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古宁头战役轶事 - 国军一辆抛锚战车的随手一炮,恰恰击中解放军指挥船,造成了70年两岸分离

硅谷一水滴
楼主 (文学城)
 

1949年10月24日下午,金门古宁头沙滩上,国民党士兵熊震球和他的排长杨展正在束手无策。

他们所在的青年军201师后方的战车——第三团第一营所属的半数M5A1战车,已经在这片海滩上与201师进行联合演习三天了。

这天下午,演习刚结束,杨展与熊震球的座车66号战车竟然在回防时出现故障,履带脱落,卡在海滩往内陆的要道上。杨展只好下车修车,但是怎么都修不好。65号和67号战车被命令前来拖故障车,但仍是拖不动。

最后,天黑下来,整营的人都回驻地了,就剩三连一排这三部战车停在沙滩上。

突然,在漆黑的夜空里,前方海滩突然出现一发红色信号弹。“奇怪,这个时候还有部队在演习吗?”熊震球正纳闷时,接着又见到两发信号弹笔直地钻入夜幕里。杨展也觉得事有蹊跷,要求所有弟兄立刻上战车待命。

杨展与熊震球并不知道他的66战车正好就抛锚在这场战役中最关键的火力支持点上,而且由于坏掉的只有履带,这既让他们没有办法逃离战场,却又能正常使用火炮。在接下来的激战中,正是他们发发命中解放军的要害,从而扭转了局势,也让企图由垄口登陆并截断金门岛蜂腰战略要地的解放军无法越雷池一步。

在排长下令开始射击后,熊震球在伸手不见五指下,随手抓了一发穿甲弹,填入弹药室,将这发穿甲弹打了出去。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第一炮竟然刚好打到了解放军的指挥船。

正是这种阴差阳错成就了自己“第一炮”的美誉。他对记者回忆说,那艘船装满了弹药,被击中后发生大爆炸,解放军许多高级长官都受伤了。而那一发炮弹,奠定了金门大捷的基础。

“虽然解放军一上岸就踢到了铁板,但是双方还是打得很激烈。他们上来的时候,前面有人打锣、吹口哨;还有打鼓、喊杀的,很是热闹。”

不过,后来,副驾驶曾绍林被解放军子弹击中,倒在他眼前。最后,也在他怀里合上了眼睛。

而国民党军队的运气不仅仅至此。

凌晨一点多时,201师的突击排排长卞立中在查哨时,竟踩到地雷,当即引发爆炸。整条防线上的士兵都在梦中被惊醒,以为解放军上岸了,纷纷全副武装,带着弹药冲入战壕。炮兵营甚至迅速将各炮位的炮弹都推入炮膛,开始备射。

台湾前大法官﹑立委李志鹏正是当年的机枪手,位置最靠前,正好与第一波抢摊的解放军面对面。他回忆称,当初被地雷爆炸声吓醒后,与副射手枯坐在黑暗里警戒已过半个小时,突然照明弹开始照明,他一眼看到前方的解放军正在下船,扣下板机就开始扫射。

李志鹏后来撰文回忆,几十分钟内他竟然射光了五千发子弹,这挺机枪也让第一波抢滩的解放军被杀得措手不及。全线火力就在解放军还没有爬上海滩时就一阵猛打,解放军失去午夜奇袭的优势,第一波抢滩就伤亡惨重。

不少解放军脚还没有踏上金门海滩就遭到火力压制,死于海中,许多装备全遗落在海底,而侥幸爬上岸的也被火力盯死在海滩上,动弹不得。

解放军的指挥船被击中后,引起的大爆炸挟着大火,把紧邻停靠的一大排民用船只烧尽。原本指望靠这些船只返回厦门载运过岸的第二波登陆部队,现在只有在岸这边,看着船只毁于大火,把海滩照得如同白昼,却无力救援被困在海滩上的第一梯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个加强团在对岸被全歼……

待古宁头战役结束后,登陆的解放军几乎全军覆没。但是国民党军队也付出了伤亡代价,国民党方面公布的阵亡人数为1267人,伤1982人,共3249人。

此后,台湾官方建立了太武山公墓,熊震球的战友曾绍林就葬在太武山公墓。此次参加60周年纪念活动的熊镇球,特地来到曾绍林坟前,让老战友好好安息。难掩悲痛的他,频频落泪。

随着尚在人世的参战老兵老去,这段历史的见证人越来越少。据台湾所谓“国防部”称,当年参与古宁头战役,至今还在世的将领,只剩下1人,是当时担任十八军军长的高魁元将军。

