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里的樊胜美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楼主 (文学城)
Original 少年怒马 

 

01

探春原本该幸福的。

 

在贾府一众姐妹里,她要才能有才能,要性格有性格,还有贾母和王夫人的宠爱。

 

除了不长眼的王善保媳妇,没人敢轻易惹她,连女强人凤姐,都“单畏她五分”。

 

可她的生母,偏偏是赵姨娘,更悲催的是,还有个弟弟贾环。

 

探春的一切烦恼,由此开始。

 

在赵姨娘心里,探春是她“肠子里爬出来的”,就必须孝敬她,拉扯她和弟弟。(别问为什么人是从肠子里爬出来的,我也不懂)

 

有一回,探春拿出500钱,让宝玉出门的时候,给她买点小玩意,当时女孩不能出门,算是找宝玉代购。

 

赵姨娘知道了,就问探春要钱,探春没给,赵姨娘就在别人面前抱怨,说探春攒了钱给宝玉使,“不给环儿使。”

 

探春给宝玉做了一双鞋子,赵姨娘也各种抱怨:

 

“正经兄弟,鞋塔拉、袜塔拉的没人看见,且做这些东西!”

 

正经兄弟是指贾环。探春你这个没良心的,你亲弟弟缺鞋少袜的你不管,却给别人做鞋子。

 

且不说给谁做鞋子是探春自己的事儿。就说贾环没鞋子穿吗?

 

贾环虽然是庶出,可也是贾府的三爷,身份和贾琏一样的。

 

用探春的话说,贾环也是“丫头、婆子一屋子”伺候着,说他没鞋子穿,荣国府门口的石狮子都不会相信。

 

赵姨娘的真实意思,根本不是有没有鞋子的事,而是探春你对弟弟好不好的事儿。

 

类似对话现在也不陌生,女儿怎么花钱,给谁花钱,当妈非要干涉。哪怕你花自己的银子,只要不花在家里,就是乱花钱。

 

赵姨娘也不想想,宝玉会缺钱?

 

最让人无语的一次,是在六十一回,探春想吃一碗油盐炒枸杞芽儿,就给小厨房管事的送去500钱。

开小灶嘛,当然自己掏钱,探春一如既往的磊落大方。

 

但赵姨娘又不干了,跑到厨房要东要西,意思很明显:我女儿给你们的500钱,够吃好多盘枸杞芽儿了,多出来的给我打包。

 

这点小便宜,她都不放过。

 

说实话,你要是探春的闺蜜,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这都叫什么事啊。

 

02

 

很多人比较善良,总给赵姨娘的行为找理由,说她可怜。

 

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赵姨娘的可怜,都是装可怜,是卖惨。

 

你看她批评探春的时候,动不动就“眼泪鼻涕一起流”,还说自己在贾府“熬油似”,一个人拉扯贾环不容易。

 

真是这样吗?

 

贾府的姨娘阶层里,赵姨娘可以说是命最好的一个。老公贾政人品靠谱,谦谦君子。

 

她还有一儿一女,如果贾府没有变故,贾环尽管是庶出,也一定能分到一笔可观的财产,足够他们衣食无忧。

 

再者,以探春的才干,不管在贾府还是未来的夫家,日子都不会差。

 

探春也并不绝情自私,抄检大观园那一回,最护下人的就是探春,很有女侠风范。

 

赵姨娘如果不可劲作死,探春十有八九也会给她帮助。

 

贾府里,哪些姨娘是真可怜呢?

