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中的重逢

鲁冰花
楼主 (文学城)

                  人在旅途(4)期待中的重逢

   生命在转折的日子里躁动不安。向往即将开始的新生活,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命运将要把我抛向何方。期待着与厉峰的再次相见,渴望对他有更多的了解。

   三天之约到时,我准时出现在安宁市星光剧院门口。

   远远看见风度翩翩的厉峰已经等在那里。穿件白衬衣不系领口的两个扣儿,外罩一件软布料的夹克衫,简单随意,干净利落。身边扎着自行车,好像在看电影广告却不时的四下张望。

   当他看到换了便装缓缓走来的我时,一脸灿烂的笑容里透着些许惊讶。

   “怎么,不认得了?”

   那天我穿了一件深红色小翻领上衣,黑色直筒裤,把一条马尾辫儿梳的高高的,像个乡下妞。我给自己的衣着定位是大方,质朴。还没脱尽军人本色。

   “不错,很接地气。”他从上到下打量过我说道,“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说好了的,怎么不来?”我心说,才不会让快乐的时光从我手边溜走呢。

   厉峰推着自行车,我和他并肩走在街边人行道上。

   春天的午后,微风拂煦,和暖的阳光透过树上的嫩叶洒了一地,树影斑驳迷离,仿佛又是一个梦。跟着感觉走,紧拉着梦的手,心儿像风一样自由。。

   “这几天过得好吗?都干什么了?”他的声音像从世外飘来。

   “啊?好啊。做做家务,陪陪父母,很满足啊。”

   “多好的孩子!”他故作老气横秋,以长辈的口气占我便宜。

   过了两个红绿灯,厉峰骑上自行车让我坐后边。

   “去哪儿啊?”我刚想起来问。

   “回家呀。不然呢,再去北京?”

   我顿时警觉,不会这么快吧?这就去见他的父母?

   “不要啊!到公园坐一会儿,或者一起吃个饭,送我回去就好了。”我仍然住在欣儿姐家。

   “听话,到这儿就听我安排。”

   “今天都谁在家啊?”我惴惴不安。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打个埋伏。

   “我没有准备啊。”我的心已被降伏,只是有些胆怯。

   “准备什么?”

   就这样两个膀子抬着头去别人家,不是我的做派。“至少买点礼物什么的吧?”

   “你可真是雅不可耐!岂不闻‘君子之交淡如水’吗?”

   “我非君子。晚饭不会叫我喝白水吧?”我喃喃道。

    坐在自行车后边,我两只手紧紧抓着下边的车座。有一段路不大好,厉峰说:“你抓住我啊,又不会吃了你。”

  “我,我怕。。触电。”

  “哈哈哈。”他笑得很爽。“有一回带着我妹妹走这一段路,下坡一墩,把我妹妹丢了我都不知道,哈哈。”

  “你还有个妹妹?那接下来‘妹妹找歌泪花流’?”

  “我有个世上最可爱的妹妹,我没告诉你?跟你在一起聊了一天一夜,我都说了些什么?我草。。”第一次听到他讲粗话。

  “好像某人很好为人师啊,不停地给人灌输知识。什么希腊的光荣,罗马的伟大,什么‘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亚里斯多德,柏拉图,苏格拉底,师徒三人构建了希腊文明的高峰。。我没说错吧?”年轻的心像一块海绵,乐于也善于吸收知识。跟一个比自己丰富的人在一起,受益匪浅。

 “好孩子。你还真能记住不少,哈哈。”

   车子又墩了一下。壮壮胆子,伸手过去轻轻地拦住了他的腰,头贴在他后背上。第一次跟一个男生这么零距离接触,心里砰砰直跳。

   他家在安宁市西北安钢家属楼院内,几乎到了郊区。

   进门见一老者,厉峰介绍说是他父亲。和厉峰长得很像,五,六十岁,敦厚慈祥的样子,和颜悦色。我微笑着问了安。

   再往里去,客厅还有两位年轻人,我认出是那天在北京地铁上和他同行的那两位学长。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哈哈,来了,楼上请!”厉峰的调侃让我感到很不自在。

   “这位是高师兄,那位是谭师兄。”厉峰指着一位大眼睛,高个子,看上去性格开朗的,和另一位稍矮一些,有些腼腆也蛮帅的,分别介绍。“都见过的,你们聊,我去造饭,今天是壁虎掀门帘--- 给你们露一手儿!”

