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真好笑】活动结束33333.......

爸爸的草鞋
楼主 (文学城)

话说司空达情急之中闯入客栈,加上童话妹妹又紧追而来,还没有得到功夫真正欣赏过如雷贯耳的紫掌柜。

此刻,见紫箫俯身安慰童话的模样,不禁怦然心动。那侧影轮廓、优美曲线如同维纳斯,那沉静雅致的举手投足,不正是徐大诗人笔下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又或者说像极了朱大家描绘的皎洁月色下好似牛乳洗过一般的荷塘轻梦。司空抑制不住翻涌澎湃的热情,一剑轻挑去了罗衫,剑头一划再撕开襦裙,上身只留下36D,再用旋风龙爪功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紫箫的一只珊瑚耳环衔在嘴里,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

十字坡紫掌柜岂是吃素的弱女子?自客栈开张以来,一靠情义结缘,二靠武功当家。这等轻薄浪子,今天找上门来戏弄本姑,若非有几分风流,几许霸气,早已是我屠桌上的包子馅了。

紫掌柜仍然从容沉稳,一手护住36D,一边心里拿捏着分寸,怎么给他一顿结结实实的教训。眼睛的余光迅速在西墙上那一溜寒光四射、长短参差的剔骨刀上扫了一遍。意到刀来,一把镶着祖母绿的玲珑短刀已轻轻握在纤纤巧手中。她斜睨他一眼,依然不慌不忙、娴静如水,只是眼光扫过之处,司空不挂丝缕,八块腹肌、凹凸的马甲线尽收眼底,全身上下只留一小块遮羞布。大家都身无挂碍,赤诚相见。紫掌柜心里也是暗暗一惊,男子里竟也有这等尤物!于是,迫不及待高声吩咐:疱六,开屠桌!月儿,洗香菇!

恰在此刻,独眼海盗尤老大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