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编剧介绍+访谈节选

小山里红
楼主 (文学城)

编剧:小初

89出生的女生,约克大学的大众传媒和心理学双学士,投行工作了几年后到纽约电影学院读导演系硕士,做了一段时间独立电影,2018年决定回国发展。经过一些坎坷才接触到山河令,这是她的第一部中文作品。

她从9岁离开读武侠小说,骨灰级武侠迷,是某个武侠论坛的版主。山河令编剧的机会是自己写了几万字的创作思路打动了制片人争取到的,直接让她一个人负责了全部编剧。从2019年4月签约到2020年9月杀青,总共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不过中间有一些客观因素耽误,真正花在创作上的时间应该在9个月以上。

给每个主角都写了几千字的人物小传。 访谈不仅回顾了剧本创作思路以及对每个人物内心历程的理解,还表达了自身对武侠和现代思维的冲突共存、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以及在这之中缺失的女性视角的理解,能看出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人。 另外编剧透露在保留了故事框架的基础上增加了大量的细节和对人物特质的深化,高能剧情全在后面,好戏刚刚开场

 

小初访谈:

Q:你心中周子舒和温客行身上有哪些闪光点?

小初:我觉得两个人的人设都非常非常有魅力、立体,是活生生的人,不仅有棱面,而且看得到他们的来处和去路,有血有肉。

不过在创作上,周子舒要难得多。因为温客行的个性很突出用一个比较专业的词来说,这个人的折叠度更高,容易出彩。他的主要诉求就是复仇,非常清晰,很容易让观众理解,而且我本人挺话唠,写温客行很顺手。但周子舒非常复杂,他很内敛深沉有层次,这个人物的底色是深深浅浅的灰,就是你打一看他就是一片灰,把他放到photoshop里面才发现这个灰有两千个图层。我写周子舒的人物小传写了四千字,但还是很难精准地概括这个人,他太复杂了,特别是剧版对他的背景设定做了一些丰富和改变,导致他内心背负的东西需要放下的东西、顾虑的东西实在太多。以电视剧的表现形式和受众特性而言,这个角色其实没有温讨巧,因为都是内里的东西,也要怪我自己功力不足。

不过两位演员都交出了非常棒的成绩,他们的表演有递进有层次,也设计了很多细节去表现那些内敛的东西,完善了我创作上的不足。

 

Q:在主要人物的刻画上,您会给他们各自赋予什么不同的看点,以及在细节上怎么刻画?

 

小初:我们的主角团共同点都是潇洒的人,他们对正邪之间的执迷、对琉璃甲、对名利的争夺看得非常淡,并且都是重情重义快意恩仇的人。在这个基础上就要尽量拉开明显的性格差距,比如温客行和周子舒一个偏动个偏静,一个展现出来是外向,一个展现出来是内向。顾湘和曹蔚宁两个人看起来都有点傻、憨憨可爱,少年男女不太知愁滋味,但一个偏正一个偏邪。顾湘其实很善良,只是成长环境没有人教她正确的价值观。这有一点像《红楼梦》里的晴为黛副,《山河令》里面很多人物是在彼此隐隐的投射,顾湘遇到曹蔚宁救赎,还有后面没出场的两个反派之间的关系都是一种投射。同样本质的人,如果遇到不同的人,可能会永远地改变他对社会的认知和命运,是这种写法。

Q:通常会怎样雕琢让大家一秒get他们的可爱点?

比如外貌特征上我有一个要求,就是周子舒的演员面部软组织要偏少,温客行的演员可以轮廓更顺滑一点。

Q:其实刚开始网友不是特别看好选角,但现在真香了。你在演员和角色的适配度上经历过怎样的心情?

小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制片人和选角团队真的眼睛特别毒

其实周子舒是一个温柔、清白慈悲的人,因为他看透了,等于有点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的意思,但张哲瀚看起来是一个硬汉。一开始选择的时候有些人会有反对的声音,但其实在《演员请就位》的时候,陈凯歌导演眼睛就最毒,他就说张哲瀚的眼睛其实是可以很妩媚多情的。

温客行的眉目含情。温客行这个人物是要有一点观众的怜惜感的,因为他确实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他是一种天真的残忍。如果演员没有让观众怜惜同情的特质,这个人物不太好出来。但是我们选的龚老师,那个狗狗眼真的加了很多孩子般的天真残忍进来,让这个人物特别立体顺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