尔这样的高手,为什么会大失水准呢?是费席尔低估了我志愿空军的作战能力。

他犯了空中作战的大忌:单机深入,孤军作战。空中格斗,起码要求双机配合:长机攻击,僚机掩护。就像在古罗马的角斗场上,角斗士总是不停地呼喊他的助手:保护我的

后背!保护我的后背。费席尔却是单机,没有人从背后保护他。对他最为不利的是,他插在张牛科和韩德彩这对米格机之间。绝对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他向张牛科咬尾攻击时,他也被韩德彩咬尾了。只是三机在一条线上,韩德彩不敢向费席尔开炮:怕误伤长机。费席尔对逼近他的韩德彩,不能不加提防。这一分神,他的射击失去准头。

喷气式战机的空战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当张牛科安全脱离,空中态势变了:费席尔从偷袭者、咬尾者、攻击者,变成被咬尾、被攻击者。他唯一的念头,便是如何摆脱这架从后上方向他逼近的米格机。

今天回头看51年前的那场空战,如果费席尔选择了正确的战术,凭借他高超的飞行技术、虽然不能败中取胜,却有可能全身而退,败中求生:安全逃逸。他最后被击落,是战术上的错误。

首先,他忽略了自己驾驶的座机:F-86在性能上的优势。

相对于我方的米格-15,F-86载油量大,航程远,留空时间长。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在韩德彩发现费席尔之前,他战机的油量告警红灯已经亮了:提示他油料即将耗尽。他向指挥员报告后,指挥员已下令他们立即着陆。因此,韩德彩对费席尔追尾攻击,最多只能持续几十秒钟。这就决定了,韩德彩不可能冒弃机跳伞的危险,对费席尔穷追猛打。尽管费席尔不可能知道的这么具体,但他应当知道这架返航的米格机所剩油料不会多,不可能和他在空中进行较长时间的缠斗。他应该根据这一态势选择脱离战术。

在他攻击完张牛科之后,他的位置在跑道的南延长线上空。他有三个逃逸方向:向右,向前,向左。

如果他选择向右,向前,都可能逃逸。

大堡机场建在多山的邱陵地带,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两端的停机坪,紧靠山坡。师指挥所就建在一座小山上。

在我们定向台的正东方,大约几千米处有一座山峰。

那时,大堡机场,跑道南端是我十五师,跑道北端是前苏联飞行师。每当苏军的战机从北向南起飞后,并不立即爬升编队,而是一个左转弯,直奔那座山峰而去。在眼瞅着要就撞山的瞬间,战机一个轻盈的左侧滑,便潜入山谷之中。就这样,十几架战机组成的编队,一架接一架的依次潜入山谷,但听震天动地的马达轰鸣,却不见一架战机的踪影。等马达声消失以后,战机已远在几十公里之外了。苏军飞行员的这手绝活,令我们的飞行员羡慕不一,也有人想跟着试试,受到飞行副师长吕茂堂的严励批评:因为技术水平相差太远,稍有差错,就会撞山,机毁人亡。所以,15师的飞行员们,还没有人驾机钻过那道山谷。

以费席尔的技术,假如他能驾机钻进这条山谷,韩德彩就难以跟进追击。

但是,费席尔是一名入侵者。在他来偷袭之前,他知道有这样一条逃生之路吗?他没有右转弯。

他还可以选择向前低飞。在他攻击完张牛科后,他只要稍稍向右侧滑:他的战机将掠过我师的停机坪,接着是苏军的停机坪。停机坪上是密集排列的米格机,韩德彩就是用瞄准光环套住了费席尔,也不敢开炮,这是他的射击死角:会误伤己方战机和战友。这两个停机坪之间的距离大约是2000米。趁此机会,费席尔可以发挥F-86的另一性能优势:它配有助推器。我们俗称:加力。只要敌机在空战中一旦被我咬尾,往往会打开加力,加速逃脱。如果费席尔这时打开加力,加速通过停机坪,便可与韩德彩拉开距离。

再往前飞,即使韩德彩的战机还有油料,依然难于开炮攻击:地面上有村庄,有居民。但是,费席尔不懂一个人民空军飞行员对地面老百姓的关爱之情。因为在朝鲜战场上,美国飞行员被朝鲜老百姓称为:空中强盗。他们最遭老百姓恨的,便是对和平城市、和平村庄和平民百姓的狂轰滥炸,滥杀无辜。正是这种侵略者的本性,使他无法理解:当他从地面的村庄、民居、乡镇低空掠过时,那正是韩德彩不敢开炮的又一个死角!

