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3)

林黑贝01
楼主 (文学城)

(三) 青春回忆

 

第二天晚上,刘胜利就准时去冯静雅的新家了,她的新家在一个塔楼的第3层。敲门之后,冯静雅迎了出来。刘胜利发现她换了衣服,一件V领浅驼色的羊绒衫,露著白白的脖子和一小块胸口,下身是一条合体的牛仔裤,整体很素净。但身材被衬托得自然、完美,尤其是V领下那一小块白白的皮肤和两条漂亮的锁骨形成了一道小小的风景,即得体又不失妩媚。

 

刘胜利注意到一片红晕爬上了她的脖子,那是当他火辣辣的目光盯着那条美丽的风景线时。她看他的眼神也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和当年他们在游泳池边四目相对时的眼神一样。

 

“女为悦己者容,难道她这是特意为我打扮的?她以前可从来没有表现得如此这般风情万种啊?”刘胜利一愣,不禁感叹女人会变啊!她的这些小手法,如此勾人,就算刘胜利有再强的自制力,也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郎固有情,若妾亦有意,那真的不完全是我的错啊!”刘胜利暗暗自叹道。

 

一进门才发现冯静雅的新家装修得很有品味,色彩搭配得很和谐,屋里收拾得十分整洁,一切都井井有条,纤尘不染。这个单元就是现在所说的2室1厅1卫,进门是客厅也是餐厅,一边是厨房和卫生间,一边有2个卧室,客厅出去是一个阳台。

 

客厅里放了一排书柜,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中英文书籍,显示出房屋主人的专业和素养。有一个书柜里放的都是字典,其中一本硕大的Webster英-英大辞典,非常醒目,刘胜利看着有点儿眼熟。

 

一个卧室是她儿子田峰住的,布置得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个桌子上放了个电脑。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没人住了,因为田峰去外地上大学了。

 

主卧室是冯静雅自己住的,里面布置得洁净、雅致,色调就更显柔和了,放了个席梦思的大双人床,窗帘低垂,空气中好像还弥漫着柔柔的香水味道。

 

“嗯,她肯定为我精心准备过了。”刘胜利心中不由得暗喜起来。

 

看着那张大双人床和身边的冯静雅,刘胜利禁不住心猿意马了,差点直接就去拉她的手了,他想象着那床上冯静雅和他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

 

“你给我冷静点儿!千万不能鲁莽行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这样的美味佳肴,要慢慢品味!”

 

理智告诉刘胜利,这么做肯定会惊扰冯静雅,他暗暗捏了自己一下,提醒他自己把注意力收回来。

 

参观完冯静雅的新家,两人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为他沏了一壶茶,开始聊天儿了。刘胜利真心实意地夸奖了冯静雅的新家。

 

“简单,整洁,温馨!”

 

“是啊!我现在一个人生活,一切就都从简了。” 

 

“我怎么看着那本Webster大辞典很眼熟啊?是我学英语的时候,你借给我用的那本吗?”

 

“就是那本。你出国前又还给我了。”

 

“那本辞典对我学英文帮助很大,那里面对每个单词的解释都是很权威的,而且非常清晰。真感谢你让我使用了好几年。那本辞典在当时是很贵的,价钱不菲呢!”

 

“是啊!这本辞典确实很好用,我一直保存着。有时看到它,我就想起你来了。”

 

冯静雅看了一眼那本辞典,眼睛里充满了柔情。刘胜利坐在冯静雅侧面的沙发上,从上方看下去还能隐约地看到她领口里露出来一抹白嫩的酥胸,刘胜利正看得心旌荡漾,她的后半句话让他的心怦然悸动了一下。

 

“你对我的英语学习帮助太大了,我一直都没有好好感谢过你。那本Webster辞典我白白使用了好多年,还给你的时候,顶多也就是说了个谢字吧?”

 

“哪里的话,内因是根本啊!主要是你本人的聪明和努力。我辅导和督促建国比教你用的力气大多了,可他到了还是没有学出来。毛主席说的内因是根本,外因是动力,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建国打小就不喜欢英文,你能拿他怎么办。'You can lead a horse to water but you can’t make him drink’” (你可以把马牵到水边,但你无法逼它喝水。)

 

冯静雅点点头,会心地微笑了,她的微笑让她的脸庞更生动迷人了。

 

“你才真让我惊奇呢!你英文进步的速度太快了,从开始我辅导你,到后来我们两个人互相切磋,再到后来你帮我解决难题,一共才几年的功夫啊!怪不得大家都说你特别聪明呢!”

 

“是吗?我怎么可能帮你解决英文难题?我只记得都是我问你问题,你给我答案。你才是英文专业的嘛!”

 

“你忘了你帮我扒带子,扒电影《007 Live and let Die》(007之你死我活)的录音带的事啦?(扒带子:把录音磁带里的对话抄录下来)那次你可帮了我大忙了。”

 

刘胜利当然知道她说的是哪件事,他怎么会忘了他和她关系中那么重要的事呢?

