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结了五次婚(二)

铁驴
楼主 (文学城)

感谢大家在抗疫的百忙中看我的婚姻琐事,你们的八卦兴趣是我八卦下去的勇气。

前面说到我刚大学毕业,就卷入了不名誉的婚姻,那时社会还不够开放,心情压抑,听说有人去广东打工,那里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我也动了心思,又不知道前途究竟如何,又舍不得放弃一般人羡慕的国家企业,正好公司让我去上海出差,我就想看看上海的情况。

我有两个同学在上海,毕业到现在,有几个月了没见了。 一个男同学,我先联系他,那时 说起来好笑,现在人不理解,打电话还分长途市内之分,长途电话得到领导的办公室去打,结果接电话的人好久才弄清我找谁,说是有这个人,但是他已经辞职了,我吃了一惊,怎么刚毕业就辞职了呢? 那时还没听说谁辞职呢? 然后找女同学,她听说我去上海,非常兴奋,让我去找她。

这个女同学是摩登的上海人,家境优渥,衣着打扮时髦,听说她家里有小车接送她父亲上下班。大学里的舞会,我从来没敢请过她跳舞,好像也从来没机会和她说过一句话。

我们几个人到了上海,住进公司内部的招待所,下班后,我联系她,她问了我的地址,让我在附近的一家咖啡馆等她。

我找到咖啡馆,咖啡的香味让我惊奇,以前喝过几次雀巢咖啡,都是一勺黑粉加一勺咖啡伴侣,哪有这样的香气。也不敢点咖啡,只告诉店员在这里等人,过了不久,女同学来了,还带来一个年幼的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她点了咖啡,还给每个人都点了小点心。说起那个男同学,原来他嫌单位工资低,到深圳闯荡了。我很羡慕,说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女同学不屑的说,不要学他,还是留在国家机关好,党会亏待自己人? 她用自己这个词,使我震惊又自卑,我算不上党的自己人, 混不进去啊?(现在看她真有远见,自己人的确不吃亏)

聊了其他什么记不得了,但是记得聊到了“外企”,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当时奇怪她为什么带个女孩来,我们聊些同学之间的事,她插不上话,只是安静的微笑,后来想如果那个男同学在还好,他不在,女同学就不好和我单独泡咖啡馆,得有个其他人,才不象约会。

然后我看上海的报纸,看到有招聘启事,我心想这里说不定就有外企,偷偷的投了些简历,也没抱希望,然后居然真的有面试,有的是小公司,也有皮包公司。 过程就不说了,总之那时进外企很难,不是现在年轻人能理解的,英文就会把很多人挡在门外,我还记得面试我的老外说的英文,奇怪美国的英语是这样的呀? 后来才知道不是每个美国人都说很好的英文的,得看他母语是什么? 当时我还没觉得难,就是觉得怎么这样多的过程呢? 最后也不知怎么就进了这家外企,进来了才知道其实只有几个人被录取,奇怪的是上海有复旦那样全民学英语的名校,有交大这样的理工名校,怎么会竞争不过呢? 后来想想当时一般人还不太敢放弃国家机关进外企,也许是我结结巴巴的英语,让面试的老外同情,谁知道呢? 人就是被命运推着走的, 难道你还去和命运讲理?

后来还有些手续上的事,那时出差都是预支差旅费,然后报销,从原单位的辞职手续也没真正办下来,但是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外企的高工资叫我大吃一惊。

我又开始联系我的女同学,因为我实在没别的熟人在上海,她每次都带那个女孩来,我渐渐的也能老练的点咖啡了,甚至也说“double double" 了。慢慢的也和那个女孩熟悉了,她毕业了,分配到上海的一家单位,有时会抱怨工作的简单无聊。

然后我单独约她,她还吃惊,说你的同学怎么没来,我装糊涂说她说好来的,刚刚打电话说临时来不了,那时我有了公司配的手机,很多上海人还没有。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勇气,想想还是有了好工作,人就有些底气,那个女孩呢? 一定是觉得我工作还好,否则不可能理我。她不算太漂亮,但是是上海培养出来的小囡囡,小小年纪,会嗲会做,嗲和做都恰到好处,炉火纯青,把我这个土包子哄得团团转,她始终和我若即若离,不确定恋爱关系,直到公司派我去美国工作。

我给大家看看她的背影,正面当然不能给人看.

