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节:一个由推翻者坚持纪念的被推翻政府的国庆日

问老天
楼主 (文学城)

辛亥革命建立了民国,国都北平。

1928年,蒋介石的北伐军打到北平,推翻了这个民国。

可是呢,蒋介石的国家还是叫民国,而且还是用双十当国庆日。

当然,也不尽相同。原来民国的国旗是五色旗。蒋介石用国民党的党旗来作了国旗,就是青天白日满地红。党旗国旗一样。其实军旗也是一样的,都是青天白日满地红。

国民党的名字,是很迷人的。国家叫“民国”,而他这个党叫“国民”。两个字完全相同,就是顺序变了。记得曾经有人搞了个碧雪饮料,后来被雪碧告说侵权。那么这个国民党,民国政府是不是该告它侵权?

国民党原来叫同盟会,属于天地会的一个分支。天地会从清初开始就致力于反清。到1911年辛亥革命,清朝终于被推翻。虽然满清不是孙中山一个人推翻的,孙中山也没当上大总统,但推翻满清的功劳,大家还是承认的。然后到1919年,也就是民国成立了8年之后,孙中山就说,咱同盟会改组吧,以后叫国民党。其实人还是那些人,什么蒋介石汪精卫都在里面。就是改了个名字。所谓改组,就是改了个名字。

这个名字改得讲究,改得有学问。你听听,国家叫“民国”,他这个党叫“国民”,后来他的军队就叫“国军”。这个究竟是“民国政府的军队”,还是“国民党的军队”?那你就不要问了。他们就是一家子。

然后,一鼓作气地,他们不但把前面那个民国的名字拿来用,还把节日也拿来用了。每年都继续纪念双十节。都是民国吗,当然要纪念民国的国庆日。而且这个都不用颠倒顺序。反正颠来倒去还是一样,就是双十节。

说老实话,到美国后,每年双十节看到台湾遗老遗少在那里庆祝的时候,都觉得非常滑稽。

你说他们怎么就能够坚持几十年?坚持纪念那个被他们推翻的政府的纪念日,把这个纪念日当成自己的国庆日。

天下之事,还有比这更滑稽的吗?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双十节:一个由推翻者坚持纪念的被推翻政府的国庆日 再列一个被视而不见的历史事实:二战后被肢解的国家:德韩中 毛泽东思想,其实已经融入了人们的生活里,大家随口就会说出来 香港22年不向国家缴税,发展速度也很慢:钱去哪里了? 看香港现状,觉得能理解太祖反右、反白专道路、反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了。
a
aebny
周致祥怀念大清所以当初强烈要求毛主席新中国国号不能按原来计划简称为中华民国

周致祥怀念大清所以当初强烈要求毛主席新中国国号不能按原来计划简称为中华民国

多哥
滑稽,绝对滑稽。我觉得更不可思议的是,遗老遗少们坚持认为共军得了天下是因为有日本鬼子帮匪共打仗。言下之意,
多哥
国军是打不过洋人的包括日本鬼子,所以被有鬼子参与的匪共军打败,也就不奇怪。
多哥
如此不知羞耻能说出这种话的遗老遗少们,也真是太奇葩了,呵呵。
无机塑料
你这是瞎扯。中共从江西开始就没有打算用民国这个名字。肯定是人民共和国,前面冠以中华还是华夏?最后选了中华
a
aebny
你懂什么,建国时的文献《共同纲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下有个括号(简称中华民国),周老先生反对用那简称

你懂什么,建国时的文献《共同纲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下有个括号(简称中华民国),周老先生反对用那简称

 

zt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的由来  

 

2014年05月08日13:16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号,是在1949年9月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确定的。新政协筹备会在起草《共同纲领》和《政府组织法》过程中,意见分歧最大、争论最激烈的是关于新中国的国号及简称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的确定

中国共产党最早在1931年建立过局部的国家政权,名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抗日战争期间,毛泽东在1940年《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要建立“中华民主共和国”。1948年10月27日形成的《共同纲领》初稿——《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纲领草稿》,将新中国的国号命名为“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

1949年6月15日,新政协筹备会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决定筹备会分成六个小组,其中,第三小组负责起草《共同纲领》, 组长周恩来;第四小组负责拟定《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方案》, 组长董必武。这两个小组都对国号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关于新中国国号叫什么,代表意见分歧很大。有的提议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的提议叫“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有的提议叫“中华人民民主国”,还有“民主主义人民国”、“中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中华联邦民主国”和“共和国”等提法。最后集中在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叫“中华人民民主国”两者的选择上。

以张治中和张奚若为代表的一些民主人士主张突出“共和”二字。张治中说:“‘共和’这个词的本身就包含了‘民主’的意思,何必重复?不如就干脆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无党派人士、清华大学教授张奚若说:“有几位老先生嫌‘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名字太长,说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名。我看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比‘中华人民民主国’好,有‘人民’二字就可不要‘民主’二字,焉有人民而不民主哉?且‘民主’一词democracy来自希腊字,与人民同意。”

