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灯火】之一 光鲜背后的秋凉

爸爸的草鞋
楼主 (文学城)

一个多年前的女性旧友,一直单着,四十多岁已经做了5年的高校副校长了。论教育背景和能力,肯定破格重用了。这一路攀升离不开一个人,她的上司,知己Or伯乐?至于何年何月开始的瓜瓜葛葛,偶有耳闻,具体细节不清楚。去年回天朝,她专门找我叙旧,才知道她这些年生活中一些琐琐碎碎的烦恼,说大不大鸡毛蒜皮。其实,我们之间并无太多交情,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共同的朋友圈。之所以选择和我敞开叙旧,是因为我不生活在国内,聊聊无妨,就当是倒一下内心堆积已满的垃圾吧。

要说现在身处的地位,她应该是很满意的,从言语、行事中我能感受到她的养尊处优,确实比我们老百姓过得惬意许多。但是,她的仕途无论从自身硬件还是外部援力来看,能够平安无事保住目前的位置就算不错,毕竟,伯乐已经退下来了。

聊天中,她说起又要打算换房了,换个更大的,问我意见。她目前居住150平米三居室,装修豪华,4、5年前刚换的。

我:你现在的房子挺好的,干嘛又要换啊?换房、搬家太操心累人。况且,…..

话到嘴边,我又咽回去,本来想说,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还不够么?况且,看房、买房、装修、订家具、搬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人,一个女人搞定这一切挺难的。

朋友:我就是想要换换环境,换一下心情。现在的房子住久了死气沉沉的。几年的除夕夜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守岁,现在每当临近春节我就心里慌,不想总看到一成不变的情景。

我:过年回老妈家啊,和父母一起忙活年夜饭是件开心的事情。

朋友:以前都回。现在是能不回就不回,过年过节更加不想回,想起他们的埋怨、唠叨就发怵。这个年龄了,哪里那么容易就能找个人成家,了了他们的心愿?

她是很渴望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伴,这从她毫不掩饰的眼神里一眼就能看到。她说起有一次,半夜里发烧,迷迷糊糊自己爬起来找药吃。刚拧开药瓶取药时又打翻了床头柜上倒好的一杯水。突然悲从中来,一生气连药带杯子一咕噜全扫地上,干脆不吃了,就这么躺下去算了,明早醒不醒的谁在意呢?类似这样的情景不止发生过一次、两次……..

我懂她的感受,这个房子里的一切喜怒哀乐都是自己消化,难怪她要换房。可是,换房有什么用?除了买房时感受到千千万万的北漂、工薪苦苦背房贷,而自己轻轻松松花得起这钱的爽劲儿,然后还得自己一个人住不是?

她还跟我说起她的一个高中同学,近来有意无意常常关心她,后来,憋不住了,直接告白说:从高中时就一直暗恋她,后来因为如此这般种种原因没有勇气,不敢表白错过了。听那意思和看她的表情,有感动、有欣喜,也许还有期待。

我们作为局外人,是不是话音未落就想反问:那你现在名利加身、位高权重,而他现在拖家带口,老婆下岗,就有勇气敢表白了?寂寞时间久了的女人傻起来也是无底线啊,这和见识、地位、智商无关。

她这次找我聊,我还听出另一层意思,希望我能帮着留意周围有没有合适的人。

我是真有点为她的精神状态担忧。暗地里帮着访了访,年轻的如意郎君肯定不可能,再说人家也hold 不住。科学院的朋友知道一位研究员(比她大了11岁),从日本回来,一直闹离婚,和老婆分居N多年,跟离婚差不多了,有两个孩子分别工作和上大学。试着打听一番,结果人家听了她的条件后,说了很真诚的一番话:我这个年纪,有了两个孩子,不会再有要小孩的打算了;跟现老婆离婚折腾N多年没离成,主要是没有碰到真动心的,让自己有足够动力不顾一切,就一直这么分居着,互不相厌也习惯了。

我没有把这个行情告诉她,怕她难过。

但我还是禁不住会想:一个女人,拿自己的青春做一场豪赌,赢得了丰厚的筹码。人到中年后,又想用这丰厚的筹码去换一个当初轻轻松松就能实现的平凡生活,竟然换不来了。 即使某一天勉勉强强换到了,会不会意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