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希腊记忆(二)

爸爸的草鞋
楼主 (文学城)

地中海的阳光无遮无挡,伴着海风轻轻吹拂,一点也感觉不到灼烧。可是,一趟卫城回来,脸上、脖颈、胳膊全都红了,还有灼烧感。一问才知道,人家都是用SPF50防晒霜,我的SPF30远不够用。第二天忙完工作第一件事就是去买高倍防晒霜和宽边帽。还不到下午四点,我跑了雅典几条商业街,大大小小的商场、店铺全都大门紧闭,一个人影不见。纳闷儿,以为是节假日。但在国内节假日不是更得张灯结彩迎接顾客,促进消费么?原来,人家的正常营业时间是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不仅商场,政府部门、公司、学校、博物馆也都是这个工作时间,跟part time job 一样。

这么早下了班都回家干啥呢?我太多虑了。街上每间酒吧都生意繁忙,屋里屋外全是人,喝酒扯淡惬意得很。再看沙滩上,乌央乌央的热闹非凡,戏水玩沙、晒太阳,吹海风,快活无比的人生。

我在希腊半个月,天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还等不到晚餐。那里的餐馆基本都是晚上九点左右才陆续开张,真正吃上饭要到九点半十点了。二十年前雅典的中餐馆很少,档次高级点的更少。托领导们的福,我们天天不惜代价去那家当地的高级中餐馆,等每次盼到食物上桌时,草鞋快饿得断了气。吃不了几筷子,我又困意渐渐上来。不解地问同事:为毛他们非要搞到这么晚才吃饭?半夜吃完饭还怎么睡得着呢?同事笑话我:这里的人谁像你呀,每天的作息就是吃饭睡觉打豆豆。也是,他们吃完饭,离睡觉还早着呢。怪不得第二天十点上班还懒洋洋的,累呀。

雅典每两年一届的波塞冬世界航运博览会规模盛大,历史悠久。各国与造船、航运、海上作业相关的企业、科研院所、政府机构都会踊跃参加。我们此行也有参观任务。一路看到很多中国企业参展。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参展商布展认真,展品、文字资料齐全。尤其是展览过程中一丝不苟地坐台、热情接待来访者、解答所有提问,十分敬业。他们会判断来访者的身份、有无合作可能酌情赠送一些精美的小礼物。日本企业在以上这些方面做得比中国展商更加专业高效、礼貌周到,到了精益求精的程度。再一看希腊东道主的展台,工作人员连影子都不见,要展示的东西、文字材料全都堆在展台跟前,你想看就看,不想看也没人在乎。他们准备的小礼物散乱地扔在接待桌上,谁都可以拿。为了吸引参观者,他们大部分展台都请了年轻、热情的模特,好些都是罗马尼亚小姐。这些身材火辣,眼睛撩人的年轻姑娘每天花样翻新地在展台前搔首顾盼,偶尔扭动舞姿,引得过往参观者阵阵欢呼。

一天早餐时,有同事神秘通知大家:今天去一个有名的日光浴场,大家啥也不用带,除了防晒霜,高倍的啊。不就是海滨浴场么,除了泳衣也确实没啥可准备的。俺开心地期待着像当地人一样,沐浴在地中海的夕阳海风里。前面忘了说,此次来希腊除我之外,还有一位女性同行,她是我们系统里知名的技术专家,年近50,很严谨认真的一个人。她悄悄问我:你去吗?我兴奋地说,去呀去呀。她犹豫了一下没说什么,后来启程时我看到她拎着个小包包也来了,这下放心。浴场在一片陡峭的礁岩下面,非常开阔绵延的一大片海滩。放眼望去,沙滩远远近近躺满了人,整整齐齐摆在沙滩上,跟晒咸鱼似的。我还觉得奇怪,晒个太阳怎么这么规矩呢?赶紧找个冲浴的亭子进去,全身上下厚厚地涂上防晒霜,匆匆换上换上泳衣,准备融入这个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的日光浴场。同行的女专家说,她改主意了,准备就在浴场不远的周边转转,不去沙滩了。我虽不解,来都来了干嘛不去呢?但这种事情也只能尊重人家。于是约好回头碰面的地点,直奔晒咸鱼地点,只想赶紧体会一下肌肤与细沙、阳光相亲相爱的滋味。然而,还没有等到我完全踏进这片乐土,就像李清照词里写的那样,误入,误入,惊起一滩鸥鹭!天哪,原本安安静静躺在那儿的一大片忽地惊坐起来………可是,可是,我的惊讶也一点都不亚于他们,我眼前的男男女女竟然都是一丝不挂的啊!

事后,我抱怨同事没有跟我讲清楚,同事坏笑道:讲清楚了你还会去么?可我还是生气自己出了洋相。同事们调侃道:这些晒太阳的人,很多都是从北欧漫长冬天的凄风苦雨中不远千里来这里拥抱阳光的,你就不能消消气儿理解一下人家对于阳光的渴望么?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遥远的希腊记忆(二) 遥远的希腊记忆(一) 巴西懒人生活见闻 读网友《人在旅途》连载故事有感 饮水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