比如贾政的另一个小妾周姨娘,无儿无女,是个小透明,很多人看几遍红楼梦都不记得这个人。

 

再比如,迎春的生母,贾琏的生母,都是姨娘,可惜寿命太短,来不及享福就早亡了。

 

这么一看,赵姨娘还可怜吗?命运非常眷顾她了。

 

她所谓的可怜,不过是知道在女儿面前装可怜最有效而已。

 

她对探春所做的一切,就是觉得这个从自己“肠子里爬出来”的女儿,不从她身上捞点好处就太亏了。

 

如果换做迎春,懦弱的“二木头”,就可以任赵姨娘摆布,说不定还没等落到中山狼嘴里,就先被自己的娘折腾的生无可恋了。

 

但探春不是迎春。

 

“才自精明志自高”,探春是个干大事的女孩,她有主见,有独立意识,也有自己的底限。

以往赵姨娘的这些丢人事儿,可悲可笑的行为,能忍就忍,能躲就躲了。

 

除非,赵姨娘突破她的底限。

 

03

 

故事到第五十四回,凤姐小产,需要静养。王夫人把荣国府的管理大权,暂时移交给探春、李纨和宝钗。

 

李纨“尚德不尚才”,宝钗又是外人,不方便过多出头,扛大梁的自然是探春小姐。

 

这一回非常重要。我们知道,贾府的管家权,从王夫人到王熙凤,经过一个漫长的时代。

 

凤姐的权力欲强烈异常,没有特殊情况,她不会轻易放权,探春直到出嫁,都不会有掌权的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竟然来了,探春非常珍惜。

 

与此同时,她也知道这个位子很不好干,贾府关系错综复杂,各派系勾心斗角,很多人就等着看她出洋相呢,她必须好好干。

 

结果呢,赵姨娘又来砸场子。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这一回里,赵姨娘兄弟赵国基去世了,也就是探春的舅舅。

 

按照贾府规矩,姨娘这个层次的娘家如果有丧事,贾府有一笔丧葬补贴。是家生子的(指父母也在贾府做奴才),补贴银子20两,不是家生子的,补贴40两。

 

袭人不是家生子,她娘也是刚刚去世,就“赏银四十两”。

 

很不巧,赵姨娘是家生子。探春当场下令,补贴20两——哪怕是亲娘亲舅舅,也不能破坏规矩。不得不说,探春这领导当得,可谓公正无私。

 

但赵姨娘很生气:

 

“忽见赵姨娘进来……‘我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又有你和你兄弟,这会连袭人都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 ”

 

意思是说,我年纪大,资格老,又为贾家生了一儿一女,袭人不过刚做了准姨娘,她四十两,我二十两,我的脸往哪搁!

 

探春赶紧解释:

 

“我并不敢犯法违理”,又拿出账本翻给赵姨娘看:“这是祖宗手里旧规矩,人人都依着,偏我改了不成?”

 

为了宽赵姨娘的心,探春还说:

 

“也不单袭人,将来环儿收了外头的,自然也同袭人一样。”

 

这项福利,贾环和宝玉是一样滴。

 

话说到这个份上,又出示了贾府规章制度和账单,换做一般人,按说该消停了。

 

04

 

赵姨娘不想善罢甘休,说:

 

“太太(王夫人)疼你,你越发拉扯拉扯我们。你只顾讨太太的疼,就把我们忘了。”

 

探春的三观很正确:既然太太疼我,信任我,让我掌管大权,我就要秉公办事,对得起太太的信任。

 

而赵姨娘的意思是,既然太太疼你,你就该利用这个机会,给我们搞点福利。

 

这个天注定是要聊死的。

 

当赵姨娘再次说,“如今你舅舅死了,你该多给二三十两银子”的时候,探春再也忍不住了,说出一句炸裂的话:

 

“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哪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

 

“九省检点”是指王子腾,王夫人的哥哥,封疆大吏,位高权重。

探春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王夫人才是我娘,赵姨娘你不过是个奴才。我不仅不认你这个娘,连老娘舅也不认。

 

她要跟赵姨娘划清界限,彻底而决绝。

 

我看一些红楼评论,有些对探春颇有微词,论据是我们很熟悉的一句话:

 

不管她怎样,她到底是你亲娘啊。

 

听起来很熟悉是不是,没错,很像老娘舅语录。

 

其实,只要站在探春的角度上,她的话不难理解。

 

她是掌握了大权没错,但这个权利并未握稳。

往小了说,多少人等着她出错,等着找茬。

 

往大了说,这事关贾府的盛衰命运,探春是改革家,有深深的危机意识,她的眼界早就超越了那些蝇营狗苟,心里装的是整个贾府。

 

这些,赵姨娘懂吗?