 

那个年代,间谍片007的电影都是内部放映,原版胶片,没有配音翻译。有一次冯静雅接到一个任务,是给一场高级领导放映007电影时做现场翻译,给了她两盒电影录音磁带和两个星期的准备时间。那两盒磁带不是原声带,质量差,噪音大不说,最大的问题是听着录音的时候,看不到电影里的画面,理解不了冷不丁冒出来的话是指电影里的什么东西,和电影里的场景有什么关联。看原版英文电影都很难完全听懂里面的对话,盲听电影里对话的磁带就更困难了。

 

冯静雅拿到盒带后盲听了两天,进展很慢,里面有大段对白弄不出来。刘胜利听说了以后就拷贝了磁带,跟她说让他试试,就当练习了,让她照样扒她的带子。冯静雅对刘胜利根本没有报什么希望,不相信刘胜利的英语听力能比她好哪儿去。

 

刘胜利找了一个外商驻京办事处的美国人,他是往中国销售高尔夫球具的。那个年代高尔夫在国内不普及,他成天闲得没事干。他是个富家的纨绔子弟,刘胜利曾当导游带着他在国内到处旅游(他出钱,刘胜利练英语),混成了一个酒肉哥们儿。

 

刘胜利找他帮忙扒带子,他很高兴,巴不得找点事儿干。他看过这个007电影,熟悉里面的情节和场景,扒带子里面的对话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他一边听,一边写下对白,一边给刘胜利讲解这个电影故事,解释每一个细节。一个下午,就全搞定了。

 

刘胜利没有马上把这个电影对话稿给冯静雅,一来他不想把那份手写稿直接交给她,让她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二来刘胜利当时正在练习英文打字,把那个哥们儿的手写稿打成文字是一个很好的打字练习,比打那些枯燥的打字练习题有趣多了。

 

那个年代刘胜利家里没有计算机,为了练习英文打字,他特意买了一台机械打字机,敲字键费劲,声音大不说,打错了的地方还得用涂改液抹了重打,别提多落后了。那里有现在的计算机,打字编辑软件和打印机这么方便。

 

所以刘胜利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把那份手写稿打成了文字稿,那次可费了他老鼻子劲了。当然他打字的速度又提高了一大截,那是后话。

 

刘胜利记得还差2天就到放映电影的时间了,他把那叠打印得整整齐齐的电影对白稿交给了冯静雅,她满腹狐疑地看着刘胜利。

 

“这是你打的字?你什么时候学会打字了?这是你扒出来的对话?你都听出来啦?我才不信呢!你也太神了吧!”

 

她连忙拿出录音机和磁带当场播放,同时拿出来她的手稿和刘胜利的打字稿,一边听一边对比,不相符的地方还要反复听几遍。结果不难想象,所有不相符的地方都是刘胜利对,她错,她没听出来的地方刘胜利也全都给填满了。

 

每当冯静雅遇到困难或疑惑的地方,刘胜利就搬出美国哥们儿给他的解释,再讲给静雅听,她很聪明,一下子就懂了,立刻就口服心服了。她丝毫不怀疑刘胜利已经完全听出了和听懂了电影里的每一句话,她已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刘胜利那份漂亮的打字稿更是完胜她那份涂改得乱七八糟的手稿。

 

“天呀!你这份稿子太棒了!比我搞的那份强多了,到放映电影那天,我肯定就用你这份了!你不知道,这几天都快把我愁死了,这下子,你可帮了我大忙了。我这几天的烦恼和忧愁都被你一扫而空了!我太感谢你了!”

 

刘胜利还记得对完稿子以后,冯静雅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睛闪着火辣辣的光,毫不掩饰地凝视着他,那眼光里的灼热好像要把他的脸烧出两个洞,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感谢和崇拜。

 

“刘胜利,你真是个天才,我太爱你了!”

 

这句话虽然没有从冯静雅的嘴里说出来,但刘胜利已经从她的眼眸里读出来了。那种含情脉脉的爱慕眼神刘胜利一辈子都忘不了,他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

 

“真想不到,你太厉害了!我真的要对你刮目相看。你一个学理工的居然把英语学到这个水平,让我这个英语专业的实在感到惭愧。你将来到美国生活和工作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当时虚荣心作怪,刘胜利对她一直隐瞒了他是如何做到的。刘胜利喜欢听她说那些赞美他的话,那些话让他的心里异常舒坦。刘胜利愿意看她爱慕他的样子,那种毫不含蓄的目光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那对他真是一种蚀骨的诱惑啊!如果不是朋友妻,他早就把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刘胜利现在可以告诉她真相了吗?刘胜利想是可以了。刘胜利在美国这些年来奋斗的结果,足以证明当年她对刘胜利的帮助和他自己的努力都没有白费,刘胜利的英语水平足以让他在美国闯荡江湖。

 

但刘胜利还是没有说,他还在犹豫着说不说。刘胜利想等到她真正变成他的女人的时候,当他搂着她雪白的裸体说着情话的时候,再告诉她真相。

 

“就是那次你帮我扒录音带搞出来的电影对白稿,好几个单位都说比较下来这个本子最准确,不仅一直都用它做现场翻译,还翻译成中文出版了。我也因此得了一个嘉奖呢!”

 

天哪!现在冯静雅又用和那天一模一样的眼神看着刘胜利,深情款款,充满了爱慕。

 

到现在为止,他们俩谈话的话题还是挺正常的,但是谈话的气氛开始升温,危险又迷人。冯静雅看着刘胜利,表情怪怪的,和陵园里接吻后的表情一样。眼神里有她那种恳切渴望的请求,也掩饰不住一种羞怯的、戚戚的神情。

 

刘胜利忽然觉得心跳得有些厉害,想到他一直想对她做的事情,和他现在将要对她做的事情,他的心脏又开始失控一般狂野跳动起来。

 

刘胜利和冯静雅现在咫尺相隔,她身上薄薄的羊绒衫和紧身的牛仔裤勾勒出几条诱人的曲线,圆润的肩膀,耸起的胸部,无不散发着一种让刘胜利想扑上去的诱惑。

 

她也注意到了他那毫不掩饰的,热辣辣的目光,脸一下子嫣红得像发烧一样,呼吸也急促起来。

 

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了……

 

(未完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2) 故友之妻 - 大院子女的故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