“两岸不管是各自努力也好、各自表述也罢,60年来,大家相安无事,今天双方都往和平这条路在走,我不希望再有战争,因为太残忍了。”熊震球称。

硅谷一水滴
与雄三导弹有一拼
花旗三弄章
很精彩,但乱码看不完整,能重贴一下吗?或给链接?
好望角骆驼
重贴一下

1949年10月24日下午,金门古宁头沙滩上,国民党士兵熊震球和他的排长杨展正在束手无策。
他们所在的青年军201师后方的战车——第三团第一营所属的半数M5A1战车,已经在这片海滩上与201师进行联合演习三天了。
这天下午,演习刚结束,杨展与熊震球的座车66号战车竟然在回防时出现故障,履带脱落,卡在海滩往内陆的要道上。杨展只好下车修车,但是怎么都修不好。65号和67号战车被命令前来拖故障车,但仍是拖不动。
最后,天黑下来,整营的人都回驻地了,就剩三连一排这三部战车停在沙滩上。
突然,在漆黑的夜空里,前方海滩突然出现一发红色信号弹。“奇怪,这个时候还有部队在演习吗?”熊震球正纳闷时,接着又见到两发信号弹笔直地钻入夜幕里。杨展也觉得事有蹊跷,要求所有弟兄立刻上战车待命。
杨展与熊震球并不知道他的66战车正好就抛锚在这场战役中最关键的火力支持点上,而且由于坏掉的只有履带,这既让他们没有办法逃离战场,却又能正常使用火炮。在接下来的激战中,正是他们发发命中解放军的要害,从而扭转了局势,也让企图由垄口登陆并截断金门岛蜂腰战略要地的解放军无法越雷池一步。
在排长下令开始射击后,熊震球在伸手不见五指下,随手抓了一发穿甲弹,填入弹药室,将这发穿甲弹打了出去。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第一炮竟然刚好打到了解放军的指挥船。
正是这种阴差阳错成就了自己“第一炮”的美誉。他对记者回忆说,那艘船装满了弹药,被击中后发生大爆炸,解放军许多高级长官都受伤了。而那一发炮弹,奠定了金门大捷的基础。
“虽然解放军一上岸就踢到了铁板,但是双方还是打得很激烈。他们上来的时候,前面有人打锣、吹口哨;还有打鼓、喊杀的,很是热闹。”
不过,后来,副驾驶曾绍林被解放军子弹击中,倒在他眼前。最后,也在他怀里合上了眼睛。
而国民党军队的运气不仅仅至此。
凌晨一点多时,201师的突击排排长卞立中在查哨时,竟踩到地雷,当即引发爆炸。整条防线上的士兵都在梦中被惊醒,以为解放军上岸了,纷纷全副武装,带着弹药冲入战壕。炮兵营甚至迅速将各炮位的炮弹都推入炮膛,开始备射。
台湾前大法官﹑立委李志鹏正是当年的机枪手,位置最靠前,正好与第一波抢摊的解放军面对面。他回忆称,当初被地雷爆炸声吓醒后,与副射手枯坐在黑暗里警戒已过半个小时,突然照明弹开始照明,他一眼看到前方的解放军正在下船,扣下板机就开始扫射。
李志鹏后来撰文回忆,几十分钟内他竟然射光了五千发子弹,这挺机枪也让第一波抢滩的解放军被杀得措手不及。全线火力就在解放军还没有爬上海滩时就一阵猛打,解放军失去午夜奇袭的优势,第一波抢滩就伤亡惨重。
不少解放军脚还没有踏上金门海滩就遭到火力压制,死于海中,许多装备全遗落在海底,而侥幸爬上岸的也被火力盯死在海滩上,动弹不得。
解放军的指挥船被击中后,引起的大爆炸挟着大火,把紧邻停靠的一大排民用船只烧尽。原本指望靠这些船只返回厦门载运过岸的第二波登陆部队,现在只有在岸这边,看着船只毁于大火,把海滩照得如同白昼,却无力救援被困在海滩上的第一梯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个加强团在对岸被全歼……
待古宁头战役结束后,登陆的解放军几乎全军覆没。但是国民党军队也付出了伤亡代价,国民党方面公布的阵亡人数为1267人,伤1982人,共3249人。
此后,台湾官方建立了太武山公墓,熊震球的战友曾绍林就葬在太武山公墓。此次参加60周年纪念活动的熊镇球,特地来到曾绍林坟前,让老战友好好安息。难掩悲痛的他,频频落泪。
随着尚在人世的参战老兵老去,这段历史的见证人越来越少。据台湾所谓“国防部”称,当年参与古宁头战役,至今还在世的将领,只剩下1人,是当时担任十八军军长的高魁元将军。
“两岸不管是各自努力也好、各自表述也罢,60年来,大家相安无事,今天双方都往和平这条路在走,我不希望再有战争,因为太残忍了。”熊震球称。

y
ytwadk
台军那时一定有老天在帮忙。
老生常谈12
823炮战,一炮干掉国军3个副司令。

1958年前后,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炮兵部队对据守福建省金门岛的国民党军进行了惩罚性大规模炮击封锁行动,这就是金门炮战。

