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业了!

鲁冰花
楼主 (文学城)

                    冰花开店之二:开业了!

出了那个店,我和LD兴奋的讨论着刚才的情景。问他们为什么卖店,那个印度人的妻子说,她的子宫有什么问题(很多专业术语),不能再生育,他们的儿子已经8岁,急切想再要一个,需要回印度做手术。又夸夸其谈地说那个店收入多丰厚,客源多稳定,大部分顾客都是左邻右舍,大家相处很亲密,不是急于回国,断不忍心转手云云。幸福的生活像花儿绽放还要断送,有点脑子的会相信么?我们信了。

刚上路不到十分钟,他们的经纪人就打电话过来,让到他们办公室去一趟,正好也顺路。卖主这么亟不可待地通知经纪人,说明他们卖店心切。这里边会有什么问题吗?还是我们报价太高了?当时LD买店的心情也很急切。即便觉察出来像个坑儿,还是义无反顾的往里跳。

填了些表格,紧锣密鼓地进了购买的程序。接下来一两个星期,都在等。那个卖主看我们真心想要,后悔答应我们的报价太爽快,又要求加钱。随着进度得知还有别的陷阱:一直不给我们看他们与房东的租房合同,只告诉我们租金数额。我们太相信经纪人,也怕别人比我们报价高,错失良机,加了他们索要的款的四分之一,再等消息。

很讨厌这个状态,心理战,拉锯战,考验谁更有耐性。麻秸杆打狼,两头儿害怕。他们怕卖不掉,我们怕买不成;他们想多捞金,我们不想做冤大头。

烦恼莫过于不知事情的结果,等待的时间显得如此漫长。很多事要等第二只靴子落地后才能做决定。工作要不要辞,答应带儿子暑假回国祭祖,见他的祖母等家人,儿子心里蛮期待的。要不要订机票?什么时候可以走?买了店LD一人能不能打理?很多因素不确定,云里雾中。

到了见房东的环节。房东就在同一栋房子里,开了一个干洗店。一个体态丰腴,目光凌厉的65岁上下的韩国女人。强势,贪婪,英语说得很溜,咕噜咕噜的。要给我们重新签合同,在原来合同的房租上再加价,而且每年涨5个百分点,没有回旋的余地。原来的房租跟收入比已经很高了,而且他们的合同上那年下半年开始涨(也许是他们要卖店的原因之一,一直瞒着我们)。给我们的是在涨过的租金上再涨!卖主,经纪人任何人讲情都没用。我的耐心到了极限,我们一让再让,他们得寸进尺,算了,放弃吧,不开店也不会死。但LD还是想要。。几个人软磨硬泡,最后韩国女人挪动三寸金莲让了一小步:答应三年内不涨那5个百分点。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忍痛付款一次交清。复杂的手续终于齐备,定下来六月一日过户,开张。

紧接着找房子,不能离店太近,那是黑人多的穷人区,安全系数低些。不能太远。。还好,在离店开车10多分钟的另一个镇子找到一栋独立房,给儿女各留一间,价位仅是我们自己的房子租价的三分之一。开车距我们原来的家两个半小时。基本满意。

人生的又一个大转折。辞职,告别;整理,搬家!儿子请他的同学帮忙。打扫,重新装修,出租我们的老房子一切后续工作都留给了女儿。

新家环境清幽。远近高树入云,树荫下草坪青青。对面有个小池塘,阳光下碧波荡漾。池塘边泊着一只小木船,野渡无人舟自横。远离人世的喧嚣,安静得像梭罗笔下的瓦尔登湖。附近有条大河,河面辽阔如江海,一对对大雁领着孩子们在悠然戏水。“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不管怎样,尘埃落定,开业大吉,还是有点激动的。按行业规定印度卖主培训我们两个星期。其实就前三两天在店里帮我们,后来每天打个照面问一声:“没问题吧,有事联系啊。”就扬长而去,我们也不强求。(后来在银行,商场等地方还见过他们。听经纪人说他们在另一个镇子又买了一个店。所谓回印度做手术全是谎言。)

开业第二天就出幺蛾子,有人用假币,有人偷东西,女人都是炸药包,一句话不对就爆。。

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啊?以后就要跟这些人打交道?又有点怀疑人生了。

                   (待续。下一篇:轰轰烈烈的日子)

           上篇:鲁冰花_文学城博客 (wenxuecity.com)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开业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 笑坛爬梯: 小样儿,我就不信你不笑:) 知道什么是“锭轱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