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伤害

粉豆
楼主 (文学城)
 

 

呼兰太好玩了

 

 

 

 

 

 

 

 

 

 

 

 

 

今日艾薇儿和Drake在ins上互粉

公鸭Drake曾表示从小听艾薇儿歌长大,艾薇儿在他心里有特殊地位”

艾薇儿采访回应:“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毕竟Drake也不年轻”  

 

 

互相伤害,哈哈哈哈哈

热知识:艾薇儿36岁,Drake 34岁

 

 

 

 

 

 

 

 

 

 

哈哈哈哈出云大社求姻缘真是灵,不管什么方式都给你安排上 #过于灵验的神社# 

 

 

神灵 :咿,刚好这儿有个护士也求哎,就你们俩了

 

咋说呢,自己家门口的红螺寺潭柘寺云居寺雍和宫北顶娘娘庙的各位神仙都拜过,谁也没接我这活儿……

 

上次去拜红螺寺把送子观音当成了求姻缘的[二哈]还寻思北京的就是不一样呀,啥都一步到位,从姻缘到生子,哎

 

那我当时去鸡鸣寺烧香,过了一年啥动静都没有,后来我男朋友也去了一趟我就脱单了,这也算吗

 

 

 

 

 

 

 

 

#见过哪些描在笑点上的画#这是认真的吗哈哈哈哈马斯克看了都劝投笔从戎........ 

 

 

 

 

 

 

 

 

 

 

 

 

 

 

 

妹妹的日记本

 

 

 

 

 

 

 

 

 

 

 

 

生财有道

 

 

解释一下,水煎包那个好像因为店主是聋哑人,为了收账方便让人指就好了

 

国足臭豆腐我觉得生意应该还不错的

 

一张图竟然炸出那么多键盘侠,看到评论区竟然有一半都在骂国足,这让我感到很气愤,另一半人是没有键盘吗?

 

 

 

 

 

 

 

 

 

 

 

 

【#北京办理健身卡拟设7天冷静期# 】昨日,由北京市体育局与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共同修订完成的《北京市休闲健身行业预付费服务交易合同》(以下简称示范文本),通过“首都之窗”网站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期间为2021年3月16日至3月22日。本示范文本适用于北京市向消费者提供健身服务指导的健身房、各类体育健身场(馆)等体育运动项目经营单位与消费者之间发生的体育健身预付费服务交易。私教课和体育技能培训不适用。

示范文本中约定甲方自签署本合同的次日起,有7天冷静期,冷静期期间,在未开卡使用健身服务的情况下,有权无条件解除本合同,乙方经与甲方约定退费申请方式后,于1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返还全部预付费用。除此之外,乙方在本合同履行期限内不得单方提高承诺的服务价格或增加服务限制条件。(北京青年报;CK)

 

哈哈哈哈哈哪用七天,大部分人隔天就后悔了!

 

 

 

 

 

 

 

 

 

 

 

 

 

 

 

 

 

 

 

 

 

我刚刚开始工作,每天斜穿北京、坐好长好长地铁的时候,在地铁上认识了一个男孩儿。

男孩儿样子很老实,走上来要电话,要得也很艰难,结结巴巴。我们俩每天同一站上车,其实住得很近,是相邻小区。

留过电话之后,每天会发几个短信,并没有太多可聊。然而没过几天,他邀我去他家里吃饭,说我觉得,就是你了,想让我爸妈见见你。

我没去。一,家里不一定有爸妈。二,家里如果真有爸妈,这一家子就更奇怪了。

结果那天晚上很晚,他打电话来,说你别挂电话,你开窗往下看。

我看了。他站在我们小区里,楼群中央,唱歌儿弹吉他。

他唱完我说挺好,你快回家吧。

他说你下来,跟我说两句话,我就回家。

我说太晚了我不下去了。

他说你不下来我就不走。

我没下去。我怕他知道我住哪个楼。

这不是浪漫,这是恐吓。

 

再长大一些,遇到过房东。瘦瘦小小的房东,已婚、做公务员的房东,我们去看房时还见过他的妈妈的房东,在住了两年之后,有一次过来查看房子时候,突然发了情,从背后紧紧箍住,蹭了一耳朵口水,压着往床上扑。

那一刻我才知道,一个比我瘦的男人,力气比我大得多。

我挣不开,我只能说话。我说你松开我,你现在走,咱们就当没这回事。

他松开一下,又后悔,又抱上来。

我继续说话,不断说话,我劝他,我笑着劝他。

反复几次,他终于走了。门一关,我浑身都软了。男朋友赶来看我——我讲过——问我:你当时穿的什么?

 

再说个师傅。师傅的确遇见过坏的。有一次搬家,本来只有我自己,联系好了搬家师傅,听声音有点岁数,比较放心。结果搬家那天,一来来了四个,一个老师傅带了仨徒弟。那个房子小,四个男人晃着膀子进进出出,进出之间,就在你身上蹭来蹭去,托一下抱一把。嘴里也不闲着,冲着你评头论足,荤段子一个连一个。我越紧张,他们笑得越响。

于是临时叫了男朋友过来。

他来之后,四个师傅没再跟我说过话。

 

再早还有一次,回家时候被陌生男人蹲点儿,拿刀抵着后腰,架到了顶楼天台上,说是受男性朋友雇佣,拍我的裸照泄愤。我也很生气。脱我是不会脱的,死也不会脱的。所以就有身体对抗,被勒晕过去,醒来发现只脱掉一件大衣——好在是冬天。

后来也是靠聊天,靠问问题,你是哪年生的,哦比我大一岁,北京人吗,你也学医的吗,我也是诶,你最喜欢哪部电影,抽根烟吗?......

