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在雪地里撒点儿野!

爪四哥
楼主 (文学城)

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两天两夜。。。

爪家的规矩是:超过一个foot,就请长期雇佣的合同工开着铲车来包工。这次下了将近3个feet,本以为可以足不出户,煮雪入茶,尽情欣赏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吹。。。结果,合同工一个电话打来说,因为纵欲过度,不不,是铲雪过度,他的snow plow坏掉了,让我另请高明。但是,临时抱佛脚,连着打了几个电话,全都fully booked,来不鸟

咋办?那就不装文人骚客了,全身披挂,自扫门前雪吧!

爪哥
铲雪不怕苦
雪地又冰天
尚在鼠疫年
渴吞雪
饥饮寒
铲雪不得闲
心念焖蹄香
涎落四爪馋
历尽减肥难
啥如铁石坚?
待到晚餐时
蒜香笳入嘴
再无憾
这调调,是不是似曾相识?有姓苏的没有,出来走两步

—苏武牧羊原韵—

苏武
留胡节不辱,
雪地又冰天,
苦忍十九年。
渴饮雪,
饥吞毡,
牧羊北海边。
心存汉社稷,
旄落犹未还。
历尽难中难,
心如铁石坚。
夜坐塞上时
听笳声入耳
恸心酸。

四哥做的花枝乱颤千娇百媚的红烧猪蹄,四嫂做的玉体横陈倾国倾城的蒜香茄子

铲雪辛苦,需要严重犒劳自己。就着焖蹄与蒜香茄子,吃了两大碗米饭,又喝了半碗红豆粥与一罐啤酒,吃了半个苹果半个梨,咂吧咂吧嘴,心满意足。上秤一称...乖乖隆地咚,居然长了三磅

俗话说,为赋新词强说愁。爪哥不说俗话说真话:为添新肉强说愁。于是乎,有七言一首押熬韵:心絮缠乱雪如刀(嗯,快刀斩乱麻!)

小楼一夜北风劲

寂寞山湖孤雁高

往事如烟心若絮

漫天飞雪似冰刀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让我在雪地里撒点儿野! 生不如死的一夜煎熬 【如果有来生】希望能见到常大哥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回忆多年前结识的拉丁美女Jennifer Lopez 说说我的光明右使卡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