更何况,韩德彩座机的油料,也不允许他继续尾追。费席尔如果选择了向前加速低飞,也就金蝉脱壳了。

但是,他没能利用这个逃生的死角。

正应了那句谚语:逃生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撞进来。

他偏偏选择了最不该选择的方向:向左爬升。

韩德彩正居高临下的等着他。

这是对韩德彩最有利的攻击位置:它处在我师战机着陆航线的1转弯和2转弯的空域之间。这对油料即将耗尽的韩德彩尤为重要:一旦攻击得手,可以一秒钟也不耽误地直奔3转弯。

根据韩德彩的回忆,他在跑道南端上空咬住费席尔后,费席尔做了一个下滑脱离。韩德彩在刹那之间判断:这是费席尔虚晃一枪,他还会拉起来。所以,韩德彩没有下滑追击,而是保持高度,等待在费席尔重新爬高时,伺机攻击。

这时的费席尔,在下滑以后,如果不重新爬升,而是左转弯低飞,虽然不像右转弯和低空直飞那样有利,依然有可能泥鳅打滑:逃之夭夭。因为F-86相对于米格 -15的性能优势,是转弯性能好,加速性能好。爬高却是米格机之长,F-86之短。但是,费席尔却选择了重新爬高!于是,他座机的转弯和加速优势没有了,和韩德彩的距离却一下子拉近了。最要命的是韩德彩一直占据高度优势。到了这个时候,费席尔的技术优势,F-86的性能优势,己荡然无存!

费席尔把自己像一个话靶子一样,送到韩德彩的炮口前。

借用美国人常说的一句话:上帝是公平的。这次空战,

敌我双方各有一次开火攻击的机会。费席尔攻击张牛科,没有得手。这次,轮到韩德彩射击费席尔了。地面上的人看的很清楚:韩德彩的战机从费席尔的左后上方扑下来,机头下方火光闪闪:开炮了。在听到咚咚咚咚一串炮声的同时,费席尔座机的左翼根后方窜出猩红的火焰。

在飞机失去操综的瞬间,一个黑点弹了出来,接着变成一朵降落伞,缓缓飘坠。那架敌机却已冒出大火,翻滚着栽向地面。一声沉闷的巨响过后,升腾起上百米高的浓烟烈火。

但见韩德彩一带机头,直向三转弯处飞去,几十秒钟之后,顺利落地,他战机里的油料,已近耗尽。

不久,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这名曾经叱咤长空、威风一时的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做为一名战俘,被押送到十五师的首长面前,接受胜利者的审讯。

尽管这场空战已经过去51年,但对于当年韩德彩鹰击长空、费席尔的座机中弹、起火,费席尔跳伞的画面,却依然历历在目,就像电影镜头一样,定格在脑海中。

我还要指出:那场空战就发生在大堡机场上空,从始至终都在中、苏两个飞行师地面人员的视觉范围内。双方起码有上千人,目击了这场空战的全过程。我只是这上千人中的一员。在当时的作战空域,只有敌我这两架战机。两机并没有形成复杂的格斗动作,两机的飞行规迹,地面的人清晰可见。

