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4)

林黑贝01
楼主 (文学城)

(四) 巫山云雨

 

屋子里静悄悄的,掉一根针也能听到,他俩四目相对却没有人再说一句话了。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你一个男人,难道还要等她主动投怀送抱吗?”

 

刘胜利行动了。他从侧面的短沙发坐到了冯静雅坐着的长沙发上,他坐到了她的旁边,冯静雅没有挪动。刘胜利的心脏跳得犹如要冲出他的胸膛,他用左手抱住了冯静雅的腰,顺势把右手按到了她的胸脯上,她没有反抗。随著这些动作,他把嘴压向了她的唇,很快两片嘴唇便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他的舌尖在她温暖湿滑的口腔内翻滚搅动,回应着他,她也将她柔软的舌尖滑入了他的口中,配合着他的吻,温情地舔吮着,两条舌头就像两条蛇一般交织在一起,一股一股的香津玉液随着两舌的纠缠缓缓地流入彼此的口中。

 

和在陵园那次一样,冯静雅闭上了眼睛,任刘胜利的舌头探索她的口腔深处,他的舌尖追着她的舌头,搅拌着,他觉得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都是甜美的。冯静雅终于浑身无力地倒靠在刘胜利的怀中,认命般但又欲拒还迎地伸出那柔软的舌头让他品尝。因为嘴唇被刘胜利压着,嘴里塞满了他的舌头,她从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呻吟,从鼻腔里发出一丝丝颤抖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刘胜利开始隔着衣服轻轻地揉捏冯静雅的乳房,足足十几分钟,除了接吻和轻揉她的乳房,他没有敢做任何进一步的行动。然后他变化了,不停地亲吻着她的耳朵,脖子,还有那片白白的锁骨。那是一片专门为刘胜利准备的风景线啊,他怎能错过?

 

刘胜利又进一步试着把右手顺著冯静雅的羊绒衫下襬伸进去,在她的腰间、肚皮和乳罩上摸索,她的肌肤很滑溜,光润细腻,抚摩起来手感很舒服。渐渐地刘胜利的动作开始大了起来,把手伸到了乳罩下面,直接用手摩挲她的乳房,爱不释手,一再地揉捏搓柔。她的胸丰满、圆润、柔软,他的手指还直接按在了她的乳头上划圈,慢慢地转动。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她的呼吸开始加粗了,但眼睛仍然紧闭着。

 

客厅的窗帘已经拉上了,不用担心外面的偷窥。时机成熟了,刘胜利一把将羊绒衫推上去,掀起了全部的胸罩。客厅的日光灯很耀眼,照着冯静雅雪白的乳房,她的乳头很好看,不大,但颜色粉红粉红,很鲜嫩的感觉,真不像是给孩子喂过奶的。刘胜利把嘴转移到她的乳房上,用舌头来回舔她的乳头,左边完了就右边,光滑的肌肤散发出女人芳香的体味,刘胜利舔嘬得津津有味。这下子冯静雅不行了,喘息开始急促,身上哆嗦起来。

 

刘胜利用那只摸索的手解开了冯静雅牛仔裤上的扣子和拉鍊,内裤的边缘已经暴露,那只手又使劲地向下伸,向内裤里伸,再只需短短的几秒钟,那只手就会淹没在她的裤子里了。可是她的两只手这会儿却紧紧地拽住了他的那只手,拼命地往上拉,坚决不让他的手往下走了。

 

冯静雅的发香、体香、成熟女人的荷尔蒙味道,还有她乳房的那种柔软与弹性,无疑已经让刘胜利血脉贲张,欲火焚身了。他根本不可能停止下来,可是就在他无法继续,有点失望的时候,

 

“别,别在这里,真的别在这里……走吧,我们去卧室。”

 

这个时候,这个声音对刘胜利来说就是天籁之声。

 

大喜过望的刘胜利停下了那只探索的手,和她一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卧室没有开灯,他们摸着黑走进了卧室,冯静雅一下子就摸到了台灯开关,把台灯打开了。然后她就仰躺在了那张大双人床上,把头歪到一边,也不看着刘胜利,闭上了眼睛。

 

刘胜利仿佛进入了那个熟悉的梦幻境界,那个多年来一直让他魂牵梦绕的和冯静雅翻云覆雨的梦幻境界。但今天不是那个烟雾朦胧的梦境了,不是那个虚无缥缈的梦境了,面前就是触手可及的冯静雅,静静地躺在大床上。今天终于是刘胜利真正的节日了,能满足他原始欲望的节日!人类学的规则和伦理道德滚一边去吧!今天刘胜利就要当个动物,他要深深地沉浸在动物的快活里头!

