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苍天已死 红天当立 之四:“钢铁”原来是这样炼成的

-
-非圣-
楼主 (文学城)

在炮哥决定与红教合作时,炮党内部是一片反对之声。问题是,在红教总坛决定与炮党合作时,中土红教成员,其实也是一片反对之声。
为什么中土红教成员,会对总坛的这个决定,报以普遍性的反对呢?从大家摆在桌面的理由去看,这可复杂了。

因为,任何时候,能端在桌面上的理由,都也是高大上的、云遮雾罩的。大家真正的理由,常常只能从他们现实的利害关系中寻找出来。如果我们只听他们扯淡(摆在桌面上的、各种高大上的、云遮雾罩的理由),我们永远也弄不清事情真相的,而且越听越糊涂。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华盛顿、杰斐逊等人圣人级的欧美政治家,家里都养着大量的奴隶,到死也不给这些奴隶自由。更主要的是,还让大半个美国存在奴隶制。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呢?
端到桌面上,自然能找出一百个、一千个似而非的、好像合情合理的理由。其实呢,对于这个问题,人们扯闲淡的理由有很多,真实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不是相关制度的受害者,甚至是相关制度的受益者。如果是这个制度的受害者,他们绝不会替这种制度辩护的。

因为,奴隶制就是奴隶制;如果奴隶制能和华盛顿、杰斐逊等人标榜的人生来是平等的,我们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联系在一起,那天使与魔鬼肯定就是双胞胎。

只要我们知道这个道理,自然就会知道,当红教总坛想与炮党合作时,中土红教成员,之所以会普遍表示反对,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红教总坛的这个决定,对他们的利益构成了潜在的威胁。
这就好像,一个外国知名大公司,在中国招收了一些代理人,并且一直有意无意的暗示,公司总部会让这几个代理人,当中国市场的总代理。可是不久后,公司总部又想和中国的某个公司合作,并且有意无意的表示,希望让这个公司控制中国的市场。
在这种背景下,他们最初招收的代理人,自然会非常不高兴。

所以,端到桌面的理由千千万,真正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总公司愿意好好支持我们,以总公司的实力,以我们对总部的忠心、以我们的才干,总公司的产品,可以畅销整个中国市场,而且是指日可待的事;总公司又何必假手于别人呢?

总而言之,总公司招收代理人时,我们之所以会积极报名,就是因为总公司曾暗示、甚至曾许诺我们当中国市场的总代理。现在,我们跟总公司混了半天,总公司突然又想从中国,寻找新的代理人取代我们,这叫什么事呢?

当然了,大家在表达自己的意思时,都不会这样赤裸裸,而是换一种听起来高大上的理由。
对于他们的反对,总坛必须得有所解释。当然了,总坛的许多话,那是不能明说的,所以总坛只能含含糊糊的说,你们才是总坛的嫡传弟子,因为你们是红教信徒。所谓炮党,只是我们利用的对象,他们都不愿意归皈红教,他们都不是红教信徒,红教怎么会把他们当成自己人呢?

总而言之,你们实力太弱小,为了让你们迅速壮大,我们只能执行一个借尸还魂的计划。说得具体点,我们先与炮党合作,然后寻找机会反客为主。
当然了,类似的意思是不能明说的。但是,大家都是有慧根的人,所以红教总坛点到为止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大家就都明白了。

事实上,一个人只要能明白红教的内功心法,自然就会知道,红教计划清洗炮党,那是必然的。因为,红列大哥改造后,红教的内功心法第一要决,就是火并决。

红教组织之所以空前严密,就是因为列大哥改造过的内功心法,第一条要决就是,火并、火并、火并、还是火并。
这个火并,不仅仅是针对敌人的,更是针对红教合作伙伴的;甚至还是针对红教中人的。对此,只要看我一下红教无休无止的各种肃反、清洗运动,就可以知道了。

只是类似的内功心法,实在有些端上不台面,所以相关的行为,红教都是想方设法掩盖。即使因为各种原因,端上了桌面,红教也会把它归于一时失误,或是某个人的偶然错误。
其实呢,这是红教的基本内功心法,所以有红教的地方,就有类似的事情,而且还是常态。事实上,许多人认为红教是魔教,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这里。

