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尊敬的几位美国军人和外交官员】

偃月劃戟
楼主 (文学城)

 

美军观察组(英语:United States Army Observation Group),俗称“迪克西使团”(Dixie Mission),是美国首次尝试与当时在延安中国共产党及其八路军建立官方关系。使团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44年7月22日开始,到1947年3月11日结束。

1943年3月,周恩来在同美国驻华外交官戴维斯谈话时,重申中共欢迎美国派一些军官作为常驻观察员到华北抗日根据地搜集日军情报。美国驻华外交官范宣德小约翰·佩顿·戴维斯谢伟思史迪威建议请美国政府派美军观察组去延安,并深入华北敌后,直接为美军航空部队利用中国基地对日作战和美军未来在中国沿海地区登陆收集第一手情报,并认为派观察组去延安对美国在政治上十分必要。[2]范宣德、戴维斯和谢伟思的英文名字都是“约翰”,都是主张联共抗日的,被称为“约翰三杰”。

包瑞德
David Dean Barrett
包瑞德与毛泽东

  

包瑞德上校英语David Dean Barrett,1892年8月6日-1977年2月3日),美国军人、外交家、中国通。1944年曾任美军驻延安观察组(迪克西使团)组长。二战后任美国驻华大使馆武官处驻北平处长。1949年10月从北平离开华。1950年,他与贾瑞德海军少将、郝士敦空军上校一同成为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馆在台湾重设后的第一代武官。从美国陆军退役后,担任科罗拉多大学教授,开设中文教学课程。

 

谢伟思(英语:John Stewart Service;1909年8月3日-1999年2月3日),美国外交官,出生于四川成都美国传教士家庭,曾随迪克西使团前往延安会见毛泽东周恩来等人,晚年积极推动中美友好事业。在麦卡锡主义时期因“失去中国”受到责难。

 

小约翰·佩顿·戴维斯(英语:John Paton Davies Jr. 1908年4月6日-1999年12月23日)是一位美国外交官,中国通

1908年生于中国四川成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国担任美军观察组成员,美国驻重庆使馆二秘,同情中国共产党,约翰·帕顿·大卫斯曾向罗斯福提交备忘录,反对用美军帮助英国、荷兰和法国重建殖民帝国,指出中国军队的腐败和无能,打通缅北通往中国的陆上交通线颇有价值。在麦卡锡主义时期因“失去中国”受到指责。1999年在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逝世想,享年91岁.

 

Joseph Warren Stilwell
约瑟夫·华伦·史迪威

 

 

约瑟夫·华伦·史迪威(英语:Joseph Warren Stilwell,1883年3月19日-1946年10月12日),出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美国陆军四星上将,曾经在二次大战期间驻中国接近三年,任驻华美军司令,东南亚战区副司令,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支援中国物资等职务,后因与委员长蒋中正关系破裂而被调任,1946年在旧金山去世。

蒋中正宋美龄与史迪威    蒋介石和史迪威将军 是不相容的, 这也是蒋失败的原因之一。   阿尔伯特·科蒂·魏德迈 出生 逝世
1897年7月9日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
1989年12月17日(92岁)

阿尔伯特·科蒂·魏德迈(英语:Albert Coady Wedemeyer 1897年7月9日-1989年12月17日),美国军人。二次世界大战时于东亚服役,于1944年底接任史迪威为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及驻中国美军指挥官;至1946年3月卸任。1947年再奉命为特使到中国调查。

魏德迈于1897年7月9日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玛哈市出生。魏德迈是德国裔,其祖父于1830年移民美国。岳父为Stanley Dunbar Embick将军。

1919年从西点军校毕业,1923年奉调远东,于菲律宾服役。1929年至1931年转调驻中国天津之第十五步兵团,曾学习中文并结识中国军政人物。1936年至1938年,分别在美国陆军指挥与参谋作业学院柏林普鲁士军事学院进修。

