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中:乌龙剿毒记 2

米可
楼主 (文学城)

做完这些已经快半夜一点了,当然是刚转夏令时的一点,可我也感觉疲惫,赶快休息了。突然也觉得嗓子有些疼,想着是不是自己中了招。反正担心也是没有用的,该来的都会来。

周一早上,收到信息让先看一个视频如何准备测试,大概了解了测试的过程。我开车去了离家比较远的CVS,寻找着drive through测试的地方。看到有一个测试点,写着entrance,我就推门进去了。把手上打出来的预约确认单给里面另一边的工作人员,她看了一下,说你的是drive through,我询问在哪里,她指了指后面drive through拿药的窗口,我才明白是同一个drive through。

顺利地拿到testing kit,然后自己从两个鼻孔后端得到sample,放进testing kit中的tube,再放进外面的sample箱。完成了测试,十分钟不到。

回到家,老公也已经去做测试了,两个女儿还在上网课。妹妹被隔离在她的房间里,我把酒精跟消毒纸巾给她放在了房门外面,让她多喷、多擦,还要开窗通风。老公也昨晚测试回来了,我们三个人就在家里活动。老公说自己没有任何反应,还想去上班。我说你要是真的传给了别人,你会被怨死的,你还是继续看你的电视吧。他想了想,就去看电视了。

我看了看家里的储备,一两个星期还够,不行也可以网购,就准备过隔离的生活了。我上周四还打到了第一针的辉瑞疫苗,是准备一起去旅游的朋友临时通知我,告诉我她刚刚在一个老人照顾中心打完了第二针,还剩了一些针剂,开放对外,要我赶快过去。我就直接冲了过去,倒数第五个打到了第一剂的辉瑞疫苗,不过被告知他们不会再回来这个老人照顾中心,因为已经是这里的第二剂,我需要自己约打我的第二剂辉瑞疫苗,在三周后六周内要打。

很多时候,事情是一起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尽量保持冷静。好在我一直也算断断续续的修习,已经能够让自己比较快地静下心来。我分析妹妹应该是在篮球训练的时候被传到的,她还没有任何症状。她是一个很认真的人,觉得自己的篮球技术落后了,就自己加练,还想要姐姐陪她练,不过姐姐没有理她。不过爸爸是个篮球迷,任何时候这个方面都是有求必应。

我家的姐姐跟妹妹真的是有很不同的性格。姐姐天生就有运动细胞,可是不肯自己多加练习,虽然是进了校队当了主力队员,我觉得也不是靠她自己的勤奋跟努力。我们为了她们姐妹两个能够更好的练习,在家里的院子架了篮球网,还配备了灯光,可以随时练,不过她们之前很少用,当然也跟疫情有关。

现在赛季重新开始了,训练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要求戴着口罩,可是球还是会传来传去,这样难免不被传染。之前虽然也开放了训练,但是她们两个都没有参加,可以选择一周两天回学校上课,她们也都选择继续网课。这次是因为赛季开放,妹妹才回去训练,她不愿意到时候进不去Varsity,那她的大学申请就不能写高中四年的篮球运动。可是姐姐说大学已经申请完了,就不肯再去了,虽然教练还问了妹妹姐姐最近如何。她们两个在同一个学校,也都在篮球队,虽然是在不同的队。

然后接到一个电话好消息,通知我约到了疫苗的第二针。第一针打完的第二天上周五我就赶快给我的保险公司打了电话,汇报我已经打了疫苗第一针,需要约第二针。今天竟然通知我,约好了三周后的第二针appointment,当然这还要取决于我是否已经COVID确诊。

我还是挺乐观的,之前听说朋友的孩子,还有先生姐姐的女儿也得过,都没什么事,不过两个人都有几天失去了味觉。先生的姐姐知道我家妹妹确诊阳性之后,马上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一些注意事项,说要让妹妹多喝温水,要煮鸡汤给她喝,让她尽量保持体力。我自己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开始吃莲花清蕴了,也让妹妹开始吃,不过因为她在隔离,我没有办法确认她是不是吃了。

因为领导在家,还不能出门,我只好认认真真地煮午餐。平常weekday我一般只认真煮一餐晚餐,中午姐妹两个人都很简单,大概煮个面就好。我蒸了一条鱼(买的半成品),又炒了个青菜,招呼领导吃饭。结果妹妹的视频电话到了,说外面这么热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我很高兴妹妹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还会想吃东西。我说不是她爱吃的鱼,不过我可以炒她喜欢吃的牛肉。她告诉我想吃一家餐厅的皮蛋瘦肉粥,我心里暗暗高兴她的胃口不错,不过我跟她说现在大家都要隔离,不能出门,食物需要在家里解决。她说可以叫delivery,我说家里有皮蛋,我晚上煮给她。然后她同意了中午的牛肉。