   与他的二位师兄礼貌性的寒暄过后到厨房看看能帮上什么忙,厉峰和他父亲正在锅台边上下忙活。我赶紧帮着择菜。

   “会做饭吗?”厉峰回头问我。

   “会做两菜一汤:番茄炒鸡蛋,鸡蛋炒番茄,番茄鸡蛋汤。”我开玩笑,其实这也做不好。

   想不到厉峰做菜还很在行,个把小时,噼里啪啦,浑浑素素整了一桌子。

   吃饭的就我们五个人。也不知他母亲和妹妹都哪儿去了,他没提起我也不方便问。

   厉峰的父亲很识相,喝了两杯酒,吃了几口菜就找个借口退回了卧室。

   厉峰的高师兄,几杯酒下去便有些亢奋,滔滔不绝地大赞这几天到过的地方,林县人工天河---红旗渠和新乡七里营的刘庄:“铁锤钢钎土炸药,凿壁穿石,愣是打通了太行山!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啊!。。杨贵,史来贺,注定要青史留名的!。。”

   那位谭师兄,木讷而谦卑,基本上不说话。

   “高兄,你这是强行观念输出啊,哈哈,来,满上。”厉峰说着看看我,好像为他师兄独霸话语权而抱歉。

   “高兄的演讲很励志啊,义务替我们做宣传,难得。来,敬你一杯!”

   厉峰不卑不亢,很会调节气氛,提议行酒令以助兴。先是明七暗七,后有老虎杠子鸡。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酒桌上最能看出人的智商情商,那位谭兄反应略微迟钝些,喝了不少酒,但从不耍滑。

   高师兄提议数字诗接龙,讲完规则,脖子一仰干了一杯,从他开始:“一,一从大地起风雷。”

   该谭师兄,他慢吞吞地:“一,一行白鹭上青天。”

   大家都笑了,谭兄理解有误,他该说二字打头的,不过还是放他一马。

   该我了,本来准备的三字头的,这下要改说二字头的,颇费脑筋,还好:“二,二月春风似剪刀。”

   该厉峰了:“三,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哈哈,画蛇添足,两个三就是六了,罚酒,罚酒!

   高师兄:“四,四海无闲田。”

   谭师兄:“五,五岭逶迤腾细浪。”

   我:“六,六六雁行连八九。”

   高兄:“哈哈不行,这里数字太多了,六六三十六,八九七十二,梁山一百单八将啊!重来,要么喝一杯!”

   厉峰转头看着我:“来,我替你喝,你再想一个。”

   酒桌上有人替你挡风遮雨,让人心里暖暖的感动。

   我:“六,毕竟西湖六月中。”

   厉峰:“七,七月七日长生殿。”

   高兄卡了壳:“八,八,八十功名尘与土。”

   大家又笑翻了:“三十功名尘与土”好不好!该罚!喝!

   高兄诡辩:“三十岁正在博取功名呢,哪里就视功名如尘土了?八千里路云和月,好了吧。”

   谭:“九,九曲黄河万里沙。”

   我:“十,十年生死两茫茫。”

   高师兄:“这个太悲,勉强过。下面该百,千,万了。”

   厉峰:“百年已过半,千呼万唤始出来,与尔同销万古愁。。我承包了吧!都太有才了,大家没酒喝。来来,都满上,满上!”

   三五好友,觥筹交错,没有压力,没有功利目的,释放情怀,排遣郁闷,喝个一醉方休,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曲终人散时,厉峰要送我回去,他说夜风凉帮我找件衣服。

   我站在他的卧室门口等着,悄悄观察一下:一桌一椅一单人床,一立柜一书橱一衣架,简单纯朴,没有一样多余的家具。由单人床推断他应该是单身。

   厉峰送我到地委家属院门口(欣儿姐的老爸在地委某部工作),有些依依不舍,于是又绕着家属院散步。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厉峰问我。

   “第一,找工作,要有饭吃。第二,。。”

   “找对象,要有个家。”他有些顽皮的替我回答。

   我心里说,有合适的送上门也可以考虑,你来吗?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第二,想上大学。等有了工作,再抓紧复习,一年考不上两年,三年,功课荒废的太久了。”

   “好,此其志不在小,我看好你!”

   “什么志啊,只是不想被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落下太远。”

   住在别人家,不能再晚了,难舍难分总要分。

   他问我下次什么时候再见,我说这几天就住在欣儿姐家等通知,待我安定下来再跟他联系。我有他的电话号码。

   又到了告别的时刻,他看着我,犹豫一下,伸出一只手。我把一只手放在他手上,他轻轻握了一下,没马上放开,弯下腰吻了一吻,看着我微微一笑,在我还没回过神时,他已经转身,跨上自行车,消失在街边灯影里。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待续)

人在旅途(3)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4998/202010/16808.html

人在旅途(2)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4998/202009/34311.html

人在旅途(1)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4998/202009/32484.html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土豆小煎饼 有谁喜欢绝对的孤独? 最贵的罚单 我父亲的长寿秘诀 遭遇劫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