1944年10月,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驻华美军指挥官史迪威蒋介石不和而被撤换。美国委任魏德迈接替史迪威的工作。1945年12月21日,美国特使马歇尔偕魏德迈由上海飞抵南京,蒋介石夫妇亲往机场迎接。魏德迈担任此职至1946年3月为止。1947年7月奉杜鲁门之命组成调查团再访华。魏德迈报告内警告国民党军事上已处于劣势,中共很可能统一中国。魏德迈建议美国承诺给予国民政府援助,惟不被美国政府采纳,撰写之报告更被列为机密被束之高阁。美国总统杜鲁门坚决反对其意见,并且对国民政府实行了武器禁运长达一年之久。12月15日,美国魏德迈将军致函蒋介石,告以巴大维将出任驻华军事顾问团团长。1989年12月17日病逝维吉尼亚州贝尔沃堡市

 

巴大维(英语:David Goodwin Barr,音译戴维·古德温·巴尔;1895年6月15日-1970年9月26日),美国陆军少将,参与一战二战中国第二次国共内战朝鲜战争。国共内战期间接替 魏德曼将军 担任美国驻华联合军事顾问团团长,与蒋中正意见相左,对中华民国一方评价较低,并劝阻美国总统对华进行军事援助。

朝鲜战争期间,在长津湖战役中所属部队遭中国军队蹂躏,方寸大乱,因军事失利而流泪,后因“缺乏进攻精神”被李奇微解职。巴大维离开朝鲜,回到美国肯塔基州诺克斯堡担任装甲兵学校校长。1952年退伍,1970年逝于弗吉尼亚州瀑布教堂

 

  

 

1945年8月赫尔利(中)去延安接毛泽东赴重庆谈判

帕特里克·杰伊·赫尔利(英语:Patrick Jay Hurley,1883年1月8日-1963年7月30日),美国军人、政治家、外交官、律师。

1883年出生于今奥克拉荷马州,大学时就读于乔治华盛顿大学,曾于赫伯特·胡佛总统任内出任美国战争部长

1945年,任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曾试图调和国民党共产党之间的矛盾,但未能成功。1945年11月辞去大使职位。

 

乔治·马歇尔
George Marshall

第15任美国陆军参谋长

 

 

小乔治·卡特莱特·马歇尔(英语:George Catlett Marshall, Jr.,1880年12月31日-1959年10月16日),美国军事家、战略家、政治家外交家、陆军五星上将,曾在二战期间提拔多位将领。他毕业于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1924年夏到1927年春末在美军驻天津第15步兵团任主任参谋,学习了汉语。1939年任美国陆军参谋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帮助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出谋划策,二战期间坚持先进攻纳粹德国再攻打大日本帝国的战略方针,1945年退役。

 

国民政府代表张群,调停使马歇尔,中共代表周恩来

1945年底至1947年初初退役的马歇尔奉杜鲁门总统之命来华调解国共军事冲突。杜鲁门总统在马歇尔赴华就任之前的写的一封信里,明确给出了马歇尔的具体任务:

我特别希望你竭力说服中国政府召开包括各主要政党的国民会议,以实现中国之统一;同时实现停止敌对行动,尤其是在华北停止敌对行动。

1945年二战结束后,战胜国中华民国面临一次实现国内和平,施行宪政的历史机遇,同时也笼罩着国共内战的阴影。马歇尔来华就是为了调解国共军事冲突,杜绝爆发全面内战之可能,但是这次调解最终以失败中止。马歇尔离开中国,回美在杜鲁门支持下荣升国务卿。随后1947年3月第二次国共内战爆发。

【1946年6月7日,美国人派了驻华大使马歇尔的专用飞机赴延安,载周总理到南京与国民党方面就东北停战事宜谈判。 连日的工作劳累,让周恩来总理在飞机上打了一会儿盹,下飞机后到达了住地,周恩来总理忽然发现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不见了。他初步判断,这个笔记本是落在了美国人的飞机上。果然没多久马歇尔的副官就上门了,送回了总理的笔记本,并用火漆加封表示没有动过或看过笔记本上的内容。--- 马歇尔及其助手肯定是看了这个笔记本,但是未将任何信息提供给蒋中正。】

