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话诗朗诵 《北房黄昏一生中的两次偷腥》 (大院风波之四)

帅哥也有更的时候
楼主 (文学城)

 

天津话诗朗诵 (大院风波之四)

《北房黄昏一生中的两次偷腥》

创作/朗诵  醒来已经是黄昏

一,《致青丝婉儿》

坚硬的搓板上,双膝既痛又胀且痒。

不敢回头,看她只用余光。

瞄见她斜坐沙发,嘻笑如常,

手中却是一根带血的擀面木杖。

刚才网上论坛闲逛,忽然看到暗号一行,

原来竟是你青丝婉儿,失联多年的红颜鸳鸯!

暗号无缝对接,网上相拥而泣,互诉衷肠,

谁料乐极忘形,竟被她,你嫂子捉奸当场。

好在你我机智,交流全是暗号,外人难辨其详。

现在哥被拷打,宁死不招密码,渣滓洞里江姐一样。

遥想当年,哥笑谈风月,英俊潇洒,风流倜倘。

群芳争艳,环绕身旁,白马王子,好不风光。

你和哥私情绵绵,暗通款曲,我弹你唱。

可叹一次失足偷腥,被她爱情,道德捆绑。

想起多年之前,新婚之夜,哥被霸占的那个晚上。

规章制度,约法三章,从此不许花丛中徜徉。

海誓山盟保证,一辈子守着贞节牌坊。

颤抖的手画押签字,哥就如马关条约的李鸿章。

也曾挣扎苦斗,谁知反抗愈列,压迫更强!

婚后才知,娘家世代武林,铁掌碎石,剑戟刀枪。

一有争吵,娘家人屋外一站,哥立马绵羊。

虽貌逊群芳,柔弱娇小面相,下手却凶悍异常。

秀才遇兵满腹经纶没用,一言不合,暴力相向。

男尊女卑,三从四德,传统礼教一概不讲。

忍辱偷生,以泪洗面,只待旧日红颜解放。

刚才你来,好似旱季春雷一样。

哥想起了你的美,你的好,你的强,你的棒。

只待进一步指示,何时动手,耗子药熬汤。

科技时代,已非义和团的猖狂时光,

武功难敌智慧强,三十六计咱都用上。

连你老公一起害了,私奔远走他乡。

你我再续前缘,携手遨游,世界好不宽广。

刘海砍樵,董永仙女,共度浪漫时光。

跪等回信,网上论坛暗号相商。

 

二,《再致青丝婉儿》

昨天发出信号,你却转来欠款条。

原来你俩同来,不为谈情为追讨。

形势急转直下,惊慌失措好焦躁。

倒是身后这位,恩威并施捉放曹,

撤去搓板上床,亲洗伤口又擦药。

我虽风月傲骨,终是男儿身一条;

床上被翻红波,顷刻间鸾颠凤倒。

云来雨去之后,夫妻恩爱又和好。

带血面杖收起,补肾参汤恰送到。

排骨肘子扣肉,包子饺子捞面条。

举案齐眉敬酒,柔声细语带暖脚。

文豪尊严重树,越想越是娇妻好。

险些中你奸计,高汤偷放耗子药。

文豪藏躲多年,你俩坏蛋仍追到。

回想你及老公,无利从来不起早。

不念同窗多年,一生金钱为目标。

文豪当年是宝,你恨我妻先抢到。

爱心竟成仇恨,炊饼武大你也搞。

为了泄愤讹财,俩人设计仙人跳。

文豪重情重色,你俩偏投我所好。

邀我促膝谈心,酒里竟然放春药。

诱我偷腥之际,武大郎床下拍照。

人赃俱获怎辩?裸身写下欠款条。

可叹瘦弱文豪,光着膀子好潦倒,

再签马关条约,又演李鸿章戏角。

一生两次偷腥,两次却都没跑掉。

半生积蓄全尽,换来裸照一大包。

好在我妻智慧,余款未交连夜逃。

多年平安无事,早把这事给忘掉。

谁知静极思动,却到网上来无聊。

被你发现踪迹,悄悄话转来欠条。

法治社会没辙,照片欠条证确凿。

只好取出家底,多少欠款全补交。

娇妻真是贤良,对我宽慰又劝导:

吸取惨痛教训,从此别再沾花草。

野花都是老虎,丑妻薄地破棉袄。

只要夫妻同心,破财免灾坏变好。

痛心疾首含泪,想想还是原配好。

拿出纸砚笔墨,又签卖国二十条。

从此古井无波,醒来已是黄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