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难说再见,再说张哲瀚周子舒

安哲
楼主 (文学城)

温客行是一只花孔雀,绽放的时候非常炫目,但有尾巴秃的时候。而张哲瀚刻画的周子舒就像一幅山水画,隽永悠长,他就在那里。

据说张哲瀚本人概括角色为一个完成体而不是成长型,这一点我非常认同。我理解或定义的救赎是放下过往,重新来过。无论是书里还是剧里,我都认为周子舒在离开天窗时,就放下了。温客行和张成岭是自我救赎之后的“奖励和馈赠”,是荒芜的余生开出的温柔的花朵。在剧里加入周痛哭忏悔的情节,以加强双向救赎,也可以接受吧。

没有成长,就会缺少变化。张哲瀚的演绎的成功在于他对周子舒不同位置和角色上的把握。天窗之主时杀伐决断,做乞丐时随意洒脱(这一段更接近书中周子舒的形象),他是会怦然心动,娇俏温柔的爱人,是全心交付可共生死的兄弟,是温柔守护不离不弃的兄长,是嘴硬心软师父,他是周子舒,他有着本能的沉稳和冷静以及责任和担当。他的可贵之处在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看遍人间鬼魊,依然心怀赤诚,不吝付出和给予,无怨无悔。他静水深流,强大且温柔。在一个采访中,张哲瀚说自己够强大但不够温柔,可能是他的不自知吧。

 

再给大家推荐一篇剧评,主要是分析张哲瀚周子舒的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13339870/
文章很长,摘了几段

周子舒这个角色的展开极其丰富,前有冷清冷性天窗之主,中有崆峒暴躁直男乞丐,后有准圣父周絮,然而它并不那么讨喜——从戏剧文本的角度讲,这个角色的内在冲突远高于外在冲突,自我矛盾远大于敌我矛盾,这其实是周子舒最大的魅力所在,同时也要求演员在超脱戏剧文本的地方有一定的创作意识与创作空间。这正是张哲瀚版周子舒成功的关键要素。

 

张哲瀚饰演周子舒,在男性美德的开掘上是同样丰富的。少年时是少年,破碎后是破碎,演朝臣时铁面无私武装到头顶,演乞丐时邋遢不羁崆峒到骨髓。

 

无论如何,感恩相遇。阿絮就像这熙熙攘攘俗世里的一道光,他曾踌躇满志,曾少年梦碎,曾远走高飞,曾怀死志独飘零,终究,他救赎也被救赎,付出也得到,找到来处也拥有归途。作为看客,唯有牵挂,唯有祝福,唯有像他一样,从今往后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