 

此时的静雅仰躺在床上,五官挺拔秀气,羊绒衫覆盖下的丰满乳房在空气中轻轻地晃动,多年舞蹈练就的两条大腿细长挺拔,平坦收缩的小腹下面延伸出了两道优美的臀部曲线,刺激着刘胜利的神经,不能不让刘胜利对衣服掩盖下的胴体浮想联翩,他深深地迷醉了。

 

刘胜利小心翼翼地褪去冯静雅腿上的牛仔裤,这时候她微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不再抵抗。慢慢地,刘胜利把她的羊绒衫掀起,脱下来,把她的乳罩解开,脱下来,一件接一件,冯静雅默默地配合着刘胜利。一个浑然天成的如白玉雕像一般的裸体美女呈现在刘胜利面前,刘胜利的呼吸蓦地停住了。

 

冯静雅的裸体在台灯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迷人的白皙光泽。四十多岁的女人,体态依然如此丰盈、凸凹有致,肌肤依然光洁白嫩。当然岁月多少也要留下痕迹,双乳有一点点的下垂,却绝对不失美感,雪白峰顶上的那两粒红葡萄,透着熟妇气息,散发着诱人的母性光辉,更加令人垂涎。小腹平滑光润,臀部肥美浑圆而翘挺,修长白腻的两条美腿下面,是她纤细的足踝,精緻的脚趾因为紧张的缘故,紧紧地弯曲着扣在了一起。

 

刘胜利怔怔地看着,如痴如醉,真心实意地脱口赞扬了一句:“真美!” 

 

冯静雅见他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裸体,不禁害羞起来,秀丽的脸庞又抹上一层红晕,显得更加艳红。面对这个美艳、丰腴、成熟、性感的裸体女人,刘胜利由衷地感叹道:“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刘胜利快速地把自己衣服也脱了,爬上床去,继续他们刚才在客厅里激情而疯狂的亲吻和抚摸。两个湿滑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刘胜利的舌头又探进她的口中,去攫取那一片片的芳泽。炽热勾缠的气息,湿润撩拨的亲吻,很快就带走了刘胜利所有的思考能力,只剩下他的触觉越来越敏感。刘胜利的手指很快就找到了她的乳头,使劲用力地揉捏,开始享受她喉中愉悦的呻吟声。

 

昏黄的台灯光下,朦胧的气息环绕着两人。刘胜利亲吻着冯静雅的耳朵,脖子,锁骨,再到乳房,腹部,腰部,她变得越来越软弱无力。但少妇就是不同于少女,尽管这是刘胜利和冯静雅的第一次,一旦她的情欲像潮水一样涌动起来,就没有了羞涩和扭捏,浑身上下充斥的只有渴望。在刘胜利的用力揉捏下,冯静雅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仿佛在说:“来吧,赶紧来要我吧,我也需要你。”她丰满的乳房并没有因为生过孩子而下坠过多,刘胜利手中的触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成熟的少妇,一个没有被更多男人开垦过的女人。

 

刘胜利亲吻的位置越来越低,到了腰部以下,慢慢地,他分开了她的双腿,把舌头埋进那两条大腿之间的神秘地带,那个人类生命的源泉,那个最让刘胜利痴迷,最令他心动,看也看不够,玩也玩不厌的地方。

 

同时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上下不停地在她的裸体上抚摸游走,划过平原与丘壑,攀登高峰与峻岭,最后在草原与幽谷中徘徊和迷醉。

 

冯静雅喉咙里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身子竟然开始颤抖起来,突然她的两手不自觉地紧抱起刘胜利的头,臀部向上拱了起来,刘胜利知道她的第一次高潮到了。她无力地松下了他的头,紧紧地闭上的眼睛,又用手把脸捂住了。

 

以刘胜利对冯静雅的了解,她的反应是意料之中的。她性情清冷,骨子里还有点高傲,在床上已经是委婉承受,即使高潮来临时也不会高声叫喊,只会用压抑的嗓音、扭曲的身子、汩汩的流水告诉他她的兴奋,甚至还会把脸遮挡起来,以掩饰她坠入情欲深处的神情。

 

刘胜利好喜欢静雅,好喜欢她的身体,好喜欢她的体香,好喜欢她的反应,好喜欢她的……

 

刘胜利毫不怀疑冯静雅的贞洁,确信她是一个干净而健康的女人,他没有一点犹豫,心里说着“女神,我来了!”就像那熟悉的梦中情形一模一样,没费一点力气,他就顺利地进入了她的身体,温暖、湿滑、紧窄、柔软的感觉立刻包裹了他,做为对他进入的回馈,冯静雅的喉咙里哼出了一声长长的“嗯!”