以黄炎培、张志让为代表的一些民主人士主张突出“民主”二字。6月19日,李维汉将黄炎培、张志让两位老先生《提议国名定为“中华人民民主国”》的建议写成书面材料,送筹备会主任、副主任。黄、张建议:“我国国名似可将原拟‘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改为‘中华人民民主国’。将来进入社会主义阶段时,即可改称‘中华社会主义民主国’。”

6月21日,张奚若再次提议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新中国的国号。他说:“中华代表中华民族;人民代表现在的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共和国代表我们的国体。”

负责起草政府组织法的筹备会第四小组,主张用“中华人民共和国”。6月23日,小组在讨论董必武拟定的关于“政府组织纲要中的基本问题”时,一致同意国家名称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7月8日,小组再次召开会议,将国家名称改为“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8月17日,小组第三次会议确定将国家名称再改回“中华人民共和国”。

9月7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前,周恩来向政协代表及各方面人士作了《关于人民政协几个问题》的报告。关于国名问题,周恩来解释说:“在中央政府组织法的草案上,去掉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民主’二字,去掉的原因是感觉到‘民主’与‘共和’有共同的意义,无需重复。而且这两个字都包含了民主的意义在内,在国体上是用‘共和’,在性质上则用‘民主’,作为国家来用还是‘共和’二字比较好,所以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可以说是‘民主’了。”“辛亥革命以后,中国的国名是‘中华民国’,有共和的意思,但并不完全,可以双关的解释,而且令人费解。现在我们应该把旧民主主义和新民主主义区别开来。因为在辛亥革命时期,俄国十月革命尚未成功,那时只能是旧民主主义的。在那以后由不完备的旧民主主义进步到完备的新民主主义。今天,为了使国家的名称合乎国家的本质,所以我们的国名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关于要不要“中华民国”简称的讨论

关于“中华民国”的简称问题,在民主人士中有三种意见。一种认为“中华民国”的简称需要沿用;另一种认为可以有简称,但不用“中华民国”;第三种意见建议取消简称。

主张沿用“中华民国”简称的有雷洁琼、黄炎培、张志让、陈劭先等。

6月18日,东吴大学教授雷洁琼在第四小组第一次会议上,针对国名过长的问题说:用时,不用全称,可以用简称。6月19日,黄炎培、张志让在《提议国名定为“中华人民民主国”》的建议中提出:“简称‘中华民国’虽名称较旧,‘中华民主国’名称较新,然‘中华民国’四字为简短方便,恐不能废弃。”9月6日,民革常委陈劭先在第三小组讨论《共同纲领》草案初稿时,提出:“纲领内‘中华人民共和国’下应加括弧(简称中华民国)。”

8月17日,筹备会第四小组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组织法草案》中,确定把“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华民国”。草案的第二条明确写明:“中华民国的国家制度,为无产阶级领导的全国各族各民主阶级联盟的人民民主专政。”

主张简称改名的以民主人士李达为代表。8月21日,李达致函周恩来,对《政府组织法草案》中有关国号问题提出意见。函中说:昨天看到政府组织法草案,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华民国”之规定,我认为与其简称为“中华民国”,不如简称为“中国”或“新中国”较为妥当。其理由:一是“中华民国”为旧法统之象征,我们已经废除了旧法统,即不需再沿用“中华民国”的名称。二是沿用“中华民国”名称,不能以新视听,反而掩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实质。并且,反革命的残余,也同样沿用“中华民国”的招牌。我们若也沿用此名称,似乎欠妥。若改为“中国”或“新中国”,那就妥当得多了。

9月7日,周恩来在《关于人民政协几个问题》的报告中,谈到简称问题时解释说:“但还要顾到人民的传统和习惯,因为中华民国叫了三十八年了,一下子换了会使落后的、政治水平低的人民不能接受,所以,我们许可简称中华民国,但这个中华民国的性质和过去是有区别的,它不包括地主、官僚资产阶级在内。因此,我们这个国名是从它的性质来决定的。”

共同纲领草案起草过程中,毛泽东同志对草案进行了多次审阅,并对其中的一些段落作了修改。它构成了此后正式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重要基础。1949年9月20日,草案提交筹备会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经毛主席审阅后的草案,总纲第一条将新中国国号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华民国)”。

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会上,许多代表认为“简称中华民国”6个字容易使人把它与过去的北洋政府和蒋介石政府混为一谈,并为此发生了争论。

26日,应周恩来、林伯渠联名邀请,张元济、陈叔通、沈钧儒、周致祥、何香凝、黄炎培、张澜、符定一、马寅初、徐特立、吴玉章、陈嘉庚、司徒美堂等23位各方面知名人士到东交民巷六国饭店参加午宴,并商谈国号简称问题。

