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当年:军训

米可
楼主 (文学城)

我记得当年我们是第一批被要求去部队军营里军训的应届大学生,为期一个月。上课前我们全体新生被拉去离学校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部队军训,不过用当时的交通工具时间需要半天。入学后军训前女生被要求剪短发,不情愿被剪可不得不剪而哭的女生不少。

那时的军训还真的不只是体验而已,一切要求按部队新兵对待。是真的要操练、夜里还要排班值班、帮厨等等的一系列操作。我们的班长是个憨厚的小伙子,他总是尽可能地帮我们。记得那时还要挑粪施肥,他看著也不忍心,就偷偷地帮我们挑了。还有匍匐前进、半夜紧急集合等等,让我们怨声载道。不过也练出来了快速洗澡的本事。毕竟是南方,大家都有每天洗澡的习惯,何况还是夏天样的天气,每天都被操练得灰头土脸,听説部队在我们去之前还特别增加了设施。大概也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女兵。

想起来还是挺美好的回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出的妖娥子也挺多,竟然还算幸运地没被操练得太过,逃了几次这铁的纪律般的魔练。记得有一次操练时正撞上了生理期,我自己竟然还没有发现。直到排长还是连长路过时发现,然后叫了个女的辅导员过来要我先停止训练,去整理好自己,并小声叮嘱我记得洗裤子。我那个窘啊,不过也逃了当天的训练,离开的时候竟然是同班女兵的羡慕眼光。

然后那年正好我外公病危,我父母临时要赶回去看望外公,大概也想把我捎上,通知了军营。然后我就被叫出来允许回去省亲。我被送到镇上,自己搭公车回了家。结果回到家后发现父母连夜就离开了,我扑了个空,可是我很老实,乖乖地第二天就回了部队,坐车到了兵营所在的镇上,完全不知道怎么能进去部队所在的地方,没有公车,我头皮发麻。然后看到一个骑单车经过的军哥哥,我二话不说就跑过去问他怎么能回部队,军哥哥也犯愁,然后说你坐我后座吧。就这么一路坐回去了,经过了挺长的田间小路,一路上我们完全没有交流。然后进部队时又被连长发现,恶狠狠地叫军哥哥停车,咬牙切齿地对我说“你胆子好大”,我其实真的不明白我这么急急忙忙地赶回来部队,竟然被批评“胆子好大”,灰溜溜地回了队。后来听说那个军哥哥挨了批。

然后军训快结束前组织文艺表演,我曾经当过文娱委员,就自告奋勇地申请了排练,又逃了几天。好像记忆中没有同学们后来反映的那么苦。尤其是男生,那个恨啊。我们当时在兵营里是男女分营的,男同学们是在离我们挺远的营地,好像记忆中有过一两次聚在一起,然后赛歌的时候。其实这种经历现在囘想起来是挺珍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