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书之四

紫色海洋
楼主 (文学城)

记忆打卡

记忆与现实总是不太一样,尤其是19年之前与之后,物不是,人亦非。

第一个晚上睡的香甜,七点半的窗外,有点繁忙。先跟弟弟出门熟悉环境,包括从旅馆到爹妈暂住点的路线,再找家早餐店填饱肚子,送上晚班的弟弟回去睡觉,然后和儿子兴冲冲的搭捷运去台北火车站。旅馆在台北101附近,捷运信义淡水线就在101下面,方便的无话可说。

台北火车站是台北市的中心,一个承载我青春期的地方。下了捷运之后,如同学所说,台北车站地下通道是个大迷宫,我果然走不出去,果断爬上地面。然鹅,除了台北车站,我成了异乡人。

不想让儿子察觉我的茫然,瞎走瞎凑合的大概走了五分钟……儿子终于拿起谷歌地图:麻麻,你到底要去哪里?

不出意外,我走了个相反方向。还好带个人形导航系统……本宫永远是这麽英明。在导航的指示下,记忆出现清晰的轮廓,越过希尔顿、新光三越、馆前路,重庆南路到达眼前。

重庆南路,曾经被大大小小书店填满,每家书店都欢迎客人尽情翻閲各种书籍,没有人会驱赶你。借地利之便,高中三年放学之后,我藉口避开堵车峰时段,猫在各家书店看小说,再省吃俭用的存钱,每个月给自己买一本喜欢的书。

往事无处回首,如今书店街剩下两家书店,孤零零的;当年金石堂变成个人办公小站,东方书局剩下一块躲在二楼的招牌。落寞的一路向前,穿过沅陵街,应该有许多成衣摊;再过衡阳路,应该有许多绸布庄和金饰店,还有新东阳外面十元的冰淇淋。不敢探望,怕又是一场孤零零的回忆。

尽头,台湾银行和总统府相继出现,样貌未改,只是总统府广场多了阻隔栏杆和盆景。一路晃荡加解说,瞥见总统府大门口的卫兵……呃,有点胖……果然民生富足。越过总统府是最高法院和司法部,马路对面是所小有名气的女子高中,本宫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