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神教,一统江湖(四)

a
a7a8
楼主 (文学城)

在现代的宗教里,有一个明显的男权特征,从事宗教的权势人物无一例外的是男性。而更加原始的宗教则有不少母系社会的特征,在非洲的部落里,还存在女性的巫师。很显然更加的现代的宗教是符合父系社会发展的需要的。而父系社会之前的则是母系社会。这个并非什么巧合,而是体现了宗教进化过程中的自然选择。说俗点就是在什么山唱什么歌。尤其是宗教组织这种功利性很强的以拉拢信徒为目的的组织。如果在父系社会以后还在大谈特谈女性的优越地位,女性至上,显然在部落或者国家领袖那里是没有市场的。这时候宗教就得适时的灵活变通,开始帮助当权者鼓吹男权,毫无廉耻的帮助打压女性以取悦男权阶层。

基督教的传播推广,也是在和罗马帝国的皇权媾和以后才取得了辉煌的发展。而某些宗教也是通过不断的修改经文来满足权利阶层的需要。这是一种互相利用。但是在这个过程里宗教实在缓慢的改变自己以适应社会认知的发展的。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宗教改革,莫过于1517年马丁路德,在教堂门口贴了一张小字报,上书“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生本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呃。。。剧本拿错了,上书“天生就有罪,一世苦来赎,何期一秤金,买路进天堂?”有人说你这个翻译好像不太押韵?这个外国人就不太讲究押韵,就那个意思吧。你问问老枪木槿,他俩懂德语知道这个纯属押韵。

相比于远古的宗教,更现代的宗教遇到了一个麻烦,就是文字已经开始出现。很显然,在没有文字的年代,吹牛逼不打草稿更加的容易一些。而且就算将来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想要改口甚至反悔都很容易。比如刚才说的从母系到父系的社会变化,那就是一个很大的弯,但是宗教调整方向并不感到有什么压力。毕竟人是健忘的,有个三五年就未必记得你以前是怎么说的了。

在马丁路德那个年代,中国的造纸术和活版印刷术不慎流传进了欧洲。这两样技术加在一块儿的作用有二:第一是宗教的经文被白纸黑字的印刻在了书籍上。第二是这些宗教经典,圣经,古兰经,佛经,论语,其成书的成本变得非常低廉,以至于普罗大众开始能够消费得起。这个事件一开始宗教并没意识到会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后果是从此以后白纸黑字的说出口的话就不太好改了。

如果人类的认知还是像2-3000 年以前那样缓慢发展的话,那么宗教还可以继续缓慢的改口。在纸质书刊批量印刷之前,宗教经典都是手抄在昂贵的羊皮卷上的。所以最终能够阅读和学习经文的人还是少数。大众并不熟悉并了解。这也是早期宗教能够和王权媾和的一个因素。也是中东地区的宗教首领前后三次和神重复缔约的原因。每一次的缔约,旧约,新约,再约,都是社会几百年发生了新变化,所以宗教力图改变说辞,适应社会发展的努力。

自从科学开始加速,而宗教经典被白纸黑字的固化在书籍上不好更改,事情开始让宗教变得尴尬。由于宗教必需万能,必需对自己毫无了解的领域妄加解释,打脸的事情开始此起披伏。科学在宇宙深空,天上地下,前生后世,微观世界等各个领域都迅速勾勒出一幅和宗教完全不同的图画。而这些都是建立在一系列坚实的证据链的基础上,并且经过验证行之有效。这样一来您满纸荒唐言就无处遁形了。


科技不但探索并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和奥秘,还在迅速的发展出很多新奇的,即使是几十年前的人不敢想象的东西。人能在天上飞,火车在地底下跑,还有手机。。。你说古代的教宗由于被想象力限制,哪知道还有这好玩意?骗人顶天儿也就是忽悠你衣食不愁,不用劳作,整天唱圣诗,72处女?都不敢编你能整天躺平了玩手机,5G光速无流量限制。你说说这要弄一手机烧过去,还有人唱圣诗吗?帝是不是会慨叹人心散了队伍不太好带?其实不必担心哈,天堂里没基站也没信号,还没法充电,去了也只能玩几小时单机版的泡泡龙。乔布斯早就去了,也在那儿没脾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