周恩来说:今天请来赴会的,大都是辛亥革命时期的老前辈。我国有句老话,叫做“就教长者”。各位看见《共同纲领》(草案)中的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下,有一个“简称中华民国”的括弧。对这个简称,有两种不同意见,有的说好,有的说不必要。常委会特叫我来请教老前辈,看看有什么高见。老前辈对“中华民国”这四个字,或许还有点旧感情。

民建领导人黄炎培首先发言,主张保留“中华民国”的简称。他说:“现在虽说解放了,但感情上习惯用‘中华民国’,一旦改掉,会引起不必要的反感。况且,政协5年召开一次,5年之后我们觉得这个简称不必要了,再去掉它也并无不可。”

民革中央常委何香凝说:“‘中华民国’是孙中山先生革命的一个结果,是许多烈士用鲜血换来的。如果能照旧用它,也是好,要是大家都不赞成,我也不坚持已见。”

周致祥说:“我反对用‘中华民国’之类的简称,因为20多年来,这一名称已被蒋介石弄得不堪言状了,成为一个祸国殃民、群众对它毫无好感的名称。所以,我主张就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表示两次革命的性质各不相同。”

83岁的美洲侨领司徒美堂接着说:“我虽然是参加辛亥革命的人,我也尊敬孙中山先生,但对于‘中华民国’四个字,则绝无好感。理由是:中华民国,与民无关,22年更给蒋介石及CC派弄得天怒人怨。共产党所领导的这次革命跟辛亥革命不同,我们的国号应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抛掉又臭又坏的中华民国的烂招牌。国号应该是极其庄严的,既然改就得改好,为什么还要等到5年之后才改呢?古语说得好,‘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令不行’。仍然叫做中华民国,何以昭告天下百姓?我们好像偷偷摸摸似的。革命胜利了,连国号也不敢改。我们坚决反对什么简称,我坚决主张光明正大地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称。”司徒美堂一番话,掷地有声,博得一阵热烈掌声。

民盟中央副主席、法学家沈钧儒则从法律的观点解释新旧国号不能并容的道理。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加上‘简称中华民国’的括弧,的确是法律上的一个大漏洞,不合法律观点。世界各国的国号,只有字母上的缩写,而没有载之于立国文件上的其他简称。况且,将来行文上,包括用国家名义与其他国家订约,都有诸多不便。所以,我也主张不用那个简称。”

沈老发言后,马寅初、张澜、陈叔通等相继发言,主张不用简称,之后与会者再无不同意见。周恩来宣告讨论结束,并说:“我会把老前辈的意见综合起来,送给主席团常委会参考,最后由主席团常委会作出决定。”

1949年9月27日,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讨论和通过《共同纲领》和《政府组织法》时,一致同意并决定去掉国号后面“中华民国”的简称。新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

同时,政协代表们也提出,考虑到“中华民国”这个名称,长期以来在民间已经叫顺口了,目前也不要强行禁止使用,可以允许人民还有这样的称呼。

新中国诞生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名很快被亿万中国人民所接受,并被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所承认。 

f
freedom321
看到标题还以为是说大陆坚持纪念双十节的事
白云蓝天
同盟会不是天地会的分支,是由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合并而成。同盟会早期起义主要依靠会党的力量。他们是合作关系。
无机塑料
那是政协里一帮冬烘先生的酸提议,共产党不会当真的。而且老百姓也不可能赞成的。
无机塑料
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还有青帮、红帮、袍哥、红枪会、洪门,都是天地会的分支。
紫色海洋
中华民国过节是让你出钱了还是让你出力了?就过了起码还是要一个中国。

真逼反了你就开心了?

a
aebny
有简称条款的共同纲领是毛主席亲自主持起草的,至于老百姓他们算个鸟在中国从来没参政权利

有简称条款的共同纲领是毛主席亲自主持起草的,至于老百姓他们算个鸟在中国从来没参政权利

飞鸿雪泥
就是有更滑稽的故事,简述如下

有一来自于北京70后夫妇,在英国定居后,生一个女孩。他们每年都是纪念双十节。男的来自于房山山区农村,到北京读书时,自觉受人歧视,因此特别恨毛泽东时代的户口管理政策,女的在国内经营商业。

他们夫妇俩只认可中华民国,不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耶和华见证人宗教组织,香港的查经牧师走后,他们俩就承担其耶和华见证人的查经人职务。

白云蓝天
毫无根据。
问老天
这个怎么听着是中共卧底的套路?
问老天
孙中山是檀香山洪门大红棍,后到旧金山,推动全美致公堂将“反清复明”改成“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
问老天
两岸统一,需要的是自身的实力和行动,不是对方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