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畔】之十八:我妻子的表弟今天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

小百脸
楼主 (文学城)
【金沙江畔】之十八:我妻子的表弟今天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           我在4年前的博文【金沙江畔之一:我的岳父岳母】中曾介绍过我岳母的二妹居住的云南省元谋县雷丁村。我当时说: " 关于雷丁村,请大家参阅:http://baike.baidu.com/view/1919961.htm  根据百度,它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躲在树荫下的小小村庄”。鸟语花香、松鼠成群,几十棵几百年甚至一千五百年古树围绕全村。还是个长寿村“。还贴了一张我岳母两个小孙子站在该村中那棵1500年古树前的照片:
      照片中这个大男孩三年前从东北一所一本大学毕业后即被昆明铁路局招聘,现在已和原大学同窗、又同在昆明铁路局工作的白族女同学准备结婚了。可惜岳父母等不到这一天,看看孙辈们的好日子。         今天的中央电视台《远方的家:长江行》系列之(26集)--《 物华天宝话楚雄》介绍了楚雄州大姚县三台乡的彝族赛装节(内有众多彝族美女和耀眼的民族服装)、元谋县土林的壮丽风光,还特别介绍了妻子的二姨妈家的这个雷丁村。二姨妈的侄子(也就是我妻子的小表弟)杨魁生接受记者李秋莹的采访,向她畅谈今天农民的幸福生活。这些新生活我也曾在【金沙江畔】之三:把酒话桑麻》中向大家介绍过。        妻子和二姨妈感情特别好。1971她17岁那年被招工到州医院时,全家9口人只有一床破如渔网的棉被,是让瞎了的奶奶盖的。村里人都说楚雄天气冷,没棉被不行;再说也要”上去当干部“了,总不能太丢面子。怎麽办?岳父母着实犯了难。是二姨妈知道了,将家中两个表弟盖的一床旧棉被匀给她才成了行。这事是我妻子的大舅说给我听的,我写在《【金沙江畔】之三:把酒话桑麻(上)》了。今天早上一看电视出现杨魁生的镜头,妻子立马打电话给二姨妈,问她看到没有。二姨妈说,看到北京那些人来拍了,电视就还没看到。我17岁从苴林村嫁过来,都说这边富。那时你二姨爹还在部队上,我一个人要侍候他爹妈,还要下地干活。最高的一年,一个工也只有2角5分。富个鬼啊?苦死了。       雷丁村不大,只有50户,共约200人口。全村都姓杨,是800年前从江西迁徙过来的。妻子解释说:节目里的村民起国荣,是外村招来的一个彝族上门女婿;那位73岁的康继荣大妈则是二姨爹的堂弟媳妇。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雷丁村再穷,还是比苴林村强好多。现在就更不用说了,一位村民在镜头前告诉李秋莹:他家今年收入超过10万元(这比苴林村高 ,妻子的几个弟弟妹妹每年的收入都不到10万)。杨魁生说:“这两年(这是元谋农民的口语,意即现在)国家的政策好。”正如1981年我出国前岳父惋惜地对我说的:“"退回去二三十年要是有这政策就好咯。"(见《金沙江畔之一:我的岳父岳母(下)》)
         下边请大家欣赏中央电视台《远方的家:长江行》系列之(26集)-- 《物华天宝话楚雄》。它的内容,和我在这几年的【金沙江畔】系列中就向大家介绍过的大致相同。假如您眼尖,还能捕捉到一闪而过的金沙江龙街渡口镜头。  

     毛时代的苦难和罪恶,再涂脂抹粉也掩盖不住。改革开放的进步和成就,再污蔑咒骂也抹杀不了。前30年和后40年就是黑夜和白天的区别,只因为一个太阳是人造的,另一个是天生的。
桃花源主
前人挖井,你后人喝水,还口出恶言,真不是人。
桃花源主
你喜欢的民国时代,当地村里姑娘有几条裤子?
有言
他是直观思维,一般都这样。他们恨毛爱邓,看起来至少是爱中华的。-:)
华峥嵘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罄竹难书。。

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欲千北
顶。为雷丁村的农民弟兄高兴,为在毛泽东时代受苦受难的中国农民能脱贫致富高兴。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换了人间。
灵芝联想
老邓有功也有罪,但实在的改革开放功绩你们谁也拿不走。人要凭良心,不要胡想,胡说和胡评。老邓给你带来好处了吗?
多哥
我记得白脸老同志有亲戚是匪共的高干,而且百老同志是文革中上的医学院。百脸老同志,俺要是记错,请指正啊,呵呵。
问老天
呵!难道这位就是传说中吃了人家饭还要砸了人家锅的那类人物?太不地道了。
多哥
百老同志早年在几坛发表回忆录里头隐约有这个意思;应该也是不小的官儿,类似于地方一霸的那种位置。还
多哥
提到了当年去上海进修,遇到几个军队的人很尊重他。
石假装
+1
桃花源主
老村长带领村民勒紧裤带挖好井,后面的卖井水赚了几个钱,谁的功劳?
桃花源主
郭台铭厂里农民工十几连跳也是改开的功劳,滇湘北妹卖肉,黄赌毒黑贪也是改开的功劳
桃花源主
村里姑娘外出发了“财“,回去造了新房。喜?
桃花源主
没有铁道兵造的成昆铁路等,云南至今仍会是蛮荒之地,土司当政。他的亲戚能当铁路员工?真是狗屁
t
timgege2012
由于成昆铁路工程异常艰巨以及当时的施工条件限制,大量铁道兵在建设时期於工地犧牲。

由于成昆铁路工程异常艰巨以及当时的施工条件限制,大量铁道兵在建设时期於工地犧牲。关于牺牲的铁道兵人数,各种资料数目不一,迄今也没有权威的统计资料。但是至今仍然可以在成昆铁路沿线看到很多紀念這些鐵道兵的烈士陵园。

轸溪徐文科烈士陵园 玉田烈士陵园 白石岩烈士陵园 花果山烈士陵园 铁西烈士陵园 普雄烈士陵园 红峰烈士陵园 尼波烈士陵园 喜德烈士陵园   漫水湾烈士陵园 西昌马道烈士陵园 米易烈士陵园 丙谷烈士陵园 垭口烈士陵园2座 三堆子烈士陵园 能禹铁道兵烈士陵园 黄瓜园铁道兵烈士陵园 中坝铁道兵烈士陵园   黑井铁道兵烈士陵园 甸尾铁道兵烈士陵园 旧庄铁道兵烈士陵园 一平浪铁道兵烈士陵园 禄丰金山铁道兵烈士陵园 羊街铁道兵烈士陵园
W
Weipan
假如过去每家只生一个,中国人的日子不会比现在差多少。过去收入,投入到多生的人,教育医疗食物等,几亿人,按现今币值,天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