红教组织之所以空前严密。主要就是根植于这种无休无止的肃反、清洗。
因为类似的原因,敌方势力想渗透进红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一个标准的红教信徒,常常都有可能无法通过这种恐怖的肃反、清洗,一个心怀鬼胎的敌特,想通过这种恐怖的清洗,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朝与炮党相争之际,炮党就如同个筛子一样,让我朝特工四处渗透;从高层到中层,那是让我朝特工渗透了个遍;至于甚层就更不用说了。最后炮党人多势众,却让我朝打得一败再败,这个原因非常重要。

在这种背景下,炮党的戴老板,据说是一代特工王,问题是,他曾派人渗透进我朝没有,好像也没有。
简单的去看,这个戴老板实在弱爆了,问题是,面对红教那种肃反、清洗成为常态的组织,你也想渗透进去,怎么可能呢?在这个组织中,你是标准的根正苗红,也有可能被误铲掉;你一棵大毒草混进去,还想不被除掉,你真以那肃反、清洗是闹着玩的事?

关键是,因为红教的肃反、清洗成了常态,所以红教中人想构建一个个的山头,那也是千难万难的。
因为,这一轮接一轮的清洗,足以让所有的山头都被削平了。虽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拉帮结派,但是红教中的派系、山头,却显然很难形成气候。也正因为这种原因,所以红教大哥一声令下,很少有人敢牙崩半个说不字。

所以,我朝与炮党相争之际,炮党就如同一个江湖大帮会,内部各大山头明争暗斗、内哄不休、互相拆台。而我朝呢?虽然不敢说铁板一块,但也绝对称得上一个严密的组织。

只要我们知道,红教的这套内功心法,自然就会知道,与红教合作的力量,通常都是以被清洗出局为结果。
你想通过这种清洗的检验,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千万不要试图在红教组织之外,还经营自己的力量。换而言之,有你钱,就把钱交出来;你有地,就把地交出来;你有多余的老婆,就把多余的老婆交出为;否则怎么会有传说中的共产共妻一说呢?
当然了,你有组织之外的军政资源,就把它解散了、交出来。否则,你估计无法躲过一轮接一轮的清洗。

前几天,说到了我朝朱总,许多人总觉得,朱总只是一个花瓶摆设。问题是,我们看看朱总是什么人?
朱总是标准的穷二代,但是朱总23岁就已考入当地军校;并且加入同盟会。31岁时,就是护国军旅长;35岁时就是省陆军宪兵司令;省警察厅厅长。

不要说别的了,现在如果有一个穷二代,能在三十来岁时,就混成这种级别,我敢说,谁也会惊为天人的。
就算在乱世之中,一个能混成这种级别,也牛逼到了天上了。比如,亮剑中的李大英雄非常牛逼,但是李大英雄什么时候,才混到朱总当年的级别呢?

更主要的是。朱总36岁时,孤身拜见独秀大哥,希望让他加入红教;问题是独秀哥一看,朱总这种履历,哪敢吸收他入教啊。因为,简单的去看,朱总只是一个失意的军阀,想到红教混点汤水喝啊。
但是,同年,朱总远赴德国拜见我朝周相,周相慧眼识英雄,于是亲自引见朱总入红教。此后,朱总在德国学习三年;随后又到红教总坛深造近一年。(22年至26年朱总一直在国外学习)。
不要说别的了,就算朱总没有军界的成就,仅他这种文凭、学历,也会让许多人觉得,朱总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既是中土的高材生,又曾到德国、俄国游学、深造三四年。一旦回国,能没有前途吗?

当然了,如果朱总的成就仅此为止,我们翻开现代书,从字缝中也未必能找到朱总的名字。因为,这种成就,放到现实中,对普通人而言,自然可以说牛逼到了天上,但是放到历史上,这实在是不值一提的。
朱总之所以朱总,是因为朱总后来一直稳坐中土红教的军界头把交椅。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朱总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呢?

许多总认为,朱总在军界的地位,是因为朱总给我朝带去了大批的原始股;其实,说这种话的人,肯定都没有理解红教的内功心法(火并决)到底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如果朱总真敢以此为资本,在我朝混。朱总肯定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就算侥幸不死,他也会被各种后起之秀超越的。因为,朱总有这种想法,只能证明,他根本就没有理解列大哥的内功心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西方思想日渐东进,而且红教内部斗争狗咬狗的故事太多,所以说到红教当年肃反、清洗往事时,大家都习惯性的认为,那些被肃掉的、清洗掉的人,都是省油的灯。
其实呢,这些人之所以会被肃掉、清洗掉,通常都是因为他们皈依了红教(或是与红教合作)了,还总认为,自己有多少原始股,自己有多大的实力,自己有多少人;所以动不动就以此为资本不服从命令听指挥。

既然皈依了红教,既然与红教合作了,你还心里打着这种盘算(拉帮结派),你不被清洗(肃反、整风),谁被清洗呢?
如果红教不反复清洗这种人,红教的组织严密性靠什么实现呢?如果红教不反复清洗这种人,发展到了一定阶段,那红教与炮党有什么分别呢?