金门炮战次数很多,规模不一,其中规模最大、战果最丰、影响最大的当属“八二三炮战”炮战了。

“八二三炮战”炮战的战果

 

 

 

 

1958年8月23日下午6时30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开始猛烈炮击金门,两小时内落弹达四万余发,是日落弹数更达五万七千余发,重点集中指挥所、观测所、交通中心、要点工事及炮兵阵地。

这次炮战给金门国民党部队以极大杀伤,炮击的时间点把握的很好,当时正值晚餐时间,金门的国民党军猝不及防的受到突发炮火袭击,一时间乱作一团,连开炮反击都顾不上,炮击造成岛上国民党军死伤440余人。(一说600多人)

炮击最大的战果就是金门防卫司令部三位副司令赵家骧、章杰当场死亡,吉星文重伤,于稍后因伤重不治,一下子干掉三个副司令,这三个人级别可不低。

赵家骧,1951年任陆军总部参谋长,1955年奉调第一军团中将副司令兼参谋长,随即出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副司令官。死后被台湾当局追赠为陆军二级上将。

章杰,金门防卫副司令,少将,死后被台湾当局追赠为空军中将。

吉星文,1955年任澎湖防卫副司令。1958年晋升中将,任金门防卫副司令。死后,台湾当局追晋他为陆军二级上将。

这次炮战被炸死二个中将一个少将,如果算追晋职务的话那就是两个上将和一个中将了,一次损失三位高级将领对台湾国民党当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不过三个副司令全部阵亡,司令胡琏却逃得性命。

胡琏死里逃生

 

胡琏

 

现在有一种说法是炮战前五分钟胡琏去了掩体,所以逃得了性命,把这归结于运气成分,但是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胡琏死里逃生的次数不少,与其归结于运气还不如说他“狡如狐"性格。

当时的胡琏实际上是和三个副司令赵家骧、章杰、吉星文在一块的,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也就是炮击的这一天,台湾当局新任的“国防部部长”俞大维亲临金门视察,身为金门防卫司令官的胡琏自然要设宴招待,5点30分,离六点的宴席还有半个小时,胡琏和三个副司令官陪着俞大维在防卫司令部所在的金门太武山下翠谷的草地上交谈。

台湾“国防部新闻局”的刘毅夫于1978年曾撰写了《八二三炮战廿周年追忆》一文,记述了他当时所见的金门岛上的情景:下午五时三十分,我金门太武山下的翠谷湖心亭中,餐会已散,胡司令官(即胡琏——笔者注)陪着俞大维在张湖公路的山下漫步回司令部,赵家骧、吉星文、章杰三位副司令官站在翠谷湖与岸的桥头上谈天。突然有阵嘶哮声,掠过太武山头,驰落翠湖,紧接着是山摇地动的不断爆炸声,整个翠谷烟雾弥漫,弹片横飞。

在第一轮炮火来袭之时,反应最快的就是胡琏,他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知道这是我军的炮击,在三个副司令被炮火笼盖的同时,胡琏以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地下掩体的指挥部,在之后的炮击中毫发无损。

炮击中副司令赵家骧腰部受到重伤,不治而亡;副司令官吉星文伤重,3天后引发腹膜炎而亡;最惨的是副司令章杰,被炸成了碎片,第二天根据残碎遗物,并经其传令兵识别,证明章杰确已死亡。

“国防部部长”俞大维也被炸伤,第二天灰溜溜的乘坐飞机回去治疗。

解放军动用459门大炮,在85分钟内集中射击炮弹3万余发,但是狡猾的胡琏还是逃脱性命,胡琏在解放战争的南麻战役中眼看要被我华东解放军攻破防线,结果突降暴雨连下几天严重迟滞了我军的进攻让他等来了援兵,淮海战役的双堆集突围司令官黄维被俘他却逃亡成功,这次金门炮战也一样,三个副司令全部阵亡,他还是死里逃生,有人说是运气,但是仔细一看关键还是胡琏反应快行动迅速,他要反应慢上一分钟也会葬送在炮火之中的。

 

花旗三弄章
thanks!
2
2020春再来
神奇!
偃月劃戟
不对,,,

仨副司令 找炮弹去缭 ~~

p
planet
以前看过详细的,说另外两个坦克在沙滩上来回辗已登滩的共军士兵。这个真是天意,坦克坏在登陆前,且有2辆可动陪伴过夜,且是携殚的演习
h
hkzs
副司令和副总一样比狗还多。,随便一炮就砸死三个。
老生常谈12
? 台军那时一定有老天在帮忙。 - ytwad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