聊到后半夜,裸照没有拍,绑匪把人质送回了家门口,还挺有礼貌地问:我可以进去吗?

人质说今天......太晚了,改天吧。

第二天人质搬家了。

 

所以遇到好的师傅——好的男性,我会尤其记得。这个好,是比较出来的。

但是同样的,警惕也是一次次坏经验里来的。自然,有时会枉杀,可是......不然呢?

 

遗憾的是什么。你说呢?

 

 

 

 

 

 

 

 

 

 

 

 

 

 

 

我们是一个教师家属大院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他就在我楼下住,他姥姥是老师,初二他姥姥突然去世后,没人再管他,爸妈早各组了家庭,渐渐的他也就不好好学习,成了一个打架很出名的那种“校霸”。

我性格比起他更沉稳一些,一直都是班委,每年最次也能收到两张三好学生奖状。他是个比我聪明很多的人,之前一直都不怎么太用心写作业,字写的像狗爬,但常常年级第一,不是第一的时候是因为写作文字太丑扣了分。四年级时奥数就拿了整个地区小学段的第一名。

我很不愿意他这样堕落下去,我常常在课间听到他的事迹,有耳闻几个学校里比较出名的女孩子要追他;他又和谁谁约架了;他最近惹到什么人。

我爸妈都是老师,也很八卦,在家里说起这事很唏嘘。

高二有一天我在大院里,因为弄丢了家里钥匙等爸妈回来,一个人在榆树下的石桌上写作业。

他正好背着斜挎包进来,坐在我对面说:我想好好学习了,不想再混日子了。”

我很高兴,招呼他以后都去我家写作业。我爸妈也很乐意,要求他每天留下来吃饭。我爸常常给我们辅导作业,他属于一点就通的那种,我还得琢磨好一会。我爸毫不遮掩的夸他说比我儿子聪明多了。

他也常常留宿在我家,和我睡一张床,一起吃饭,一起上学放学。

高考前几个月,他被记了大过。打架,和年级一个很出名的小混混。打的人家留了一地血,脑袋也缝了好几针。

我很生气,不是答应我不再打架了吗?到底因为啥啊?值得你打架?他动了动嘴巴,但啥也没说,扛着书包在肩上就走了。

因为事情闹大,必须要叫家长来解决道歉,他爸这时候才出现,暴怒,当众在楼下扇了他一巴掌。

他吼到:你早就不管我了,姥姥去世的时候你在哪?过去八年你在哪?过去你想不到我,今天又想到我了,在外面找狐狸精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我?

下一巴掌很快就下来了。他一直没还手,我想冲下去,被我爸妈拦住。

他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就说:我不上了,不需要你的钱,不需要你怜悯。

之后就连夜消失了,临走给我家门塞了一封信,说是手里还有几千块钱是姥姥留的,去了广州那边做生意,感谢这些天的照顾。

高三毕业后,大概也就是半年多后。毕业聚会侃大山我才从其他人嘴里无意间知道真相。有个年级里比较厉害的小混混喜欢班里一个女生,那个女生恰好喜欢我,我还不怎么领情。这小混混想揍我一顿,被他知道了。

之后有五年都断了联系。他家的房子卖了,换了一户人家住。

我发了很多短信,都石沉大海。

他只回:和你没关系,别找我了。

电话打过很多次,通了一次对方没有说话。

我一直把这件事挂在心上,吃饭的时候上课的时候写作业的时候很多个夜里,都能联想到他,想我们如果重逢,如果他来找我,想如果我没说那些伤人的话。会是怎么样?总之没遇见我,应该是更好的人生。

甚至大二旅游特地去了广州,也没能再碰见。

大三一个午后,我在宿舍里研究实习地点,不由自主都选了广州,我突然茅塞顿开。我根本不是什么愧疚也不是兄弟情,我就是爱上他了,像一颗沉甸甸大石头卡在我心底。

我真是好迟钝一个人。

我在广州呆了一年多依旧没有再遇见他。

后来过年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他的消息。饭桌上的一个男同学说:有些人的命真是很好,XX没上大学去做生意了,去批发衣服卖,赚了大钱,现在咱这小县城的几个市里才有的奶茶店都是他开的。

我一个最讨厌甜的人,攻略起了奶茶。一天去店里三五次,有可能我会碰见他。但是,也没有。

过完年回广州,我在椰子鸡店一个人吃椰子鸡。排号的时候碰到了他。

他之前说过喜欢吃椰子鸡,还说以后开椰子鸡的店。

不知道怎么描述当时的心情,我们对视了好久,我能感觉到我的心脏又愿意开始重新工作了。

我问他这些年过的怎么样。问完感觉很多余,不必想也知道,他没少吃苦。

他:我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混的很差。

我很为他开心,但也有意和他保持一段距离,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喜欢他,这件事肯定会成为他的困扰。

他说:也就是今年,我终于可以出现在你面前了。

我:????

他:没有混的很好,我不太敢出现。前年我在微博搜自己名字结果跳出来你的微博小号。一会骂我一会又道歉的。现在终于稳定下来了,看到你说今天来吃椰子鸡,我在外面排了三次号终于等到你。

我心脏差点掉出来,他都知道了都知道了都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

我不知道为啥不停的掉眼泪,他比我更不知所措给我擦眼泪。

终于,我后来关于他的梦都是好梦。 
#成长选修课#

 

 

 

这两位兄台来自晋江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