在抗美援朝空战中,苏军的米格机建立了不可抹杀的丰功伟绩。但是,那次空战,并无前苏联的战机参战。亲历过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虽然两军装备的都是前苏联的米格机,但是,为了在空中协同作战中,便于区分。苏联米格师的战机一律涂迷彩色,志愿空军的米格机是飞机原色-银白色。在空中很好区别。按当时空联司(中朝人民空军联合司令部)规定的地空无线电联络暗语,苏军米格机的暗语为:大鹏。在空中配合作战时,我军飞行员只要在空中看到涂迷彩的米格机,便会报告:“我看见大鹏,我看见大鹏,大鹏在我某某方向”。

而且,韩德彩击落费席尔的空域,紧靠跑道北端。而那一端恰好由前苏联飞行师驻在。他们观看那场空战,比我师的指战员看的更清楚:因为他们比我们近了约2000米。

因此,我们可以先不管到底是哪一名飞行员击落了费席尔。而是做一个简单地逻辑推理:在那天的空战中,是涂迷彩的米格机,还是银白色的米格机,击落的费席尔?请别忘记,那些在地面观战的,都是中、苏两国的空军指战员。无论是飞行员,还是地勤人员,都经过严格的体检,绝对没有一个色盲!人人分得清投入攻击的是银

白色米格机,而非迷彩米格!这个大原则定了,击落费席尔的,就只能是我志愿空军的飞行员,与任何前苏联飞行员无关。

所有在地面观看了那场空战的中、苏两个飞行师的上千名地面人员,看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一架银白色的米格机,击落了那架F-86。而那架银白色米格机在攻击完毕,沿跑道从南向北着陆后,就从苏联飞行师驻在的跑道北端,在他们众目睽暌的关注和赞许的目光下,经过他们的塔台、空、地勤休息室、停机坪,滑回我15师的停机坪。

说到这里,关于费席尔本人:吸入受伤米格机碎片的坠毁说,更无需多言:他明明是被当空击落的嘛。但他要编造这个理由,可以理解。无论如何,一个飞了2000多小时的祖师爷级的王牌飞行员,竟栽在一个只有19岁的毛头小伙子手下,怎么说,怎么看,都是一种难言的尴尬和难堪。

还有一个旁证。看过那场空战的报导的人,都会记住另一个情节:费席尔跳伞,降落在风城县裕太村砬子沟的公路边,很快被裕太村的民兵俘获。他被移送到15师后,师首长当即审讯了他。晚八点,师参谋长刘金才同志叫上张牛科和韩德彩去,去见费席尔。费席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是被这名才19岁的飞行员击落的!他们那脍炙人口的对话,早为人们熟知。但是,当初写那篇报导的记者,忽略了一个细节:费席尔是美军飞行员,当然讲英语。但那时,15师有俄语翻译,却没有英语翻译。那名被称为“翻译”的人,并不是翻译。他姓施,是师通信科的见习参谋。我和他曾是同学。

1951年8月,在位于杭州笕桥机场的空军航空学员第六预料总队的约2000名学员中,挑选了30余名学员,提前毕业,直接分到15师。在六预总,我和小施同属二大队。他在七中队,我在八中队。我们都是 1950年底参加军事干部学校的青年学生。参干前,他是杭州一中的高中生,我在青岛一中读初三。到15师后,他分在师通信科,我分在师通信队。他成了我间接的“顶头上司”。

后来,我们从六预总分来的30余名同学,就我们俩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见面。因为是六预总的同学,彼此很亲切。我并不按职务称他施参谋,而是叫他小施,他喊我小王。就在韩德彩击落费席尔不久,他到通信队来办事,特意找到我。向我讲述那天师首长要审讯费席尔,师里没有英文翻译。因为通信科隶属师司令部,最接近师首长。急切中,有人推荐了他。他就临时客串了一把英文“翻译”,成了这段历史的重要参与者和见证人。

我至今还记得,他向我讲述审讯费席尔的经过时,他那喜笑颜开、手舞足蹈,掩饰不住的激动。

可惜,我于1954年4月从15师调往空3师,此后又几次调动,便与小施失去联系。50年过去,我已记不得老同学、老战友的名字了。实在惭愧!写到这里,不禁要问:小施,我的老同学、老战友,你好吗?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