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来生,至少我会对你好一点。

恩朵
楼主 (文学城)

說的是泰德那個美國人。

 

那時候開學第一年的春節,其實我們已經好了有幾個月了,但是我的心裡怎麼就沒有他呢?我回家過年該過我的過我的絲毫沒有想過他孤獨地在學校里。

大年初二的半夜里我的BB机响了,我给他回了电话,我说你大半夜的为什么 联系我?

他说:"他们仍然在工作,对不'?(他指的是call机的连线工作人员)。

我说:"他们在工作,可我不在工作呀。'

我把电话放下了,感觉我说话的内容不舒服,然后又感觉都是被泰德害的。然后内心里就开始骂泰德。

还是提前回了学校,泰德见到我很高兴。

我想我那时候是没有他心里面,而不是我自私。