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爱到尽头,覆水难收。

爪四哥
楼主 (文学城)

汉朝有名的文景之治,尊崇的是道家的老庄之学,无为之治,让人民休养生息,国家GDP翻了几翻,从而为文治武功的汉武帝的"犯我强汉虽远必诛"的盛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那时候的儒生,十年寒窗苦,却不受待见,无法谋得一官半职。

朱买臣就是这样的儒生。他是吴县人(今属江苏),打小家徒四壁,却酷爱读书。到了40岁了,别说娶媳妇,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经常去隔壁老王家蹭饭吃。汉景帝前元三年(前154年)的时候,隔壁老王与邻居潘家的小妾通奸事发。于是老潘与王太太在床上一合计,干脆一不做二不羞,把金莲倒贴嫁妆,送给了朱买臣为妻。唯一的条件就是:俩人必须远走高飞,爱去哪去哪。

于是乎,朱买臣就带着金莲,带着嫁妆逃到会稽郡富春县下涯(今建德下涯镇)的大洲源(新安江的一条支流),在人烟稀少的深山里,搭了个茅篷居住。夫妻俩一起上山砍柴,然后去集市卖,勉强维持生计。

别人卖柴,会吆喝:卖柴!卖柴!俺的柴又粗又大,保您满意!

可朱买臣却吆喝: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集市的人把他当怪物看,让金莲很难堪,就劝他不要之乎者也,丢人现眼。可朱买臣偏不!不仅不听金莲的劝告,反而变本加厉,越念越响,甚至如唱山歌一般。其中最著名的一首就是:唱支山歌给孔子听

唱支山歌给孔子听,

我把孔子来比母亲;

母亲只生了我的身,

孔子的光辉照我心。

旧社会鞭子抽我身,

母亲只会泪淋淋;

孔子号召我读诗经,

之乎者也劝敌人。

孔子号召我读诗经,

之乎者也,

之乎者也劝敌人!

唱支山歌给孔子听,

我把孔子来比母亲;

母亲只生了我的身,

孔子的光辉照我心。

孔子的光辉照我心。

后来金莲实在是忍无可忍,就提出要与朱买臣离婚。朱买臣笑着对她说:“你别看我现在穷,算命先生说我五十岁时,会大富大贵。现在我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再等我几年,等到我富贵的时候,我会好好报答你。”

金莲骂道:“像你这德行,最后只会饿死在沟壑中,富贵个毛啊?!”

朱买臣再三劝说,金莲便索性大哭大闹。朱买臣没办法,只好同意离婚,写了休书,递到金莲手里。金莲毫不留恋,离家而去。很快,就改嫁给了在集市上卖柴时认识的西门庆。

斗转星移,到了汉武帝时期,朱买臣已经50岁了。这时候,汉武帝重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钟儒术。雄鸡一唱天下白,儒生翻身得解放!

朱买臣受到在朝廷为官的同县人严助的举荐,有了进京面见毛主席,不不,是汉武帝的机会。朱买臣在武帝面前侃侃而谈,说《春秋》,讲《楚辞》,论《诗经》。。。深受汉武帝赏识,便封朱买臣为中大夫。再后来,朱买臣献计平定造反的东越王余善有功,被汉武帝封会稽郡太守,相当于他曾经砍柴维生的地方的省长。临行前,汉武帝还拍拍老朱的肩头说:“荣华富贵以后不返回故乡,就好比穿着锦绣衣服在夜间行走一样,好好enjoy 吧!”

朱买臣到会稽郡上任后不久,有一次出门开会,看见他的前妻金莲与丈夫西门庆正在服劳役,给政府修建高速公路。于是就停下车,免了他们的劳役,让手下人开车把夫妻俩送到太守府,并安置在园中,好吃好喝地供养起来。。。

金莲这叫一个后悔啊!水性扬花的她,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趁西门庆熟睡,来到朱买臣的书房,跟老朱说,想跟他重归于好,再续前缘。

老朱静静地想了想,叹了口气,举起面前的茶杯,把茶水泼在地上,缓缓地说:你如果能把地上的水重新收回杯子里,我就与你再续前缘。(这就是成语覆水难收的出处)。

金莲听后,羞愧难当,捂面哭去。当晚,一时想不开,就自挂东南枝了。

朱买臣听说后,不胜唏嘘,给了西门庆狠多银两,让他厚葬金莲,并奋笔疾书,写下大名鼎鼎,让后世的周华健一炮走红的歌曲:让我欢喜让我忧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史海钩沉:中国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两次报复事件 史海钩沉:阴差阳错地自投罗网,成就了一代名将 史海钩沉:中国历史上两次著名的焚书事件 史海钩沉:爱到尽头,覆水难收。 刚刚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两起种族歧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