 

 

司徒雷登
John Leighton Stuart
1941年的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英语:John Leighton Stuart,1876年6月24日-1962年9月19日),出生于大清杭州,逝世于美国华盛顿美国传教士燕京大学创始人,中华民国政府迁台前最后一任美国驻华大使

 

==========

 

之所以尊重他们,是因为 这几位都是富于职业操守的人,没有搞下三滥,没有欺诈,坑蒙拐骗。

当然,他们不是美国策的决策人,只是执行者,而且,似乎都是从好的目的,好的理想而作的。

美国的这几位将军外交家似乎都与蒋中正合不来。蒋败因 可见一斑。听人劝,吃饱饭。看来蒋不饿。

这些将军外交家都程度不同地有所同情和倾向中共,这应该不是毛的魅力,毛未施佛法,这些美国佬也不是能被毛洗脑的了得,而且个个都人中之龙,可见 毛周朱的柔韧内功的确比蒋高超的多得多!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我尊敬的几位美国军人和外交官员】 【马歇尔正告蒋介石:国军若不停止进攻共军,美国就立即断供!】 【四战四平 之3】 87红楼,一代人生,且朋且友,感慨莫衷,,,,,, 【攻占和死守 四平,毛泽东的决策真的错了吗?】
白镜天
好。但是,你应该思考和回答另一个问题:如此优秀的美国政治家,外交家为什么近三十年来看不到?
多哥
“蒋介石和史迪威将军 是不相容的, 这也是蒋失败的原因之一” 这话咋讲? 难道中正的脑经,是靠史迪威来开动的?
多哥
“蒋介石和史迪威将军 是不相容的, 这也是蒋失败的原因之一”。 这话咋讲?
多哥
难道蒋的脑经,是靠史来开动, 史走了蒋就完蛋了?显然史不看好蒋,米帝就把他从蒋这边给弄走了。
多哥
难道蒋的脑经,是靠史来开动, 史走了蒋就完蛋了?显然史并不看好蒋而米帝铁杆助,就把他弄走了。
多哥
难道蒋的脑经,要靠史来开动, 史走了蒋就完蛋了?显然史并不看好蒋而米帝铁杆助蒋,把史弄走。
天堂之令
“花生米”。。。史迪威给校长起的外号。
多哥
米帝觉得花生米容易被控制、投资花生米合算、对米帝有利;帮助花生米站稳脚跟,米帝是义不容辞的。
W
Who_Who
老马在来中国之前,美国的线人就告知了老蒋,老杜的底牌:国共或战或和,美国都在KMT这边。
W
Who_Who
老史和老陈去小罗哪儿面试,一个说的天花乱坠,一个支支吾吾的,后来还是老马帮老史报了这仇。
W
Who_Who
司徒是老蒋的铁杆FANS,任大使前,与老马彻夜长谈,献计:美国直接出兵,干翻中共。
偃月劃戟
前后时端,变化也要考虑。反共是美国策。司徒当然效命,但

后来有了变化,

司徒留守南京,与黄华等共党接触,是司徒要与共党联系和接触的真实行动,

无奈何,

s
samyyg
那本笔记本导致熊向晖被安排躲了三天,此乃周公平生一大疏漏。
偃月劃戟
十来天,,
多哥
反也好正也罢,都是造舆论,目的是强权获取利益。不平等交易,就能迅速致富、发财。
W
Who_Who
老魏的行头,家具都订好了,哎,如果不出事,没雷登啥事了。
W
Who_Who
还小本时,,好像老马还捎带着给江青一袋糖果,MADE IN AMERICA。
偃月劃戟
呵呵, should have been

made in USA

 

s
samyyg
周公另一次疏漏的事,兄台记得吗?
偃月劃戟
不止一次 啊,兄可

道来,

衡山老道
美国在二战时期还是很高大上的,后来成了霸主,脾气就大了,也就流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