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当年申请签证的事

月城
楼主 (文学城)

那年申请来美国读书,因为动手晚了,直到开学前一个多月才拿到I-20, 更不利的是因为得到录取晚了,系里本学期的RA, TA 也都各有所属,所以只能作自费生了。那时这种情况被拒签的甚多,以我的条件来看肯定是凶多吉少,好在自己国内本科的学校不算差,要去就读的美国学校也算在公立大学里名列前茅,只能以此来碰去碰运气了。

说来凑巧,签证的前几天,老爸去北大办事,中午到他的一个老同学李叔叔家里去噌饭,无意中聊到我的事,就有了后来的一段故事: 

老爸的这个同学,和他同届不同系,一个是东语系,一个是西语系,但前两年的公共课都在一起上,加上两个人当时都是校田径队的,后来读研究生时又住在同一层楼里,所以关系很好。毕业后,李叔叔留在北大任教,老爸到了部队工作,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知识分子都生活得比较清贫,而老爸由于常年在国外工作,所以经
济条件相对好一些,还偶尔能从国外带回些小礼品去看望过去的老师和同学,大家一直都有来往。

李叔叔听老爸讲了我的事后,主动说,我可以尽些力,但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当时美国驻京大使馆的一个参赞,曾经在北的留学,是李叔叔的学生,而他到北京赴任后,和李叔叔联系很多,还通过李叔叔参加一些社会上的文化交流活动,而这个参赞的太太,就是使馆签证组的负责人。李叔叔说,正好明天我们会见面,我一定
会向他提这个事。

第二天下午,李叔叔来到我家,告诉老爸已经和这个参赞说过我的情况,还替我吹了一番,说这个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一直都很优秀,如果能去美国深造是对两国都有益的事。他的那个学生回答说,很感谢李教授的推荐,招收各国优秀人才就读是美国大学最基本的目标之一,所以他很乐见其成。但是批准签证与否是有综
合的评估,而且是签证部的工作,即使他太太是签证部的负责人,他也无权涉及,但如果我有什么疑问,或是需要合理的帮助,他可以作为一个传话人,帮助沟通,为此他记下了我的名字和预约时间。还留下一张名片。

签证的那天,一切都非常顺利,不到5分钟整个过程就结束,至今我也不知道这和李叔叔的学生有没有关系。

多年以后,有一天突然在台湾新闻上看到一个名字,他是以新任美国在台协会主席的身份出现在媒体上,依然用的是当年那个中文的复姓名字。

往事如烟,他可能根本不会记得当年他老师托他帮忙的事,更不会知道,当年那个中国留学生,已经在美国完成学业,生活多年,和他一样,成为这个社会的一员了。

t
tomcat801
造句:只要……就能……
老生常谈12
语法错误:这个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

我是看着这孩子从小长大的。

不是"我从小"

美国人也讲人情世故的,看公司里的权力斗争就知道和国内一样。

月城
填空: 有熟人 .....走后门.......
月城
哈哈,谢谢老生兄,的确是语法错了
天南地北
当年我在申请签证时

排队时比较紧张,第一次签证,也不知道结果会什么样。当排到我的时候,签证官看了看材料,问了一个问题,what is xxx science?

我磕磕巴巴说了几个单词,这样就过了。

6
6ba6
哈哈,后门走到大使馆! 那时签证就是看担保人的收入,多数是美国的亲朋好友。
通州河
我只能说中国当时对很多人,特别是知识分子缺乏吸引力
人参花
你好幸运。当年签证是拿不到手不算事儿的,各种阻拦刁难,一提一把泪呀
月城
我记得

当时签证官和我说得是中文

月城
到现在也不清楚签成了和他有没有关系
月城
那时知识分子已经开始吃香了,可当然大家都还是希望出来深造,开开眼界了
月城
所以我当时也是没报太大的希望,去碰个运气
X
XYZ94538
就相对工资收入待遇来讲,知识分子在毛时代最高,顶尖的万分之一,现在大学教授的收入不如装修小工,名副其实的臭老九。毛时代如果单位里

就相对工资收入待遇来讲,知识分子在毛时代最高,顶尖的万分之一,现在大学教授的收入不如装修小工,名副其实的臭老九。毛时代如果单位里是大学生,倍受尊敬,现在的大学生在家啃老。

c
coach1960
赞,but 这种经历和办绿卡差不多,经历难度千差万别,殊途同归。阿庆嫂唱到“来的都是客,过后不思量”
偃月劃戟
遇到贵人了,

而已

月城
不是很确定
信笔由墨
老生玩文字游戏。
信笔由墨
那时多如此,阅读都行,就是不大能说。我也一样。
吾道悠悠
应该起作用,

人际关系那里都一样。

你的情况本来就基本可获签证。

此人退休后被台湾某大学聘用,现好像还在台湾工作。

月城
谢谢吾道兄


此人应该现在70左右,所以还可以干些年呢

吾道悠悠
此公

47年生,现73岁。

月城
谢谢教练兄,我觉得申请学生签证比办绿卡的变数要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