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种下仇恨的种子?谁打开潘多拉盒子放出纳粹恶魔?

文学城
wenxuecity
时事述评
最新回复:2017年8月19日 10点8分 PT
互联网
楼主 (文学城)

 

 

  谁种下仇恨的种子?谁打开潘多拉盒子放出纳粹恶魔?   2017-08-17 周宇 美国华人

 

 

 

01  

民粹主义是社会之忧

 

8月15日是日本战败投降日,对于中国人民是一个心情复杂的纪念日。日本右翼分子至今仍在猖獗始终是华人的心中之痛,他们把中国称作支-那,崇拜日本军国主义幽魂,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阻挠日本对于中国人民的道歉。在美国,以三K党为代表的右翼分子也一样不得人心、值得警惕,像德国的光头党一样都继承了纳粹轴心国的意识形态,我们对待美国右翼分子的厌恶态度,本来应该跟对待日本、德国右翼分子的态度一致。

 

弗吉尼亚右翼分子游行使用的旗帜是联盟国和纳粹德国的混合,正中央是一个大的卐字标记,这是美国版的“鲜血与土地”,他们显然忘记了这里本是印第安原住民付出了鲜血的代价都没能保护的土地。除了他们,所有的人原本都是移民,只不过鹊巢鸠占以后,有人就搞起了先来后到。什么是美国精神?右翼民粹主义认为自己有关于美国精神的定义权,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停止移民”,遗憾的是,他们奉为精神血脉的联盟国正是被如今的美利坚合众国所灭,纳粹德国也是过往云烟,这些精神寄托只是过时的幽魂而已。

 

自诩血统高贵的纳粹大概想不到他们的余孽竟会受到非白人的追捧。有一些华人跟着右翼势力的节目单,指哪儿打哪儿,先后反对女权主义、反对“黑人命也是命(BLM)”、反对弱势群体争取权益、反对LGBT人群、反对穆斯林、以至于反对移民自己。固然我们的文化长期就有崇拜白人的倾向,连品牌都以洋为上、肤色都以白为美,但是我们不妨扪心自问这个问题:一个民粹主义、藐视移民的白人开车蓄意撞死一个为了有色人种争取平等民权的白人,哪一个白人是代表着被“崇拜”的一类?答案不言自明,却匪夷所思。

 

 

事实上,这位殒命的女士希瑟·海耶(Heather Heyer),正是被人骂做“白左”、“圣母”的那种人。按他们的逻辑,太“人性”、太“人权”、太“自由”、太“平等”,反而是万恶之源。饱受追捧的科幻小说《三体》里这样描写以“爱”为理念的“圣母”:她的狭隘,敲响了整个世界毁灭的丧钟,因为这个世界是“黑暗森林” —— 在一片黑暗中,每个人都无法确定其他人的意图,唯一可靠的就是互相猜忌,先发制人给对方予以打击才能最好地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所谓“爱”就让自己成为被别人打击的目标。

 

这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翻新,比弱肉强食、等级链条更加黑暗,在这里还有什么理想、追求和价值?唯有利益至上。有些人如此恨那些谈论博爱与平等、包容与人权的人,以至于使用“白左X”、“圣母婊”等侮辱性词汇咒骂,实则是因为感到自己的利益受损。信奉黑暗森林的人,本身就成为黑暗的一部分从而壮大了黑暗,那就是由仇恨和蒙昧组成的黑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把社会达尔文主义应用于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就成为民族主义者,表现出来就是高涨的爱国情绪;当这个原则应用于国家内部的族群之间时,就演变成民粹主义。以“人民”的代言人自居的煽动者,通过在族群之间播种仇恨和猜忌,制造矛盾而撕裂社会,民粹主义的斗争矛头是同一个社会里原本相安无事的邻居。某年在西安街头的反日民族情绪爆发事件中,民粹主义者就砸毁邻居的店铺、烧毁邻居的车辆,甚至用U型锁把无辜的邻居砸成植物人 —— 是什么样的仇恨在他们心里生根发芽才下得了这样的手呢?而今日美国民粹主义的矛头也随时会变,有时是外国移民,有时是精英政客,在其轮番的攻击下,最后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众矢之的,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得益的只有煽动家自己,民粹主义的追随者往往只是得到一个空洞的精神胜利。

 

不同国家的民粹主义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首先把人分了等级,然后把自己放在金字塔的顶端,“非我等级,其心必异”,猜忌、排斥、歧视和对立的社会情绪应运而生,催生了仇恨犯罪。识别民粹主义、种族主义的方式不是族裔,而是言行,第一步就要克服“非我”这种思维定势,在一个共同的社会里不该用“我们”和“他们”来划楚河汉界。回到上面的问题,一个民粹的白人,一个民权的白人,谁更能代表真正的美国精神?虽然有人说美国文化的重要部分是枪支文化,但代表美国精神的女神高擎的乃是火炬而不是猎枪,说明光明才是更好的武器。

 

 

 

02  

川普是民粹主义的推手

 

在弗吉尼亚州发生了几十年来最大的骚乱之后,一向不吝于靠攻击性言论取胜的美国总统川普却三缄其口,表现着实耐人寻味。星期六,面对具有恐怖主义性质的开车撞人事件,他强调“各方的”责任,并拒绝回答记者关于他是否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的提问。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右翼团体的反应。右翼网站“每日风暴(Daily Stormer)”这样写道:“他没有攻击我们,没有回答记者提的问题,没有谴责!当别人问他是否谴责时,他干脆一甩手走了。非常、非常棒,上帝祝福他!”