 

刘胜利开始运动了,随着他不停地有力地运动,她的呻吟愈发没有规律,长吁短叹,抑扬顿挫,如同炎炎夏日的知了,一会儿高亢,一会儿低鸣,身子还在不停地扭动。冯静雅是那种有气质,温柔型的女人,这个时候她最多也就是微闭双眼,发出舒服但有节制的呻吟,而她这种克制的“嗯”的呻吟正是刘胜利喜欢的,比起那些情场女子动不动就啊-喔-嗷的大喊大叫,这种压抑的呻吟更能引起男人征服的欲望,也能让他更加兴奋。

 

不知道时间流逝,不知道汗水挥洒,只知道不停地冲击,耳畔传来的是天籁般的呻吟,下面感受到的是滚热和收紧。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是那么舒泰,每一个细胞都是那么欢快,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畅爽,那种感觉,这会儿就是给他个天堂,刘胜利也不换啊!

 

此时此刻,欲望与快感显然也同时吞没了冯静雅的理智,她的面孔在台灯光下变得绯红,双眼迷离,嘴唇微张,口里吐气如兰。刘胜利俯临她之上,低下头,看着她旖旎惑人面孔和迷蒙的眼神,心里涌现出一股对她无法抗拒的迷恋情感。他搂抱着她的身子,把舌头又伸进到她的嘴里,她没有一丁点儿拒绝的意思,下意识地和他的舌头搅和起来。她的上下两口在他的同时搅动下,又攀升到了兴奋的高峰,畅快得她连脚趾都弯曲起来,脚背却直直地紧绷着。她正全身心地享受着那种如胶似漆地紧紧相拥,那种肉体的放纵,那种精神的畅快,那种身和心的双重快乐,此时此刻对她来说,绝对也是人间极乐时光。

 

刘胜利还发现,冯静雅这个在床上比较保守的女人,不管她是如何的兴奋,她都只会用“嗯”的声音来表达,只不过随着她的高潮的来临,她“嗯”的声音会变得短促甚至有点高昂。美女发出“嗯”的鼓励就是他最大的动力,让他兴奋异常,也更让他持久勇猛。

 

刘胜利就是这样的男人,遇到情投意合和心仪的女人,他就能坚持很久。

 

冯静雅不算娇小的身材,在刘胜利的怀里不停地颤抖,没有更换任何姿势,他的双手紧抱着她的后背,开始了更加迅疾的运动。她第一次张口说话了,有点语无伦次:“快,快,要我,要我……”。对于她这样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在床上无论如何都是没办法说出让男人更加兴奋的淫荡之词的,主动说“要我”差不多是她表达欲望的极限了。

 

刘胜利知道她的情欲已经彻底爆发了,他疯狂如狼,更加极速地运动着,不一会儿她那缠绕着他的双腿突然紧绷起来,他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直到她发出一声高昂的啼声,胯部如抽筋般的抖动,刘胜利也忍不住一下子迸发出来,两人一起到达了兴奋的顶点。过了好一会儿,冯静雅的颤抖才慢慢地停了下来。刘胜利身体的那部分则仍停留在她的身体里,久久不肯出来。

 

冯静雅终于瘫痪下来,刘胜利也侧躺在她的身边,搂着她,两人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极度的情欲满足之后,两人都有点筋疲力尽。刘胜利全身松软又非常畅快,有一种身体中积蓄很久的压力被猛然释放的舒畅和轻松感。他又张嘴含住了她的乳头,那一刻,静静的,特别温馨,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

 

多少次刘胜利与冯静雅在梦里翻云覆雨,多少次他醒来以后却怅然若失。此时此刻,看着怀抱中的冯静雅,刘胜利终于确信这次的巫山云雨不是发生在他的春梦里了,这个让刘胜利为之神魂颠倒这么多年的女人,终于变成他的女人了,相信这是他一生中最为惬意的时刻。

 

(未完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3)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2)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