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熊,钻进了我家房顶(下)

平等性
楼主 (文学城)

浣熊专家杰森的方案是分三步走。他给我简单描述了一下,首先第一步是补上三个窟窿中的两个,留最后一个不补。虽然没有补上,但也不是任其出入,而是在这个洞口上安装一个特殊的钢丝笼子。这笼子从外面是进不去的,但是,从屋顶里面有一个口可以进到笼子里来。这个设计的巧妙之处在于,浣熊一但进到笼子里去,就被困在里面出不来了。

第二步,在抓到浣熊以后,要送得远远的。听杰森说,我们这里政府的要求是最少二十英里外,但是,根据他自己的经验,浣熊的记忆力和方向性都极好,至少要送出去四五十英里开外放掉,这样它才不会回来。

第三步,是亡羊补牢,先把最后一个窟窿补上,不仅如此,房顶上,屋檐下,所有薄弱的环节,都要加上钢丝防护网,以绝后患。他还说,浣熊恋旧,进去过的屋子,它们会记得至少三年,并经常回访。我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深以为然。好吧,有了方案,那就开始干活吧。

头两步进展得很顺利,当天他和他的伙计就把两个大一点的窟窿补好了并多加了一层钢丝网,笼子也安好了。到了第三天,他回来检查,笼子里已经逮住了两只浣熊,那个头可真不小,弓着背,呲着牙,看到有人靠近,就挥动它们锋利的爪子,凶得很。不过,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再凶也凶不到哪去了。

一切都按计划圆满实施,我很高兴,但是,到了要进行第三步加强防护的时候,出了问题。我老婆跟我嘀咕,说既然已经捉住了元凶,它们也被送得远远的,以后也找不回来了,何不就只补上那最后一个窟窿,别的地方就不用再加钢丝网了,那样可以省不少的银子。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个耙耳朵,一向对老婆言听计从。虽然觉得杰森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的态度一点都不坚决。最后折中了一下,只是加强了两处最薄弱的地方。

结果呢,就因为心疼这最后几百刀,出了大麻烦。没过两个月,家里又被浣熊入侵了!我也搞不懂是上次那两只浣熊回来复仇了,还是它们的亲戚朋友为它们打抱不平。不管是哪一样,反正家里又是鸡犬不宁,不得安神。我这个人到底是有些自尊的,不太好意思又去找杰森,决定这次自己想办法。

我的办法比较另类,用的是以毒攻毒的路子。我在网上找了一些偏方,准备了几大袋辣椒粉,还买了几瓶橡胶水,听说都是浣熊最不喜欢的味道。我把辣椒粉洒在房子的四周,特别是几个墙角处。然后把橡胶水涂在各个排水管上。最后还不放心,又买来了两个超声波发射器,安在屋外。过了几天,查看一下战果,嗯,还不错,统统不管用,照样一地鸡毛。

这下彻底没辙了,说不得,只好舔着一张老脸再去找杰森。杰森的脾气还真不错,也没跟我多计较。还是他的老套路,三步曲。不过,这一次,我老婆也怕了,全力支持他把整个流程都走完,最后把所有能补强的地方,都上了钢丝网。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屋顶再也没了动静,俺这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后来有朋友问我,那第二次的时候,到底是不是原先那两只浣熊回来报仇了。其实我也说不准,其实第二次只抓到了一只浣熊,而且在我看来,所有的浣熊都长一个样,没法分清楚。当然了,浣熊也就是想找个安身之处,只不过不凑巧,它喜欢的地儿,正好是俺们两口子的爱巢。就冲着它的这个眼光,我当然不会跟它一般计较。

最后老婆算了一下经济账,这两次折腾下来,花了将近三千刀,还真是有些心疼。但是,也算是买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以后做什么事都要找专业人士,而且千万不要虎头蛇尾,切忌做事不彻底,最后留个尾巴。

我虽然还是很喜欢小动物,不过,从此再看到浣熊,心里还是有些发毛。隔壁左右的见我家成效显著,也纷纷过来要杰森的电话。他后来又来了几次,药到病除,把我们这一片小区的问题都解决了。他发了笔小财,我们保了平安,皆大欢喜,给这个疫情肆虐的夏天,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浣熊,钻进了我家房顶(上)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浣熊,钻进了我家房顶(下) 浣熊,钻进了我家房顶(上) 海外华人,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国 疫情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没天赋的钢琴娃,终于也考过了最高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