 

一个正常的母亲,女儿有了点权力,有了出息,能帮忙就搭把手,帮不上忙,至少不给孩子添乱,别拆孩子的台。

 

想想看,一个女孩好不容易做上公司主管,考察期还没过呢,父母就上门了:收入这么高,还不往家里拿点钱!你兄弟正难着呢,你就忍心不管!

 

你说探春寒不寒心?

 

千万别说古代重男轻女是正常的。

重男也有个重法,轻女也有个轻法。

 

元妃省亲时,对王夫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又说,“田舍之家……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

为啥家里比皇宫好,还不是爹妈有爱。

 

贾赦为了5000两银子,要把迎春嫁给孙绍祖,还是贾政在劝诫。对侄女如此,对女儿不可能差。

 

薛姨妈怎么对宝钗的呢?千方百计给女儿谋出路。薛蟠把宝钗气哭那回,薛姨妈始终维护女儿:

 

“你别委屈了,等我处分那孽障”;

“明儿我叫他给你赔不是”。

 

甄世隐夫妇女儿丢了,“昼夜啼哭,几乎不曾寻死”。林如海夫妇是“爱女如珍”。这两家虽然跟无子有关,但宠女儿的感情是真的。

 

赵姨娘呢,翻遍整本书,看不到她对探春的一丝母爱,每回上只写着两个字:索取。

 

05

 

最讽刺的是,赵姨娘真的没从探春身上得到好处吗?

 

第61回叫“投鼠忌器宝玉瞒赃”,是个复杂案中案。其中一个环节,是王夫人的玫瑰露丢了,这是元春代表朝廷赏赐的高档货。

 

真相查明,是赵姨娘指使小丫头偷的,人赃俱获,用平儿的话说:

 

“如今便从赵姨娘屋里起了赃来也容易。”

 

但最终没有这么做,不是怕赵姨娘,而是投鼠忌器。

 

平儿说:“我只怕又伤着一个好人的体面……不肯为了打老鼠伤了玉瓶。”

 

好人和玉瓶,当然是探春。

 

这绝对是一次教训赵姨娘的机会,但大家不忍心让探春丢人,不忍心让她有个当贼的娘。

 

事情的结果,就是祭出宝玉,背下这口黑锅。

 

贾府人人知道,探春是“老鸹窝里飞出的凤凰”。

 

凤凰有未来,老鸹不在乎。凤凰有光,老鸹沾了也看不见。

 

老鸹只在乎她那个“人物猥琐,举止荒疏”、爱好滴蜡的小老鸹。

 

所以大家看红楼,会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

贾府里的姑娘们,要么是尊敬妈妈,比如元春、宝钗。要么是在想妈妈,比如黛玉、晴雯、迎春、惜春。

 

唯独探春,一直在躲妈妈。

 

在彻底绝望的那一刻,她终于面对自己的内心:

 

“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

 

如果按照爽文的写法, 我会给探春这样一个结局:

 

赵姨娘:闺女你是不是把娘拉黑了?

 

探春:没有啊,你不是我娘。

 

赵姨娘:那你远嫁时,为啥唱《分骨肉》呢?:“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这些暖心话,就没一句是说给娘的?

 

探春挥一挥衣袖:

 

有啊,“莫牵连。”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特朗普随手一张画卖出近20万,看各国政要“灵魂”画作 贾府里的樊胜美 96年女孩被父母榨干“逼死”,遗言看哭了:我不敢逃,但我敢死 被公主抢走未婚夫,华裔美女离开渣男过得更好,这是真实版《流金岁月》…… 小林漫画 - 想去的地方很多,能回的地方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