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西土匪杀人叫“横了他”....

小宁波♂
楼主 (文学城)

豫西土匪杀人叫“横了他”,同样是地主,坐地吃租的地主和主要吃高利贷的地主,在范龙章那里的票价差异很大,前面说了宜阳柳泉镇的那户有四五十顷地,孩子也就值个三千块,当然这是友情价;江左镇(今属伊川)的首富董家,虽然地不多,只有十几顷地,但高利贷做得肥啊,所以拉了他家孙子骡驹的票,就得给两万元再加五千两烟土,这还是给中间人面子。此外还拉了二十来张票,票价三五千不等。算算看,这可是高回报的买卖,难怪这一地区的老百姓,喜欢把孩子送去当土匪,比土里刨食强太多了。可问题是大家都这么干,生存环境只会更加恶劣,非来一场大革命,才能让人看到希望。

 

▲民国时期的河南土匪

土匪的仗义都是假仗义,姜明玉打宜阳前严明纪律,可等到被官兵追到山里饿得前心贴后心,需要“灌袋”的时候就不再讲究这些了。当时河南军阀憨玉琨正跟陕西来做河南督军胡景翼混战,急需人手,第一混成旅长王镇就拍表弟方彩臣跟姜明玉对接,憨是嵩县人,大家都是洛阳老乡都是蹚将出身,所以收编这事儿很容易达成。只是姜要抢个镇子才能满血回归,方立刻答应,不过为了官军的面子,不能打距离洛阳太近的地方,选了偃师大口镇,大家随便抢!顺便说点验的地方很经典,在登封中岳庙,当场换军装,土匪变成了官军。

 

▲时任河南督军的胡景翼

镇嵩军投了冯玉祥的国民军,一起往东打直鲁联军,豫西土匪姜明玉和范龙章都做到了军、师长,姜反复无常丢了性命,范倒被吉鸿昌欣赏他的忠义,关了18个月给放了,老范这辈子是个福将,最后邯郸起义也是走对了路。继续说1929年这段,放出来后军队也没了,回到豫西有两个选择:办民团还是当土匪,堂堂师长决定还是当土匪驾轻就熟,而且干就干一票敞亮的,豫西最能打土匪的民团是伊阳县(今河南汝阳)城的王建召,麾下大将就是后来参加远征军的抗战名将王凌云。顺便说说王凌云,王是镇嵩军出身,跟过憨玉琨,却不是土匪,而且转投王建召后打土匪很坚决。范龙章打伊阳,等于放出来也就一个月不到,就拉起三千人的杆子,打下了一千多民团守着的伊阳县城,击毙王建召、重伤王凌云。在打下嵩县、卢氏,自封豫西自卫军总司令,盘踞三县,任命官吏,没多久,孙良诚看到范龙章的实力,又给了个师长的名头,参加中原大战去了!

 

▲王凌云

有人有枪就有钱有军队,这是民国大小军阀的通例,范龙章这个土匪出身的小军阀也是如此,在大动荡的二三十年代,他几次成了光杆司令,又几次回豫西拉杆子,成为各路军阀的香饽饽。重操旧业当土匪,再作冯妇投老冯,从师长到师长,只是中原大战,北方的新军阀远不如南方来的新军阀有钱,所以败得很惨,范龙章的师仅剩一百来人,干脆又一个人回去拉杆子,没多久又拢起来三股土匪编成三个团,亲蒋的河南军阀张钫一看奇货可居,用蒋介石的飞机给范投了委任状,又编成了一个师。中间几次折腾,经过抗战,直到邯郸起义,范龙章的师长,当得稳稳当当,正所谓有枪便是草头王,妥妥的民国范儿!

