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32集之后续写,关于周子舒及告别

安哲
楼主 (文学城)

32集的“假摔局”也把我摔出了山河令。我虽然并没有预设过剧情的走向,但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或者认定的人物样子。狗尾续貂毛也好貂尾续狗毛也好,如果温客行一定要跌落山崖,那就写一个自己能接受的结尾吧。

 

武林各派齐聚青崖山围剿鬼谷,温客行孤木难支,最终跌落山崖。周子舒和阿湘他们赶到时,山崖上已空无一人。周和湘悲痛欲绝,去谷底寻找。搜寻数日,怎奈谷深林密,未寻得半点踪迹。
不久传来赵敬召开英雄大会的消息,周决心为温报仇。在叶白衣,七爷,大巫,沈慎等人的帮助下,在英雄大会上赵敬的罪行被揭穿,周手刃赵敬,沈慎被推举为新的武林盟主。
之后周子舒为阿湘姑娘和曹公子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周对他们说你们到一个远离江湖的地方,过你们想过的生活吧,这也是温公子愿意看到的。曹湘二人离开,从此过起了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周将成岭托付给了沈慎。七爷和大巫准备启程回南疆,邀请周同往为他启钉疗伤,周谢绝。临行前大巫送给他一些药,可保他一时性命无忧。
就这样周子舒又拿起酒壶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他的武力已恢复了大半,每月余的样子钉伤还会发作一次,彻骨地疼痛。他走过很多地方,那些去过和没去过的地方,有时停留多半在路上,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哪儿,他要找寻什么。不知过了几年。一日阳光正好,他又来到了和老温晒太阳的小镇,物是人非,恍如隔世。他在那张桌子边停住,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静止。待周子舒回过神来,他看向远方,又迈开大步坚定前行了。恍然间,他好像听到一个声音,“阿絮,等等我。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呀?” 他猛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此时阳光正烈,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一抹笑意在他脸上浮现,沧桑中带着温暖,如同那个晒太阳的午后。(终)

 

关于周子舒:
在我心目中周子舒是个内心无比强大的人物,我不是书粉,书只是在追剧的时候潦草地读了一遍,这种印象来自剧的前半部分夹杂书的影响。一个天窗之主,一个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个个死在面前,一个给追随多年的老部下打入七根钉子,一个用十八月时间在自己身上钉入六个钉子的人,是何等的坚定何等的狠绝。当他开始决定出走给自己钉钉子起,他就决定和自己和解了。以巨大的身体折磨释放着内心的痛苦,用这样的方式他实现了自我救赎。出走时他是坦荡的,他放下了,他只想自由自在地活着。午夜梦回,他依然会想起故人,还会有些许的疼痛,但那些更像是前尘往事。
所以我并不认同双向救赎的说法。我也不认为周会哭哭啼啼,或者寻死觅活地殉情,他的底色是冷静的,他的命比天硬。成岭是他荒芜的内心生出的温柔的花朵,老温是他认定可以一起走过余生的人,他用最温柔的心去待他们,会舍命保护他们,会和温客行一起跌落山崖,但他不会做无谓的牺牲。温失去周难以活成人的样子,但周还可以继续流浪,像回到了起点。总是希望他们还会遇到,不管在哪个时空。

最后感谢网友的陪伴,和大家一起追加剧非常愉快。感谢剧组感谢编剧感谢演员,感谢张哲瀚龚俊,希望下个时空相遇,你们依然会让我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