炮党之所以动不动呈现出乌合之气,就是因为炮党内的大哥们,动不动就觉得自己有多少原始股,自己有多大的实力,自己有多少。关键是,炮哥也好、中正哥也好,对此都只能接受。

当然了,因为大家总是这样想问题,所以敢炮哥脸的人多的去了;所以,你也别看中正哥多牛逼,敢不给中正哥面子的人,那也是多的去了;甚至而言,中正哥还因此博得了民主、有雅量的美名。
也正因为这种原因,炮党动不动就会呈现出乌合之气。

事实上,红教组织严密,就是因为他的内功心法,有着这种极尽残酷的一面。总而言之,火并、火并、火并、还是火并(用于内部,就是清洗、清洗、清洗,还是清洗)。列大哥改造的马老太爷内功心法,之所以被称为魔功,他创建的教派,之所以会被人称为魔教,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这里。
但是,谁也得承认,因为红教有着这种神秘的内功心法,所以红教的组织性、纪律性,绝对是普通组织难以望尘的。

基于文学欣赏也好,基于我朝维护自己的教义也好。所以,我朝都会有意无意的说,各种无休无止的清洗,只是某个邪恶人物弄出来的,所以有关康阿生、李阿九、江阿青等人故事,说得神乎其神,总而言之,那种残酷的清洗,就是这几个红教酷吏给折腾出来的。
问题是,酷史永远也只是权力者的狗罢了。他们的行为,只是对主人负责罢了。

现在的问题是,这这些狗(红色酷吏)的主人是谁呢?这个很简单的说是谁。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朱总绝对是主人之一。
朱总之所是朱总。是因为他早已洞悉了红教的内功心法。否则,朱总也绝不会一直稳坐红教军界头把交椅。

在许多人眼中,朱总是一个忠厚的、啥本事也没有的老实人。
问题是,红教是什么地方?是一个肃反、清洗成为常态的地方。一个人能在红教军界,稳坐四十年头把交椅的人;会是一个忠厚的、啥本事也没有的老实人?这不是挑战人类的智商吗?

许多年前,我们在说到我朝的军事理论时,常常都说这是太祖创造的。但是,在网络时代开始后,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什么太祖军事理论,其实大都是朱总的军事理论。
朱总在中土上过军校,在红教总坛也上过军校。更主要的是,朱总是标准的军人出身,从基层一直干到高层;而且正规战、游击战都打过。在与太祖见面前,朱总就已是一代名将了;相比而言,太祖不过一个书生罢了。
既然如此,什么太祖为我朝总结出了军事思想,而朱总在此过程中毫无作用,这不是扯淡吗?

有人总喜欢问,朱总让你一说,那都牛逼到了天上。为什么从来不敢与太祖相争呢?
说这种话的人,肯定忘了一个基本事实。如果朱总是这种,连个头大眼小也分不清的军方大佬,那我朝太祖,自然是必败无疑,问题是,朱总恐怕也是必败无疑吧。因为,朱毛、朱毛,朱与毛争得一塌糊涂,那朱自然不存在了,毛又将附在哪里呢?

我朝太祖之所以是我朝太祖,就是因为他与朱总近于幻化成一个人了。太祖本身就是绝顶高手,还有朱总那种绝顶高手,一直愿意当他的影子,你说谁也还能与太祖对敌呢?这就是传说中的双剑合璧啊。

真正的高手,都是隔空过招的。
所以,太祖与朱总之间,肯定也有明争暗斗,但是大家出手之时,都是点到为止,也许他们两个个争得惊心动魄,外人却是丝毫感受不到那种杀气。
因为,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许多时候并不需要死缠滥打的,更不会打得两败俱伤的;大家随便暗示几下,胜负结果已出来了。
所以,朱总看似从未与人相争过,但是朱总的地位,显然没有一个人敢怀疑、否定过。直到许多年后,林帅崛起后,才敢公然打了一下朱总的脸,但是也点到为止罢了。