 

▲范龙章

中原大战的一个战果,就是河南归了蒋介石,但刘峙来做省主席,到下面还得依靠河南的各路中小军阀来维持地方,范龙章由镇嵩军而国民军最终成了国民革命军,先驻防禹县(今河南禹州)后改漯河,禹县是河南主要的中药材集散地,也是瓷都,漯河是平汉线上的交通重镇,显然要比豫西那些穷掉渣的土匪窝好捞钱,地方工商企业、各级官员也懂得孝敬,办煤矿的怎么也得两万元起才拿得出手,药铺送名贵中药一回也得好几斤,这还只是禹县的水平。到了漯河,商会会长上门就得两万,更别说各路神仙每家每月三五千不等的贡献。所以你说那年月,想搞个合法诚信的买卖,都很难,所以河南一省,范龙章治下的漯河、禹县、郾城,最好做的买卖就剩下老海了!劣币驱逐良币,从北洋到南京政府,中国人民不推翻这群坑货,就永远没有民族振兴的希望,哪怕你不是无产阶级。

 

▲时任河南省主席的刘峙

范龙章提到当年伊川、伊阳的军阀有四大家:莽庄(今河南汝阳蔡店乡蟒庄村)王凌云、杨岭(今伊川白沙镇杨岭村)杨天民、王庄(今伊川白元乡王庄村)武庭麟和郭村(今属蔡店乡)范龙章。范家的新宅子占地五六亩,60多间房,中西合璧、外中内西,天花板、玻璃纱窗一应俱全,尤其七间上房,间架大、房屋深,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原本想在网上找找这些散落在豫西农村的近代庄园,但只发现王凌云的旧居来存在,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巩义还有刘镇华的庄园,张钫的老宅则是大名鼎鼎的新安铁门千唐志斋。

 

 

 

 

 

 

 

 

 

▲王凌云故居

1939年11月,抗战军兴正是用人之际,因为贩毒被查办撤职的范龙章再被启用,率军北上滑县,时值隆冬,棉衣县政府给解决了,菜金却没着落,豫北保安副司令颜希孟出了个歪主意:“专署没钱,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何庄(今属滑县焦虎乡)有个大地主,家里有三四十顷地,你去绑何家的票,不出三天就把钱给你送来了。这种事我们不好意思干,你可以干!”言下之意,绑票这事,您最专业,颜还为范策划绑何家的谁最合适。滑县当时还有支没番号的土匪武装李旭东部,有两三千人,当然后来也被国民党政府收编了,他就跟范说:何必这么麻烦,有啥困难找我要嘛!言下之意,我是地头蛇,你来我的场子没必要这么干,只要帮我搞个番号,这都不是啥问题,票要慢慢绑,才是可持续循环经济。

军队就是国民党各路军阀的命根子,所以本着剜到筐里就是菜的原则,开府河南的汤恩伯对范龙章这种土匪出身的小军阀也不放过,原因在于比较能打,在福建邵武消灭过我们的闽北独立师,师长黄立贵烈士牺牲,和我党有血债,到了冀鲁豫区又跟鬼子周旋,不忌讳拿着鬼子的弹药反CP,而且忠诚度较高,鬼子希望范改投汪伪,可扩编为一军两师,移防海州,盐税赡军,条件相当丰厚,但范拒绝后北上太行山区,相继投入孙殿英和刘进的怀抱。按理说刘进是胡宗南系统的干部,还许给范龙章45师的番号,可中条山溃兵后,汤恩伯还是于以收容,还亲自给蒋介石打电话要番号给范,当然这也是有目的的,就是要把范龙章打进高树勋的新八军,最终寝取这支杂牌军,这叫驱狼吃狼。当然要不是有邯郸起义,范龙章吃了高树勋,汤恩伯也放不过范龙章,在国民党军,杂牌就是原罪。