 

两天之后,在来自舆论的巨大压力推动下,川普再次发表讲话,宣布种族主义是邪恶,指称新纳粹和白人至上分子等令人厌恶。他的讲话提出“新纳粹、三K党、白人至上分子和其他仇恨组织”,被右翼人士听出了弦外之音:这个“其他仇恨组织”的帽子,或可被用来给“黑人命也是命(BLM)”、“反纳粹(Antifa)”等左派激进组织扣上。这就实质上重复了他的“各方责任”论,而且讲话从头到位都没有提到“恐怖主义”这个词,可说是给了右翼团体极大的宽容。对于殒命的海耶女士及其事业追求,他却只用了一个轻描淡写的词来形容:“年轻”。

 

然后刚过一天,川普就在记者质询中再次为右翼分子输送能量:他声称右翼分子也有好人、左翼抗议者也有暴力,故意把针对对象完全不同的双方混淆起来;关于事件是否恐怖袭击,他也反复申辩说不能轻易下结论;至于右翼精神符号李将军的雕像问题,他也把雕像解释成纯粹的文物,刻意淡化问题的核心,就好像日本右翼参拜靖国神社不准支-那人说三道四一样。可以说,这三方面完全呼应了右翼势力同情者连日来的主要辩解方式。在他的讲话之后,三K党领袖“大法师”戴维·杜克拍手称快,不但“感谢川普总统的诚实和勇气”,更进而赞扬他“谴责左翼BLM/Antifa恐怖分子”。极右翼领袖理查德·斯宾塞说,“川普的声明公正、接地气”。

 

但是民间的抗议此起彼伏,人民的良知被愤怒警醒。参加骚乱的右翼分子被网络舆论钉在了耻辱柱上,甚至有一位父亲宣布跟自己参加了游行的儿子断绝关系,更多代表联盟国时代的雕像被人们推到,匿名黑客组织也宣布将针对网络上的右翼言论。川普星期一回到纽约时,上千人在川普大厦前集会,高喊口号“羞耻!羞耻!”,抗议其对于仇恨组织的暧昧态度,不少人还穿着一身黑衣。多位国会议员也纷纷表态,有的直言恐怖主义,有的谴责白人至上、新纳粹,有的指责川普不堪总统的身份。伊利诺伊州率先通过决议,要求警方把新纳粹列为恐怖主义组织对待。

 

新纳粹继承德国纳粹衣钵,反犹太人,膜拜希特勒,开车撞死海耶女士的右翼分子就是这样的新纳粹,他前脚参加了游行,后脚就冷血行凶。目前新纳粹组织在全美据称有2500名成员,存在于三十多个州。因为美国的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缘故,反犹言论和卐字标志都是在允许的范围之内。于是我们看到这样的讽刺性的画面:在夏洛茨维尔市的集会上,一些右翼分子以联盟国旗、纳粹手势表达着对有色人种的厌恶,一个黑人警察在忠诚地守卫着身后这些小丑们的言论自由。在加拿大等同样保障言论自由的国家,仇恨言论却不受法律保护,因为言论自由保护的是表达的权力,但仇恨言论本质上是暴力攻击的一种形式。

 

 

三K党则历史悠久,最早的是在美国内战之后,由前美利坚联盟退伍老兵在美国南部诸州创立,因此崇拜李将军也是顺理成章的事,1871年,被共和党的格兰特总统签发法案而取缔。但在1915年,一个奉行种族主义、排斥移民和异端人群的新三K党成立了,并不惜使用暴力和暗杀等行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个臭名昭著的组织发展迅速,到1920年代人数最多,其中就有川普的父亲,此人于1927年在纽约皇后区的三K党骚乱中甚至被捕。在经济大萧条和二战之后三K党式微,如今主要以分散的个人形式存在。

 

在竞选期间,对于三K党对他的支持,川普就态度暧昧,在记者的反复追问下才勉强表态跟杜克划清界限。川普上台之后,右翼分子们庆贺,三K党也表示振作精神要寻求发展。几天前,杜克甚至公然让川普照照镜子,看是谁送他上台,口气狂妄;当然不是三K党直接送他上台,但川普依靠民间种族主义、民粹主义、对立情绪达到目的的伎俩已是公认,而三K党也可从中渔利。川普的三K党父亲给予他的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念、什么样的道德感呢?这一两年来他已经在世人面前做了充分的展示。

 

 

上面这张照片摄于1992年佐治亚州三K党游行,队伍里的一个无知的3岁白人小儿和维持秩序的一个无奈的黑人警察,对比鲜明。孩子们天生懂得什么种族仇恨?他们在仇恨教育中长大,才会成为因循守旧的民粹主义者。

 