下午她们上完网课,让姐姐开车、妹妹坐在后面,让妹妹戴着面罩、口罩、手套,我跟姐姐戴着口罩,一起出了门去做测试。在车上,我听到姐妹两个人在说着关于妹妹这次测试阳性的波及面。我也收到了学校的邮件说测试结果有人确诊COVID,不过我没有认真看。姐姐说学校所有的人都收到了邮件,就是妹妹没有收到,还在笑着说希望这个赛季不会因为妹妹的确诊而造成整个学校不能参赛。我才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

测试完一起回了家,妹妹继续回她的房间隔离。晚上煮了皮蛋瘦肉粥,还有人参鸡汤,被大家一致肯定。我尽量不做多余的事情,保持自己的体力。要求每个人都吃了维他命C。

周二早上领导先发现他的测试结果回来了,是阴性,然后我马上查我的手机,我的结果也回来了,心里忐忑地打开结果,竟然也是阴性。一下子发现人的心理作用是多么的强大,简直我就以为自己也是确诊病人了。这下,心理的负担一下清空了。热了剩下的粥,给两个正在上网课的小朋友送去。

左边的是给妹妹的,放在了门口。右边的给姐姐,给她端了进去。结果刚刚妹妹电话来说粥凉了,要我帮她热,我说没办法帮你热,谁让你这么晚才准备吃。她跟我说在上网课,没法来取。

现在就是急切地等两个女儿的测试结果了。然后接到了school district 的电话,问我是否可以问我几个问题,我说没有问题。他问我家妹妹最近有没有接触确诊得了COVID 19的人,我说没有。然后问我们有没有什么症状,我也说都没有。然后我说我们前一天都去测了,我跟先生已经回来了结果是阴性。姐姐跟妹妹也去测了,因为是上完课才去的,所以结果还没有出来。因为姐姐也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他告诉我如果姐姐的结果回来是阳性,也请告知学区。然后我想了一下,直接说不相信妹妹之前的测试报告,报告上写的是“He, His”,如果一个testing lab连性别都可以搞错,那我也不太相信测试的结果。

其实我的直觉也告诉我什么东西不太对。昨天在视频通话中看到妹妹活蹦乱跳的,感觉她不像得了,而且她前天晚上收到信息后哭得稀里哗啦的,让我挺心疼。我总觉得要等到妹妹的CVS测试结果回来才能确定她是否得了。

这是我们全家第一次去做测试,之前我从没测过,也不想给自己添麻烦。这次纯粹是因为妹妹在学校测到的结果是阳性,所以才会当天晩上马上预约,忙到半夜快一点。任何事情,来临了就去面对,逃避没有任何作用,然后就会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那么难,只要肯去做,就会有方法。

然后到了下午,两个女儿的测试结果也回来了,都是阴性。我们全都欢呼雀跃,两个人都在问是不是可以告之前学校做测试的那个测试中心。我苦笑不得,当然是跟她们说如果你要告,就是更多的痛苦跟烦恼。这个是真的生活经验,告别人或别别人告,都是很花时间跟精力的事情,能不要沾就不要沾。

然后妹妹急忙发信息给教练,还有她的朋友,尤其是因为跟她接触过的不被允许回去训练的朋友。当然,她自己是不打算回去训练了,至少这一阵需要调整。到现在就整个是一场乌龙剧。

到了今天星期三,刚才接到CA COVID Team从Sacramento打来的电话,说我家妹妹确认COVID阳性,有些注意事项。我马上说从知道她的阳性确诊通知开始,她就被隔离了,不过因为她的确诊通知写的是他,性别不对,所以我们全部又做了drive through的测试,回来的结果都是阴性。她马上在电话中说,那就太好了,并且问我是做的哪种测试,我说是从鼻子中取sample的测试。她跟我说那就先把这个case close了,我说好。然后她说如果以后又任何症状,都可以给他们打电话,我说就是打来的这个电话号码吗?她说是。

到如今,这个乌龙的疫情剿毒记就算结束了。妹妹的学校也说23号之后就可以回学校训练了。可是我们本来计划26号去度假的,我问她可不可以春假后29号再去训练,她说她担心她的训练时间不够,4月1号开始比赛。。。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疫情之中:乌龙剿毒记 1 《夕阳之歌》 也说女人味 【新春对对碰】《亲密爱人》 《驿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