真正的高手,还可以与合作伙伴幻化做一个人的。
太祖之所以是太祖,就是因为朱总那种霸气冲天、却已内敛无痕的绝顶高手,一直愿意给他当影子。这就相当于当时两大高手,一直双剑合璧,从来没有拆散过,普通高手,自然是一个照面,就会被打下擂台;就是其它绝顶高手,一遇他们,也会相形见拙的。

红教中的高手,因为机缘巧合,能修炼到太祖那种境界,也未必不可能,但是就算他修炼到那种境界,也绝不可能是太祖的对手。
因为,他修炼到那种境界,也许并不难。但是想找一个朱总那种绝顶高手,愿意给他当影子,那可难了。

太祖因为机缘巧合,得到朱总这种绝顶高手给他当影子,自然不敢随便放弃这种机会;所以,太祖一直非常尊重朱总的权力、地位。
而朱总呢,则可以霸气完全内敛了。问题是,不管朱总如何内敛霸气,他是红朝军界第一人。

许多人总奇怪,朱总既然这样牛逼,他为什么从不与人相争呢?
其实,当我们问这种问题时,应该反过来问一下。朱总为什么要与人相争呢?朱总从不与人相争,却一直稳军界头把交椅;那些与人相争了一辈子的人,又得到了什么呢?
朱总从来不争,就是混得这样牛逼了。如果再争下去,难道还真能、真想把太祖皇帝挤到一边去。

许多人总认为,朱总的成功莫名其妙。
问题是,孙子说过,真正的高手,都也不象高手;因为真正的高手,都是胜于无形之中的。因为,他们胜于无形之中,所以人们总会产生一种幻觉,那就是他们能获胜,就是因为命太好了。

好了,是不是说得有点远了。我们再书接前文。
火并决的这层意义,说起来非常简单。因为,不就是一个是内部无休无止的、不间断的肃反、清洗吗?总而言之,只要把各种山头都削平了,总部一声令下,自然没有敢不听从了。

因为这种原因,自然有人会奇怪了,红教基本内功心法,就是如此简单,为什么中正哥、精卫哥也算在受过红教的专业训练,他们叛出红教后,就不懂得用这套内功心法,加强炮党的组织性、纪律性呢?
原因非常简单,想玩这套内功心法,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因为,反复肃反、反复清洗,说起来简单。问题是,你以为下面的人都是绵羊?都是任你随便宰杀的?你这样无休无止的肃反、清洗,这些人纷纷起来反抗,你怎么应付?

不要说中正哥、精卫哥背叛红教后,无法玩这套内功心法了,就是太祖皇帝与中正哥、精卫哥换个位置,太祖皇帝也会无法玩这套内功心法的。
因为,从组织内部而言,红教的这套内功心法,是标准的童子功。说得具体点,红教管理层的人,履历通常非常简单。

红教中人,除了朱总等少数人,都是刚出学校大门,甚至还未出学校大门,就加入了红教。而且,他们虽然不是标准穷二代,但也实在称不上什么富二代。
所以,他们在红教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社会关系;而且在红教那种组织中,他们也很难建立起自己的山头。总而言之,他们的一切,几乎都是来自红教。
红教总坛指挥他们时,自然非常容易;他们不服时,红教总坛想清洗他们也是非常容易的。也正因为这种原因,红教总坛随便派几个使者,就可以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中正哥的组织内部,履历、社会关系通常都非常复杂。所以,中正哥的下属,都也不是省油的灯,中正哥哪敢随便清洗他们呢?
如果中正哥敢自不量力的清洗他们,恐怕只会伤了自己。

不要说别的了,在炮党最危险的时候,蒋太子手握尚方大棒,号称打虎队,结果呢?面对大家的反扑,蒋太子当时就招架不住了,于是就向他老爸求助。他老爸一看这种情形,当时就把蒋太子训了一顿,总而言之,停止行动。
因为,再折腾下去,老虎没有打成,咱们父子,都有可能让老虎吃掉的。

再从他们的社会基础去看。
红教根植于社会底层,都是普通的农民、工人;以红教强大的组织力量,自然可以强有力的执行这套内功心法;总而言之,谁想试图当地头蛇、谁想试图自立山头,一律杀无赦;在此过程中,各种形式的清洗,自然可以成为一种常态。

当然了,也正因为这种原因,所以红教的组织严密到了极点,而且一声令下,可以直接贯彻到最底层。
虽然说,随着我朝力量越来越大,各种山头也自然而然也会出现,但是这些山头都也是惹隐若现的,至少中土红教总坛有令,绝没有一个人敢公然对抗;有人自不量力想对抗,通常都会死得很难看。