前总统奥巴马的推特说:“没有人天生因为肤色、背景或宗教而仇恨另一个人……”,这条推特激起了人们共鸣,点赞三百万。事实上他引用的是纳尔逊·曼德拉,这位南非人权运动领袖的原话继续说,“人们必须学习去仇恨,而如果能够教给人们去恨,那么也能够教给人们去爱,因为爱比恨更加贴近人性的自然”。当孩子们寻求大人的言传身教时,如何给他们正确的引导和辨别能力是我们作为大人的责任,特别是当一个川普这样的作为总统正在给全社会带来深远的负面影响时,我们更加有义务帮助自己的孩子辨别是非。

 

 

在夏市,人们用鲜花祭奠死于非命的海耶,坚信爱必然战胜恨。马丁·路德·金说,“黑暗不能驱走黑暗,只有光明能够;仇恨不能驱走仇恨,只有爱能够”。连日以来,极右翼虽然愈加嚣张,但是人民正义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大有扭转自去年以来民粹主义左右美国社会文化的趋势。

 

 

03  

华人社区自省自新,机遇就在眼前

 

可笑的是,华人当中也有对右翼言论亦步亦趋的,一起信奉白人至上、蔑视劣等民族,用“一族之下、万族之上”的虚幻逻辑来指导自己的思考。我们看到了太多附和川普、攻击黑墨穆的言论,有些曾经一度主导中文网络和微信;在川普新政的各种排斥移民政策出笼后,也有各种背书和开脱的声音,乃至于庆幸自己不在这一波被打击之列;在骚乱之后,他们忙着的不是谴责种族主义、恐怖主义,而是忙着为李将军及其雕像正名,忙着散布所谓极左团体的暴力,甚至连开车撞人事件都能被他们归罪到是那些人当时不该在马路上行走。此外也有懵懂无知的人,亟需补课,比如这次在夏市的右翼游行队伍当中,赫然就出现了一个亚裔面孔,画风清奇,连周围观看的白人都禁不住咋舌:“我不懂这个亚裔跟他们走什么?!”

 

所谓“美国优先”,原本是三K党的口号;所谓“让美国更伟大”,不熟悉美国历史和文化的人,听不懂这里“让美国更白”的含义。亚裔川普支持者在为了川普上台尽心尽力之后,得到的是怎样的回报呢?右翼分子这样回答:“他们也得走人,他们投票支持川普时就应该懂得这一点,他们回去让亚洲更伟大吧”,如果这里是“美国人”的美国,而我们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子女们却又是谁?支持右翼,岂不是与自己的子女为敌?

 

出于历史的长期原因,有些人携带着从斗争思维延伸而来的仇恨教育、种族优劣的等级观念,或有知或无知地被右翼势力的浪潮夹裹。有的人不惜为了白人至上主义百般辩解,以维护与白人无限接近的自我幻觉,就好像历史上华人在美国从来都是上等人而不是什么黄祸似的,但更多的人是缺乏清醒客观的自我认识,被既定的教育限制了视野。然而如今,右翼种族主义猖獗反弹,号称要在湾区等地进行更多的集会,川普总统对于恐怖主义行为的辩解让人不安,还有北卡罗莱纳州甚至通过了法律,开车撞死示威者可以不算犯罪——这些都不啻是泼向装睡者的一盆盆冷水。去年以来针对华人的仇恨犯罪,包括弗吉尼亚州某白人保安开枪杀死无辜华裔老伯,更是当头的棒喝。

 

值得鼓舞的是风头正在逆转了,伴随着右翼民粹主义、种族主义对于华裔的威胁日渐紧迫而清晰,为右翼辩白的言论遭到华人社区的大量唾弃,更多人已经明白,不能再像个笑话似的,懵懵懂懂地走在白人至上思维的队伍里。固守白人至上思维、固守仇恨教育和黑暗森林观念的言论,本质上对自己的族群也是有害无益的。川普支持者们现在的一个尴尬是,承认自己看走了眼并且立即采取止损措施,问题是能过得了自己的心理和面子这一关吗?我们且以最大的耐心和包容,期待他们战胜自己对自己的束缚,那将是值得祝贺的事。

 

 

 

作者:周宇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授权:[email protected]

t
tibuko
2 楼
谁?就是你们
m
meizi123
3 楼
说的对,这个互联网就是职业网军吧,只发帖从不交流
b
blue005
4 楼
大姐来这里也就是发泄一下,没错吧,呵呵
l
lost2008
5 楼
写这文的人很恐怖
b
blue005
6 楼
大姐发个不恐怖的PK一下
t
talkatwxc
7 楼
那几个在电脑上工作的川粉,天天挖一堆垃圾转来,然后奔走相告去点赞。
b
buzhidao123
8 楼
嗯,对于憋屈的左派来说是垃圾。
b
buzhidao123
9 楼
欧巴八年的逆向种族歧视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以前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在种族平衡方面做得还可以。
j
joytiggers
10 楼
这种文章掠过就行,然后告诉你问题的答案,红太阳奥主席
r
robustfox
11 楼
欢迎去中东非洲,没有白人的国家,也不会有你恐惧的白人至上,好好享受黑人之上和穆斯林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