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冰花姐《人在旅途》连载故事有感

爸爸的草鞋
楼主 (文学城)

我一集不落拜读了姐姐的感人故事。地铁上匆匆偶遇、火车上彻夜长谈、旅程结束时难舍难分,直至很快又相约重逢,重逢时年轻人充满雅趣的赌诗罚酒……..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吸引我的眼球。故事的前面几章,厉峰帅气、健谈、机敏的护花使者形象很有冲击力。作为年轻姑娘,谁能拒绝得了穿过人海的深情一望?谁不喜欢与翩翩才子说古论今?况且,况且还是第一眼就确认了彼此灵魂可以解密的人?

一直相信灵魂之间是有密码的,于芸芸众生之中碰见能够彼此解码的人,不亚于中了六合彩。人是有灵性的生物,不只满足于温饱,亲情友情,尽管这些是生存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作为人,一旦基本的生存需要满足之后,最渴望的是物质世界以外被唤醒的心灵,它们需要互相依偎、彼此滋养.......我们常讲,没有共同语言、没有感觉、没有chemistry ,这个共同语言肯定不是英语还是汉语了,就是灵魂的语言,具体表现在:志趣、爱好、对彼此领会的程度、同喜同悲的频率等等,….. 男女择偶,找一个真爱你的人实属不容易,但你把标准降一降,最终还是能够找到的。但非要找到一个懂你的人,那就得有买彩票的心态,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从这一点来看,我对故事的结局深表遗憾!

但是,我自始至终没有认为厉峰渣。只是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精神世界丰满、面对现实世界一地鸡毛而束手无策的斯文书生的致命弱点。他身上的这个弱点,翩翩才子胡适老先生不也一样具有么?光就这一点来讲,真正的勇士非徐大诗人不可,但后来的人们结结实实给了他一顶渣男帽子不是?唉,嘴巴两块皮,咋说都有理,这也是现实的无奈。

***    ***   ***   ***

关于灵魂解码,我想分享一次从前偶得的体验

十几年前访问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时,受校长邀请参加了他的家宴。校长的山间别墅建在当地有名的富人聚集的山上。一路上汽车在山间幽径、陡坡中来来回回穿梭、攀爬,沿途都是异域的奇闻妙景。但是真正给我烙下深刻印象的是半山腰一片灯火辉映、歌舞劲热的崎岖街景。他们告诉我,那是里约市非常著名的一条艺术街,这条街道卧虎臧龙,里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风格流派的画家、音乐家、作家。汽车从这条街的外侧通过,我们没有时间停下来全神领略它的风采,单从各色建筑外墙上一幅幅抽象、大胆、天马行空的涂鸦画作中就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每天早上起来,人们看到的画作都是全新的,没有一幅是前一天的陈作。这是一种特殊的心灵语言,艺术大师们每天都会通过自己的作品彼此间无声地交流着,用各自的灵魂去触碰自己的同类,传递着灵感的吉光,而他们本人也许并不曾彼此相熟或者相识。我惊异于这种心有灵犀和这群特殊的生灵。可以想象:这里的音乐大师、作家们又是怎样的一群人间精灵,他们又会通过怎样的语符去传递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呢?他们的灵魂碰撞又会怎样的火花四溅呢?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饮水思源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不一样的烟火 冬天看海 袈裟飘飘的撩妹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