范龙章如何抱上汤恩伯的大粗腿,他自己没说,最早发现的是孙殿英,老殿这辈子走南闯北在诸多大军阀中侧身而过,基本做到不伤筋动骨,所以眼睛贼毒,说都是拉杆子起家搞游击队,跟博爱、辉县的土鳖张体安、王凤银和老白头(王在都)不一样,人家有后台老板!如果是民国军阀有新旧,民国的土匪也有新旧,时代逼着草头王不断迭代,范就是新土匪,不但会享受新军阀的待遇,知道用工业化包装毒品生产,懂得披个中央军校高教第九期的学历,更知道如何利用新旧大小军阀日伪顽八路中央地方各路势力间的缝隙努力求生,迅速站队,所以从镇嵩军—国民军——国民革命军,最后跟高树勋一起起义,此公在河南大小军阀里,绝对堪称秉志不凡!

高树勋的新八军是冯玉祥系统出身,抗战期间活埋石友三,又兼并了后者的69军,升任39集团军司令,于是树大招风就被汤恩伯盯上了,高也很清醒知道自己不是汤的醋鸡,就是胡宗南的鳝丝,这就是杂牌军的宿命。汤派来高的盐山老乡胡伯翰,胡跟黄埔系和西北军都有很深的关系,但显然更亲前者是中央削夺高兵权的抓手,而范龙章则是掺进来的沙子,大家对此都很清楚。高对范很提防,范也知高是活埋高手,心里也挺怵,所以比较低调,远不如胡那么嚣张。后来高胡矛盾激化,高借着喝醉酒连扇胡几个耳光,胡从重庆防空副司令调过来,出任39集团军副司令兼新八军军长这么久,也没把高树勋的小集团拆散,只好忍辱走人,后来又任北平警备副司令兼北平防空司令部副总司令,还得巴结军统北平站站长马汉三,的确没啥本事。不过胡伯翰一走,对高倒是个机会,掺进来的沙子能被反吃了,范龙章的待遇就好多了。听着是不很累,但这就是国民党军队的人事常态,干国民党也不容易啊!

 

▲高树勋

范龙章的应变能力实在逆天,邯郸起义之前,高树勋让他带着河北民军的乔明礼去接防马法五的40军,后者是庞炳勋的老底子战斗力很强,而范的新六师,孙连仲早告诉高是要遣散回豫的,连高的两个军,69被夺走后,新八军也要缩编为一个师,更别说渣一样战斗力的河北民军了,所以范心里拔凉拔凉的,以为要被牺牲掉了,结果一到马头镇开会,发现几个生面孔,高树勋劈头一句:我对不起你,跟我们起义吧?范立刻表态拥护,从此走上正路,没像当年的老领导杜淑那样折腾,后来结局相当不错。可见这人情商极高,跟谁都能打交道,也是旧社会磨砺出来的又一个多宝道人。

 

头条历史  

拉兄弟一把
也就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的意思。美帝叫"做了他、爆了他、完了他",等等。
4
401.king
啥地方叫“做忒伊”来着?

“灭了他”更与时俱进。哈

小宁波♂
别的方言都怎么说呐... 香港话说:哒瑟格扑街额...

小宁波♂
乃伊组特...

   灭了丫的...东北话吧

方家胡同
荡寇志里有一句叫“拖牢洞,也是一样的意思。
小宁波♂
拖到洞里焖了吃...

4
401.king
现在会不会说:相信伐,分分钟乃侬煮忒?哈
小宁波♂
现在不说了吧.. 能动手的就不瞎BB了..

方家胡同
喷上酒,加上葱姜蒜,酱油……
L
Laoxisi
"乃伊组特” 多少有些“措比白相相好伐”的语境。
小宁波♂
唔 .. 有点调侃.. 逗(刮)伊只小赤佬..

c
chinet
这次回国坐高铁从青岛去西安差点被后面的一群“阿拉”们“组特”,其他不懂“阿拉”话的乘客估计全体“昏特”

全程分分秒秒说个不停,到站了仍然意犹未尽,真是“喈滾”叹为听止啊!

f
fonsony
第一个高级将领起义,真是了不起的胆色四五年时势都末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