中正哥背叛红教后,就成了传说中大资本、大地主、大军阀、大官僚的总代理人,所以中正哥也知道这套内功心法的要义所在,却是无法继续练习了。因为,这些大爷,哪个是任你随便肃反、清洗的?
虽然,中正哥也知道,不强有力的打击这些力量,炮党永远也无法实现真正意义的崛起。问题是,中正哥就是缺乏打击他们的力量。

所以,中正哥整天喊着总理的遗训。问题是,大家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整个炮党的乌烟瘴气,与满清、北洋相比,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这种背景下,底层的不满力量,始终无休无止。

其实呢,如果中正哥能代表时代的潮流,有效打击大资本、大地主、大军阀、大官僚,我朝太祖再牛逼十倍,也牛逼不起来了。
问题是,中正哥就是无法做到这一点。当然了,既然这个时代,注定是工人、农民阶级要崛起了,而大资本、大地主、大军阀、大官僚要被淘汰出局,既然中正哥不能代表这股潮流,自然就由太祖来代表了。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吧。讲到这里,也算表达清了一个完整的意思,那就是红教组织内部,是以清洗为主要法宝,让任何山头消失于无形之中,所以总坛才可以一声令下,让大家难以抗拒。
而实现清洗的主要原因,在组织内部,就是靠童子功实现的(红教中人,没有组织之外的力量),在社会基础上,是靠依靠底层力量实现的(他们依靠的力量,自身缺乏强大的力量)。

a
aebny
红一四方面军分路北上的时候毛主席让朱总刘帅跟张国涛走是否想摆脱此二人

红一四方面军分路北上的时候毛主席让朱总刘帅跟张国涛走是否想摆脱此二人

反过来张国涛让徐向前陈昌浩跟毛主席走是否也手和此二人有隔阂了?

t
toyota1
互相掺沙子。叶不是在红4, 透露机密给毛, 救了毛。 毛一辈子多次提这事, 对叶一直很关照

1935,8月,党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开会,决定部队分左、右两路军过草地北上甘南。率领左路军的张国焘,进行分裂党和红军的活动,拒绝执行党中央的北上方针,并企图危害党中央。叶剑英识破了张国焘的阴谋,立即报告毛泽东。

党中央在巴西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迅速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北上,终于脱离险境。叶剑英在这个危急关头保护了党中央。毛泽东后来屡次称赞这是叶剑英在关键时刻为党为革命建立的一个大功。

这一次,叶帅救了毛主席,救了共产党。

于是有了建国后的十大元帅加封,叶帅当之无愧。

W
Who_Who
这不是扯谈么。老蒋4.12动手在先,共产国际轻信,嗯,也许薛岳可以十大元帅之一了。

事实上,一个人只要能明白红教的内功心法,自然就会知道,红教计划清洗炮党,那是必然的

衡山老道
看来你没当过领导 :)
W
Who_Who
清洗能够成功,1人政党最牛皮,嗯,底层力量为什么要听你的。艺人无底线啊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吧。讲到这里,也算表达清了一个完整的意思,那就是红教组织内部,是以清洗为主要法宝,让任何山头消失于无形之中,所以总坛才可以一声令下,让大家难以抗拒。
而实现清洗的主要原因,在组织内部,就是靠童子功实现的(红教中人,没有组织之外的力量),在社会基础上,是靠依靠底层力量实现的(他们依靠的力量,自身缺乏强大的力量)。

多哥
这种道听途说不足信。有这么回事儿但局外人解说就不会只有一种。说不定叶帅后悔,跟毛交代了受人蛊惑
多哥
传了假情报意在分化毛泽东和张国焘之间的关系。
-
-非圣-
这是说红教扩张,主要依靠社会底层--发动群众。而底层自身,除了人多,没有其他优势,因而只能“一切行动听指挥”。
-
-非圣-
至于“底层力量为什么要听你的”,主要原因是民不聊生。如果像现在这样有低保、有福利,当然没有那么多人造反。
-
-非圣-
应该不是。张国焘兵强马壮,毛可是用了“洪荒之力”,再加上一点运气(百丈关、陕北红军、西安事变),才把他打败,哪还顾得上别的。
a
aebny
如果把董振堂的5军团留下来把彭德怀的3军团派到四方面军不知会如何
a
aebny
可惜历史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只能怀才不遇了
老工人讲一讲
你在哪个时代都是个悲剧,机会再多都没用。因为你除了造谣就是造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