 

 

 

 

飯盛男
這個是小説吧、咳咳

最近天気変冷了、容易感冒

衡山老道
写得不错,继续编。
言善信
你怎么离婚的?
信笔由墨
厉害。
通州河
不是小说,纪实回忆类,很真实,有些细节是编不出来的
通州河
有点疑问,那时点咖啡会说“double double”吗?就算现在,好像也只有加拿大会这么说
飯盛男
在上海進外企的情況就不像是真的、很有想当然的地方
通州河
英文是最重要要求,这是符合当时情况的。这一点没错
飯盛男
点咖啡的“double double”是哈意思、是多量的意思嗎

只知道点酒時说“double ”要濃点

飯盛男
不是語言的事、是要通過某個公司的
通州河
你那是最早期,晚点是放开的,
飯盛男
多晩?
通州河
90年后,上海也许晚点,其他地方放开很早
通州河
小包糖和小包装的cream,各两份。其实是一个糖和cream量的表达方式
飯盛男
如果是晩期、那末也就没有結婚要指標這件事了
欲千北
要指标是楼主的头婚,不在上海。进外企是几年后。
飯盛男
奥、学習了!多加糖多加奶的意思。一般俺們這里是自己加的、卓上有糖、随咖啡送来奶、這種形式
通州河
有道理,要作者解释了。那么早的话,应去沿海一带,上海当时没那么开放
飯盛男
”毕业到现在,有几个月了没见了。”
通州河
我们这里drive through多,车上点餐,需要把加的量说很清楚,估计就日长成俗了
p
puyh
就是,奶和糖不都是自己加吗?
p
puyh
编的不错,继续。
飯盛男
我也随便説説、讀了有点不自然、可能是作者写得太急。希望没煞了風景、請作者原諒

农业砖家
写得不错,继续编+1

s
sm1234
有些不是自己加,加拿大有些店是店员加,比如tim hortons咖啡店。
多哥
你可能不知道,文学城刚起家的时候,专发黄色图片和黄色小小说。这家伙估计就是这方面的遗老,或继承了遗志的新秀之一。
通州河
我对外企最早最直观的认识,是毕业时有个上海同学去上海的希尔顿酒店面试,酒店负责人事的告诉他,你应该是这里的客人而不是在这里工作
s
sm1234
俺也怀疑这是编的故事吧,double double好像只在加拿大听过,就是两份cream和两份sugar.
欲千北
有道理
冬天变色的兔子
看背影,

汗毛挺重的,有啥say啥哈~;)

飯盛男
像這種外企都要上海戸口的
无中
写的非常精彩, 非常符合俺们的高雅口味。我觉得很多情节细节可以再奔放一点。背影换成侧影就效果更好了。 :D

double double 无伤大雅,别在意,加拿大以外的读者更多。

非常喜欢那些情节中的熟悉的时代背景细节。 加油。

通州河
是的,就算沿海,邓南巡后的深圳,很多工作也是指明需要本地户口或本地户口优选
p
puyh
你这么一说还真想起来了,后来怎么没有了呢?你看这稍微加了点色就反响这么热烈:)
怀
怀旧人
渣男一枚,意淫!
s
superman2
厉害了,我的 donkey!
鸿
鸿浩
你丫贴了两张都欧卅文艺复兴时好油画
w
winstar
,意淫! -怀旧人- 给 怀旧人 发送悄悄话 怀旧人 的博
w
winstar
,意淫! -怀旧人- 给 怀旧人 发送悄悄话 怀旧人 的博
w
winstar
无论哪个年代,渣男就是渣男,流氓就是流氓!
t
tomcat801
好故事!哈哈,那时候手拿大哥大的帅哥泡妞很容易啊!
p
puyh
你认识他?他很帅吗:)
宝马奔驰
还以为和上海同学怎样呐,原来盯上更嫩的啦

有过两手经验的应该一出手就拿下嫩的

h
hkzs
老饭也是外服公司雇员?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