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鞋“逃婚记”

爸爸的草鞋
楼主 (文学城)

人到中年,心态自然平和许多。没有什么东西非得到不可,不再纠结舍与得;与人相处,随缘,不争高低不较输赢。和友人聊到我们这个年龄的心态时,我说自己越来越喜欢回忆和怀旧了。 朋友笑说:这是迈入中老年的显著标志!

中老年?乍一听惊了一跟头,但无心反驳,笑笑表示认可。既然认可,索性再怀旧一回。

刚上大学,父母还未及时转变角色,依然如中学生家长般语重心长地嘱咐我:进了大学,抓紧时间认真学习,不要这个,不要那个……虽然绕着弯儿含糊其辞,我知道他们其实是想说:不要早恋影响学习。响鼓不要重锤,我频频点头。但大学行程过半时,父母突然意识到自己一天天老迈,继而担心我涉世未深,毫无社会经验,生怕我将来找对象感情用事、上当受骗。于是,发动兄姐留意周围知根知底的如意郎君,似乎不经过他们的火眼金睛,我就一定会落入虎口。兄姐领旨后,很快就有了具体目标。而我本人并不知情。

就在寒假前夕准备订火车票回家时,大姐来信告知,让我去她所在的油城欢度春节。 正纳闷儿,二姐的来信及时解惑:原来,他们在悄悄为我安排相亲,父母也去了。一向乖顺的草鞋获知这个意外情报时,生平第一次气急败坏:我一智商、情商均正常,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孩子,大学都考上了,难道不会自己谈恋爱、找对象?再说,我也不是大龄剩女,何至于此?以前没有谈,那是因为你们不允许啊,要不然…….  总之,我是真生气了。谢天谢地,二姐无意唠家常的信及时泄露军事机密!情急之下,我索性一票去了二姐家过年。

原来,那个相亲对像是大姐单位书记的儿子K君。彼时K正面临两难境地:天津大学刚毕业分在市机关工作,办公室主任是个和蔼可亲的阿姨,家有千金待字闺中,见K尚无所属,顿生纳婿之意。K非常不情愿,家里人急着给他物色对象以解围城之困。K的姐姐和我大姐熟悉,曾在大姐家见过我,于是,两个姐姐之间“你有情来我有意”就拉上线了。照父母的意思,这算是知根知底的了,据说,对方父母也很期待这门亲事。

事后获知,因为我逃之夭夭,弄得父母、姐姐姐夫非常尴尬下不来台,连年都没有过好,二姐也免不了背上“叛徒”的罪名,没少挨埋怨。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被大家一致夸赞乖顺的草鞋关键时刻竟然放了他们的鸽子。

这次相亲计划失败后,大家汲取教训,不再兴师动众为我找对象,但暗地里依然操心。吃一堑长一智,我生怕他们爱心重演,接下来的暑假我找一机会,赶紧把一直保密的某某领回了家。父母见他第一印象: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后来了解到他的家境还有点贫寒。我估摸着:父母是有点“哆哆嗦嗦”不满意的。好在他有一样让父亲欣慰:品学兼优,有抱负——这正符合父亲“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封建思想。我忘了自己当年是如何巧舌如簧地说服父母认可的了,总之,最后 “得逞”了,这是后话。

我先斩后奏突然带回护花使者,着实让家里人深感意外,尤其是大哥。以往开学回校,通常是大哥公私兼顾送我到长沙换车。这次因为有人作伴,他再去送自觉多余,但我感觉他似乎欲言又止。我悄悄问他,原来他不知我私定终身,自作主张把家中“小九妹”许配朋友的弟弟了!那朋友和大哥有多年外贸合作,彼此信任。其弟在中山大学就读经济,大哥见过此人,以他识人无数的经验,觉得可以托付。这事儿想来有点滑稽:故事中男女主人公还彼此不相识,哥哥们却兴致勃勃地规划起未来了。他们畅想着我们毕业后,加入他们一起经商,做大做强,冲出东南亚呢! 并且约好借送我之机在长沙见面。亲人们的关爱操心真是“处处埋伏”,一不留神又被我歪打正着地逃掉了。这回放掉了大哥的鸽子,我不知道后来他是如何跟对方解释的,但愿他没有在朋友面前失信才好,毕竟生意人最讲究“诚信”二字。

人生如戏,常常让我有不真实的幻觉。倘若当年接了姐姐安排的角色,是否此刻我正和K君漫步在海河边上看人来人往,亦或坐在哪家街头小馆吃着狗不理包子、品人生百味?如果照着哥哥的宏伟计划,如今的我是否又会和中山君一起商海沉浮,也许大富大贵,也许破产潦倒,谁知道呢?只有眼前走过婷婷的女儿时,我便瞬间回到了可以触摸的真实。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如今,疼我、爱我的父母和大哥已经走远,我连他们的背影都望不见了。每每想起他们疼爱我、为我操心的点点滴滴,潸然泪下,感慨不已:当年,我是多么幸福,幸福得可以任性、可以反叛!今天,唯有珍惜,珍惜眼前,珍惜身边人,快乐开心每一天,方不负亲人的百般疼惜、千般关怀!

天长地久有时尽,绵绵思念无绝期!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胭脂扣 梅艳芳 生擒司空达 路过十字坡 如果 遥远的希腊记忆(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