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坛名叟系列 - Farewelldonkey 驴18

紫竹箫
楼主 (文学城)

驴兄的文字,我大抵是看不懂的,愈是如此,愈感其高深莫测,愈是不免于想要窥探附会,于是乎,驴兄之于我,也终于有了偶像光环。

 

文字不懂,看图识字还是可以滴。细赏驴兄头像,像不像罗丹的思想者的萌宠版:驴兄洗漱沐浴已毕,裸露修长结实小腿、线条圆润优美大腿,眼露算计的黠光,叉腰支颐的坐在马桶上皱眉思考:今天出场穿什么?今天下笔影射谁?

 

 

 

驴兄有名言曰:我可以不说脏话,但我要誓死保卫你我说脏话的权力。这话你别当真,驴兄从不说脏话,即便骂人也不带脏字儿,但却能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俯仰挥洒暗箭伤人,属于星宿老怪级别的武林老妖。

 

相比于与人舌战,驴兄更喜欢煽风点火,旁敲侧击,然后坐山观虎斗,隔岸烧火船。在茶坛与另一桀骜不驯之才子狂人同气连枝,如黑白无常杀人于无形,方圆百里不留活口,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驴兄曾说过文学城老阎之后无大腕儿,阎大腕去后,驴大师屡有被后来欲上位者挑战而积累第一桶金之趋势,故而不轻接战书,于是乎江湖传说愈加诡异,武林声名愈加邪乎。

 

驴大师的博客自我描述是: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大师谦虚了。细读驴大师文章,我常常搞不明白驴兄读西厢,怎么悟出的其与MBA成功案例的关系,苦思关于割牛耳朵引起退化而处女膜代代相传的问题,竟忘了驴兄举此例的本意。所以驴兄的文字,总有一种我就是写了要你认识每一个字却弄不懂任何一句话的欠揍的感觉。

 

其实驴兄提出这些有深度的问题,其兴趣也如庄子,仅在于挑战辩论对手的智力,顺便打击我等附庸风雅者的理解力。

 

驴兄自供无书不读,读了啥书,数不清,啥书没读,不记得,和我自诩善饮没醉过倒是有点异曲同工。关于读书,驴兄有言:读书,也是懦弱者躲避现实的一种手段,这让我无法继续以好读书而沾沾自喜,活活画出我不敢不愿面对现实的懦夫身段,恨!

 

驴大师是我的偶像,我是您的粉儿。不过我对您是单相粉,您不用有任何的obligation,行为可参考渣男的三不原则,泰然处之。

 

对驴大师个人了解不多,无法与对老生兄了解之深度相比。据我所知,驴兄大概算是城里的金融大鳄,学贯中西,才华横跨文学与金融两界,巴菲特有没有请他吃过饭不太清楚,但确实曾有港商请驴大师吃饭的小段子真实的发生过:那时候小驴刚出茅房,啊,不茅庐,跟着银行系统的一位大领导去香港公务,自然少不了港商宴请。杯盘交错,酒过三巡,领导随口问身边的小驴哪道菜最好吃,小驴咂巴咂巴嘴说,刚才那碗炖粉条子味儿不错,能不能再来一碗?请客的港商当场吐血,那可是鱼翅啊!顶级的炖天九翅!

 

记得驴大师之接地气之作唯红歌点评系列,可见大师亦有喝着小酒哼着小曲的凡人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